第八章

    这是一场沉闷而诡异的餐会,与会的主角只有四个人——颜旭和他的父亲颜嘉栋,以及颜嘉栋的商场老友张显明,还有张显明的女儿张巧鹃。

    用餐时所坐的位置也有点奇怪,一张铺著丝缎桌巾的四方桌,颜嘉栋和儿子坐在同一排,对面是张显明父女,颜旭和张巧鹃对面而坐,这样的座位安排很像一般常见的相亲宴,颜旭心中直觉排斥。

    再说他并不是心甘情愿前来的,想到原本安排好的约会被破坏,他就深觉对不起晏涵。

    不过基於礼貌,他并没有把不悦表现在脸上,只是用餐期间沉默少言,不曾主动找话题与张巧鹃交谈,几乎都是她一人独挑大梁。

    为此,张巧鹃还开玩笑说:「颜旭先生,请多说几句话吧!我的长相那么令人无言以对吗?还是我言语乏味得可怜?」

    开朗大方的她,倒是毫不掩饰自己对颜旭的欣赏。

    其实张巧鹃样貌端庄,秀外慧中,是个不可多得的好女孩,只可惜颜旭心中已有他人,其他女子在他眼中就和石头草木无异。

    「当然不是这样!张小姐美丽大方,是个极好的伴侣,只是我本就不喜多言,让张小姐感觉沉闷,我很抱歉!」他诚挚地道歉。

    「别这么说嘛!」他开口道歉,反倒让张巧鹃不好意思起来。「我只是开开玩笑而已,你别当真。」

    「是吗?」颜旭淡淡勾了勾唇角,脸上的表情没有太大改变。

    张巧鹃好奇地问:「你总是这么严肃正经、不苟言笑吗?」

    「我?不尽然如此。」当然不!

    至少和晏涵在一起时,他是温柔、浪漫、幽默、甚至调皮的,他喜欢逗弄她,然後看她绯红似火、羞涩迷人的娇态。

    想到晏涵,颜旭忍不住笑了,俊雅斯文的笑容令人深深著迷。

    张巧鹃「惊艳」之余,忍不住依恋地多看了他一眼。她觉得自己似乎坠入爱河了。这样的男人,让人无法不心动!

    坐在他们身侧的颜嘉栋和张显明对於他们的互动,似乎感到相当满意,豪爽地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「呵呵,颜老,看来小俩口相处得不错喔,我们两个老的可以安心了!」

    「是啊!」颜嘉栋见时机成熟,便提议道:「张老,既然小俩口谈得来,不如让他们独处一会儿,私下聊聊,我们先回去吧!」

    「哈哈——也好!巧鹃,爸爸先回去了,你要好好把握机会喔!」张显明拍拍女儿的肩,仰头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巧鹃是他女儿,他怎会不明白她的心事?平常她对交往的对象也满挑剔的,以前他替女儿介绍过几个青年才俊,她好像都不太满意,这回她不但整晚笑咪咪,还主动找话和颜旭说,看得出她确实很喜欢他。

    「爸爸!」父亲说得太白了,害张巧鹃羞得脸都红了。

    颜嘉栋对儿子使个眼色,并且命令道:「旭儿,你替我招待巧鹃,不许怠慢人家,聊完了记得送巧鹃回去,知道吗?」

    「知道了。」颜旭捺著性子回答。

    「那就谢谢贤侄了。」若是小俩口真有什么後续发展,张显明也乐见其成。

    他们相偕离去後,现场的气氛霎时冷了下来。

    和刚才的情形差不多,几乎都是张巧鹃主动找话题聊,颜旭心不在焉地回应,坐不到半个钟头,他就起身道:「张小姐,很晚了,我先送你回去吧!」

    「啊,那麻烦你了。」

    既然他说要走,张巧鹃也不好意思说要留,况且他明天要上班,可能需要早点回去休息,因此善体人意的她自然顺从他的安排。

    送张巧鹃回家途中,颜旭屡次举高戴著手表的手腕看时间,张巧鹃注意到了,於是开口间:「你还有事赶著去办吗?如果有急事的话,请在路边让我下车,我自己搭计程车回去就行了。」

    颜旭这才发现,自己不自觉做了失礼的事情,於是立即向她致歉:「其实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,很抱歉我这么做。让你感到困窘,真是对不起!」

    「请别这么说!」张巧鹃叹了口气。「你一定要对我这么客气吗?我宁愿你别对我这么生疏……」

    「啊?你说什么?」颜旭不解地蹙眉,她似乎说了某句他听不懂的话。

    「没什么!既然你还有事,那就开快点吧,离我家不远了。」

    「好的。」

    颜旭果真加快车速往张家驶去,至於他的心,早飞到十几公里外的地方去了。

    送回张巧鹃,颜旭直接驾车赶往花晏涵的住处。

    现在才刚过十点,他知道晏涵大约十一点才会上床,在她临睡前,他还能偷到一个钟头的会面时间,慰解他的相思之苦。

    这会儿花晏涵正在房间里,用大姐店里卖剩的玫瑰做成的乾燥花,小心地黏在漂亮的纸上,贴上粉红色缎带绑成的蝴蝶结,再用水彩笔在纸上写下爱的絮言,就是一张张漂亮的手工卡片了。

    再过一阵子就是情人节了,届时这些卡片会很畅销。

    她正专心黏贴玫瑰时,放在桌上的手机忽然响了,她慌忙拿起手机,因为有几根手指沾上黏胶,她只好用翘起的莲花指弹开手机盖,再高难度地用肩膀和脸颊夹在耳边接听。

    「喂?」

    「晏涵?」颜旭听到电话那头乒乒乓乓地,有点纳闷,不知道她在干什么。

    「颜旭?」听到他的声音,她高兴极了。「你今晚不是有事吗?忙完了呀?」

    「嗯……还没。要做完最後一件事,才算真正忙完。」颜旭假意叹息。

    「非得今晚做不可吗?」花晏涵看了眼时钟,都十点了他的事情还没忙完,真令人心疼。「什么事呢?」

    「见你!」他语调沙哑性感,深浓的思念化成电波,透过话筒的传递,撼动了她的心。

    「你是说——你该不会是——」花晏涵抓著手机,跌跌撞撞地冲到窗口,拉开窗帘往楼下一看,看见他俊逸潇洒的身影出现在眼前,她欣喜得热泪盈眶。

    「你等等,我——我马上下去!」她合上手机盖,先冲到浴室洗净双手,然後飞奔下楼。

    她的爸妈正在客厅看电视,见她慌慌忙忙地下楼,一副要出门的样子,狐疑地问:「小涵,你要去哪——」

    「我出去一下!」话没问完,她已砰地关上大门。

    花晏涵冲出门外,颜旭站在昏暗朦胧的夜色中等著她。她激动地扑向他,跳起来抱紧他的脖子。

    若是不知情的人见了,铁定会以为他们很久没见面了,其实他们两天之前才碰过面呢。

    对於热恋中的人来说,一日不见如隔三秋,三秋不见便恍如隔世,如此算来,他们已经「六年」没碰面了,自然难耐相思啊!

    颜旭捧著她小巧的下巴,迫不及待想印下热切的吻,花晏涵忽然想到这是自家门前,家人或邻居随时有可能出来撞见,那实在太不好意思了,她再怎样也不敢如此大胆豪放。

    於是她急忙挡住颜旭逐渐低下的脸,急嚷道:「不行啦!」

    「为什么?」大老远赶来看她,却连一个吻都得不到,颜旭懊恼极了。

    「这里可能会被人看见……我们到那边去啦!」

    她住的社区附近正好有个空地,长了几棵树,平常有些老人会坐在树下乘凉,现在已近深夜,空地上一个人都没有,树木又提供了些许遮蔽,她不用担心会被熟人撞见。

    「晏涵!」一到空地,颜旭立即将她压向身後的大树,极尽缠绵地吻她。

    他的大手在她纤瘦的背脊上滑动片刻,接著往下溜到不盈一握的细腰,最後落在她的臀上,捧著她,让她更贴近自己的火热……

    「旭……」花晏涵娇喘吁吁,双颊红得像深秋的枫叶。

    颜旭费了好大的自制力,才把自己拉离她柔若无骨的身躯。

    「我好想你!」他充满感情地低喃。

    尤其和一个不是她的女人相处一晚之後,他愈发思念她!想念她身上淡淡的香气,想念她纯真灿烂的笑容,想念她盈水晶亮的瞳眸,想念她香馥柔软的芳唇……

    他背靠著大树,将她搂进自己怀里。

    时序已是秋季,秋凉如水,尤其刚才她急著出来,没披上外套,身上只穿著一件室内穿的薄T恤。他爱怜地抚摸她的手臂,不经意发现她的手臂上浮现畏寒的鸡皮疙瘩,於是柔声问:「你冷吗?」

    「嗯,有一点。」花晏涵有些不好意思地对他一笑。

    其实刚才一出门就稍感寒意,但她舍不得再折回去加件衣服,心想没关系,没想到空地风大,这会儿还真冷呢!

    「你先穿我的衣服——」颜旭想脱下身上的西装外套给她,但她摇头说不用。

    「我们去喝点热汤就不冷了!」花晏涵笑著拉著他的大手离开空地。

    颜旭有点不明所以,但还是乖乖跟著她走。

    结果她拉著他来到几百公尺外的便利商店,里头有热腾腾的关东煮。颜旭望著那锅清清如水的汤底,嘴角抽搐。…坦就是你所谓的热汤?」

    那根本是一锅热水吧?

    「对啊!你别看这汤清淡无料,其实还满好喝的。」

    「是吗?」说真的,颜旭不敢期待。

    花晏涵拿了两个大纸杯,挑了鱼板、贡丸、萝卜、玉米,还装了大半杯汤,这才开心地去结帐。

    他们回到空地,找了块大石头,坐下来品尝热腾腾的关东煮。

    颜旭惊奇地发现,她说得没错,这汤头其实还不错。它看起来虽不起眼,但是各种食材的美味渗透在其中,有著纯朴、传统的味道,很令人怀念呢!

    「很像我小时候吃过的黑轮。」颜旭咬了口鱼板,笑著说道。

    「味道怎样?」她有点担心,怕他不喜欢这样的东西呢!

    「比我今晚吃的五星级大餐还要棒!」他啧地一声,用力吻了下她的唇。

    「啊——」花晏涵没想到连吃东西都会被「偷袭」,当下跳起来哇哇大叫。

    「呵呵……」颜旭笑眯了眼,心情万分开朗。

    只要和她在一起,他的心情自然就会变好,只要看见她,他就觉得好开心。

    真的——好开心!

    或许是上天嫉妒他的幸福吧,他和晏涵的相恋之路,开始荆棘丛生。

    周六早上,颜旭一身轻松的便装,手里甩著车钥匙,吹著口啃轻快地下楼,准备去接心爱的晏涵。他们约好了今天要到擎天岗踏青。

    他刚下楼,还来不及打开大门,就被从书房出来的父亲喊住。

    「颜旭,你要去哪里?」颜嘉栋穿著深蓝的织锦厚睡袍,手里拿著报纸,鼻梁上架著老花眼镜,锐利的双眼正从镜片上方不赞同地瞪著他。

    「嗯,有点事出去。」他含糊回答。

    对於自己和晏涵的事,他在父亲面前依然半个字都不提,他就像匹急欲保护伴侣的狼,防备著周遭任何一个可能伤害她的人。

    「你不能出去!我邀请张老和巧鹃来家里做客,你必须留下来作陪。巧鹃和你谈得来,一直想再和你聊聊!」

    「您这时候才说?!」颜旭震怒地瞪著他。「我都已经约——」

    「约什么?」颜嘉栋敏锐地眯起眼。

    「没——没什么!」颜旭回避地垂下眼,不愿让父亲知道晏涵的存在。

    「你该不会——约了什么人吧?」颜嘉栋狡猞地试探。

    「当然没有!」颜旭立即否认,他怎么也不可能承认。

    「既然没有,那么就留下来吧!」说完,颜嘉栋不再等待他的回答,迳自转身走回书房。

    「嗯……」颜旭紧捏著双拳,拼命忍住咆哮怒吼的冲动。

    他的美好假日泡汤了……他该怎么向晏涵请罪呢?

    他随後拨了电话,告诉花晏涵自己临时有事,并向她道歉。幸好她也体谅他,笑著说她正好可以去花店帮忙,要他尽管去忙不必担心她,他才安心许多。

    原以为这只是偶发事件,没想到接下来一次又一次,他与晏涵订好的约会都极为凑巧地被迫取消,他不由得开始起疑。

    父亲——是否知道他与晏涵相恋之事?

    这天是礼拜五,已经好几个礼拜没和晏涵碰面的颜旭,再也耐不住相思,一下班就匆忙离开办公室,想去花店接晏涵下班。他已盘算好了,两人可以先去吃顿晚餐,然後找个有气氛的地方待上一整晚,让他们互诉相思。

    啊!他们太久没见面,想到等会儿就可以见到她、拥抱她、亲吻她,他的手因为兴奋而忍不住颤抖起来。

    他直奔停车场,还来不及将车开出公司,手机就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从口袋取出手机,一看来电号码,脸色陡然一变。来电者正是他父亲!

    他握紧手机,迟疑著该不该接,铃声持续响个不停,他用力一咬唇,最後按捺不住,不耐地接起电话。

    「爸,有什么——」

    他才刚想问父亲有什么事,颜嘉栋严厉的声音便漠然打断他的话:「谁允许你下班的?我还有事吩咐你做,马上回来!」

    「爸——」他没机会把话问清楚,因为颜嘉栋已挂上电话。

    拿著嘟嘟作响的手机,一股愤怒的情绪霎时涌向他。

    为了父亲的缘故,他与晏涵好几个礼拜无法见面,因为父亲,他屡次被迫取消订好的约会,即使再怎么体贴包容,晏涵也开始感到不安了,他都知道。父亲究竟还想怎么样?

    汹涌的怒气瞬时直扑而来,他甩上车门,将手机塞回口袋里,然後转身大步朝电梯走去。

    今天他非要把话说开不可,就算被父亲发现他和晏涵的事,他也要问个清楚,父亲他——究竟在打什么主意?

    踩著愤怒的脚步踅回楼上,颜旭直奔董事长办公室。

    「您急著找我回来,到底有什么事?」他推开门,快步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搭电梯时,他拼命告诫自己得敬重父亲,不能口出恶言,然而即使他强自压抑愤怒的情绪,此时此刻仍气愤得想吼人。

    颜嘉栋将好几本厚厚的企划书扔给他,漠然命令:「这些企划书今晚留在办公室看完,明天和我讨论!」

    颜旭接过企划书,稍微翻了翻,发现那都是明年——甚至後年才有可能实施的方案,父亲急吼吼地把他召回来,就是为了叫他加班看完这些非急迫性的东西吗?

    「您把我叫回来,就是为了看这几份企划?」颜旭真有想摔东西的冲动。「您在跟我开玩笑吗?这些企划距离实行的日期还有一两年,根本不急著现在看!」

    「难道你打算等到实行前一天才看吗?」颜嘉栋讽刺地问。

    「当然不是!我只是不明白,这些企划有这么急,非得在今晚看完不成吗?明天、後天、大後天再看难道不行?我有事——」

    「不行!」颜嘉栋淡淡地说:「我要你今晚先看,你乖乖留下来给我看完。」

    颜嘉栋的要求根本不合常理,荒谬的理由就像要阻止他离开似的……颜旭望著父亲,警觉地蹙起眉头。他——是不是察觉了什么?

    不管父亲是不是知道都无所谓了!他受够了,决定把自己和晏涵交往的事说出来,不愿再像见不得人的地下情人,辛苦地东瞒西藏。

    他望著父亲,严肃地开口:「我有女朋友了,今晚我和她约好要碰面。」

    颜嘉栋缓缓抬起头看他,诡异地不发一语。

    颜旭深吸一口气,继续道:「她叫花晏涵,我和她相识十七年了!从美国回来後与她偶遇,之後开始正式交往,如今也有半年了。我希望能得到您的祝福!」

    颜嘉栋依然沉默不语地看著儿子,看起来完全不惊讶,那过度平静的眼神,终於让颜旭察觉有异。

    「您早就知道了对不对?!」父亲漠然的神色说明了一切,他恼怒地大吼:「难怪这阵子您突然干涉起我的行动,您想拆散我和晏涵?」

    「她不适合你!」颜嘉栋啪地合上文件,不再隐瞒自己知情的事实。「她只是个花店小妹,而你是堂堂光翔企业的唯一继承人,这样的感情,能得到大家的认同吗?」

    颜旭震惊於父亲老成的心机,急忙争论:「有何不可?至少我们是真心相爱!再说——晏涵是在花店帮姐姐的忙,如果您真的介意,我可以拜托她换份工作。」

    「就算她换了工作也没有用!无论她换什么样的工作,依然掩藏不了她是平民女子的事实,她——配不上你!」

    「平民女子?」颜旭几乎失笑。「您活在什么样的世界里?我们不过稍微有点臭钱罢了,您真以为我们是王公贵族?我们也是人,一样需要吃饭喝水,一样有喜怒哀乐,一样渴望温暖关爱,这点我和晏涵并没有什么不同!」

    「当然不同!光是出身她和我们就不同——好比猴子和人类的差别,猴子穿上衣服,无论模仿得多么像人,依然是只猴子,永远也不可能变成真正的人。同样的道理,花晏涵出身低下,就算再怎么掩饰,也藏不住她与生俱来的穷酸性格,难道你希望我看到我的儿媳妇,在隆重宴会上拿著塑胶袋包剩菜吗?」

    「不许您这么说,晏涵她不会这么做!」颜旭恼怒地大吼:「晏涵知书达礼、善良体贴,您根本不了解她,没有资格说这种话!」

    「好,我愿意给她一次机会!这个周末在周老板家里有场宴会,你带她来见见场面,如果她过关了,我就不再反对这件事。」颜嘉栋老谋深算地眯起眼。

    「您说真的?」颜旭双眼一亮,面露喜色。「只要她表现得宜,你就答应让我们交往?」

    「没错。不过记住——我的条件是,她的表现必须让我满意!」颜嘉栋意味深长地冷笑。

    「好!我相信她会做得很好的。」颜旭笃定地回答。

    事关他们的幸福,相信晏涵一定会努力获得他父亲的认同!

    花晏涵对著镜子,穿戴大姐借给她的一套珍珠首饰。因为手抖得太厉害,她试了好几次,才顺利把珍珠耳环穿进耳洞里。

    她好紧张,自从颜旭告诉她要带她参加一场宴会,顺道见见他的父亲时,她就一直紧张到现在。

    从颜旭的言谈间不难感觉,他的父亲是个冷漠严肃的老人,即使对自己唯一的儿子也从不假辞色,更何况对待一个外人?

    她知道那天会有场盛大的宴会,但是毫无经验的她根本完全不知该如何准备,最後她只好向大姐招认颜旭的真实身分,并告诉她自己即将与颜旭的父亲会面,请大姐替她想想办法。

    花晏萍知道实情後,二话不说带她去买了件漂亮的洋装,并借她这套她结婚时购买的珍珠首饰,之後塞给她几片面膜,要她每天晚上敷脸,这样皮肤才好上妆。

    她望著镜中的自己,肌肤水嫩透亮,薄薄的妆容贴在姣好的肌肤上,更显得光润剔透、容光焕发,大姐的面膜果真神奇,她的皮肤好得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而她身上穿的是一套浅藕色的削肩洋装,露出一双粉嫩嫩的玉臂,长及小腿肚的裙摆轻柔飘逸,足上套著一双白色的高跟鞋,整个人看起来宛如大家闺秀,清新秀丽得叫人忍不住驻足观赏。

    当颜旭来接她时,整整半分钟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「怎么了嘛,你干嘛不说话?」他活像要吞了她的眼神,让花晏涵娇羞不已。

    「今晚你真是太美了!」颜旭沙哑粗嗄的嗓音,说明了他的渴望。「如果不是怕弄坏你的妆,我真想狠狠地吻你。」

    花晏涵听了更羞了,赏他两颗白玉丸,娇瞠地嚷道:「人家都快紧张死了,你还有心情想这个?」

    颜旭怜惜地一笑,握住她微颤的小手说:「相信我,无论发生什么事,我都会在你身边。」

    「嗯。」花晏涵用力点头:心中感动万分。

    「那么——准备好,我们要上战场了!」
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5 安琪作品 (http://anqi.zuopinj.com) 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