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章

    他们在高中母校前下车,两人已多年不曾回到母校,发现母校改变不少——明显的改变是,原本陈旧的校门打掉重建,他们望著那座崭新的校门,心中有些许怅然。

    他们感觉,这里变得好像不是自己印象中熟悉的那个地方。十年的光阴,改变的人、事、物实在太多了!

    「要不要进去看看?」颜旭转头问她。

    「如果可以,我不想进去。」花晏涵感触地望著不再熟悉的校门,低声说:「我很怕进去之後,发现旧有的景物完全改变,以往熟悉的教室、社团全变了样,我会很难过,会觉得自己美好的回忆被摧毁殆尽。」

    「我也是这想。」其实,他也不想进去。

    最美好的回忆,还是永远放在心中就好,有时旧地重游不见得能缅怀什么,只是徒增感伤。

    颜旭转头对她笑笑,道:「我们去吃面好了,希望那间面店还在。」

    「对啊!不知道那间面店是不是也变了样呢?」

    「说不定根本不在了。」

    「唉!不会吧?」花晏涵衷心期盼那间面店还在,毕竟它在她少女的恋爱过程中,占了相当重要的地位呢!

    他们怀著近乡情怯的心情,缓缓朝面店走去,当他们看见熟悉的陈旧招牌灯在黑夜中闪烁时,两个人不由得相视一笑,同时大喊:「还在!」

    「太好了!我们快去看看。」

    他们牵著手,快步跑向面店,当看见年约七十的老板依然健朗地煮面时,两人更加开心。

    「您好!」花晏洒充满元气地朝老板打招呼,颜旭则对老板微笑。

    「你们好。」老板停下煮面的动作,有些诧异地望著他们。「我不记得你们来过,但是你们看起来很眼熟……」

    「我们是对面那所高中的校友,十年前我们念高中时,经常来这里吃面呢!」花晏涵笑咪咪地回答。

    「原来如此!毕业十年,你们还记得回来这里吃面,我真感动。」老板爽朗地笑著道:「你们想吃什么?我马上煮。」

    「我们想吃——馄饨面!」花晏涵和颜旭异口同声回答。

    「呵呵,很好!你们果然是识货的老客人,知道我煮的馄饨面最好吃!」

    老板动作俐落地下面下馄饨,没多久,就将两碗热腾腾的面送到他们桌上,附带一盘综合卤味。

    「卤味是免费赠送的,谢谢你们十年了还记得来光顾。」

    「老板,这怎么好意思?」花晏涵既惊喜又感动,这世间还是处处有温情呢!

    「谢谢你,老板!」颜旭微笑道谢後,替花晏涵剥好卫生筷,招呼道:「趁热快吃吧!」

    「嗯。」花晏涵接过筷子,先低头吃了口面,立即满足地笑眯了眼。「好好吃喔,味道还是和我想像中的一样,一点都没变!」

    「没错,还是相当年一样好吃。」颜旭也笑著赞美。

    「谢谢!你们慢用。」老板笑了笑,又回到前头煮面去了。

    花晏涵和颜旭将面和卤味吃得精光,付了钱离开面店後,两人不急著坐车回市区,而是沿著学校附近的道路散步,消化一下饱胀的肚子。

    这里邻近山区,地处偏僻,平常没什么人会来,但今天情况好像很反常,马路上车潮涌现,车阵绵延一长排,车灯将原本阴暗的道路照得宛如白昼一般明亮,而那些车辆都是往山区的方向前进。

    颜旭蹙著眉头问:「这些人在干什么?」

    「不知道耶。」逃命吗?

    花晏涵荒谬地想起电影「世界末日」中逃难的景象。该不会彗星即将撞地球,大家都去逃命,只有他们两人还傻傻地在路边散步吧?

    「等等——今天几号?」颜旭突然像想起什么似的问。

    「今天?今天是八月十二号。」

    「我知道了!今天是英仙座流星雨数量最多、最美丽的一天,他们都是要上山去观赏流星雨的!」

    「噢!对喔,我居然忘了。」她前几天看新闻报导,得知有流星雨通过,心中还暗想要约他一起去看,结果居然忘记了。「我本来想约你去看,可是一转头就忘了!」

    她懊恼极了,观看流星雨要提早做准备,今晚都没准备,怕是看不成了。

    「你想看?那我们去看吧!」

    「现在?!」这太疯狂了吧?

    花晏涵看看他一身笔挺的灰色西装,这样能到野外看流星吗?而她的牛仔裤还算0K,但是不御寒又不防蚊的短袖上衣就很伤脑筋了。

    颜旭仿佛看穿她的心思,脱下身上的西装外套披在她身上,自己则抽掉领带,松脱衬衫领口的钮扣,原本正式的服装变得极具休闲气息。

    花晏涵笑了,不过随即又垮下小脸。「可是我们没开车来呀!」

    难不成要走路上山吗?开车都要半个小时以上,她怕自己还没走到山顶就累昏在半路上,什么流星都看不见,只看得到满眼金星。

    「别担心!我知道这附近有个地方很隐密,又没有光害,我带你去。」

    「真的?在哪里?」花晏涵半信半疑地问。

    「学校後山有登山步道,你知道吗?」

    花晏涵摇摇头,表示不知道。

    「因为不是很多人知道,所以通常只有老人家会在早晨去散步,一般民众根本不晓得那里有登山步道可以通到山顶。」

    「那你怎么知道?」花晏涵好奇地问。

    「因为那时候我很自闭,喜欢一个人独处沉思,不经意发现那个地方,所以有时放学後会爬到山顶坐坐,等到傍晚才下山回家。」

    厚!他终於承认学生时代的他有自闭症?花晏涵偷偷笑了,但还是有点担心。

    「要走多久才会到山顶?现在天色这么黑,有办法上山吗?」

    「大概要走二十分钟的小路,一路上都没有路灯,不过你别怕,我会牵著你,不会让你跌倒的。相信我,好吗?」颜旭看出她的担忧,握紧她的手,柔声安抚。

    「嗯,我相信你。」她镇定地朝他一笑。

    因为相信他,所以她不会害怕。

    「小、心点,慢慢走。」

    颜旭小心地搀扶著花晏涵,花了半个钟头的时间才到达山顶,途中果真没让她跌过一次跤。

    出乎颜旭意料的,山顶已经有一些人等著看流星,幸好人数不多,也很安静,不会影响他们的心情。

    「哇——好美的星星喔!」

    八月的夜空似乎特别清净明亮,一颗颗的星子,仿佛在对自己眨眼睛似的,那么闪亮耀眼。

    花晏涵对著浩瀚无垠的天空张开双臂,在这个没有光害的山区,天空清澈得连银河都看得见。

    「对不起,我没办法摘给你!」颜旭开玩笑地露出哀戚的表情。

    「讨厌!人家又没有说要。」花晏涵笑著槌他一下。

    如今他们的感情似乎更亲密,也更接近情人了。

    但是——究竟是不是情人呢?花晏涵迷惘了。

    「流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出现,我们先坐下吧!」颜旭找了块乾净的石头拍了拍,才招呼她一起坐下。

    「嗯。」花晏涵跟著坐下,还下意识挨近他,山顶风大,气温有点凉,她喜欢贴著他,好汲取他的体热所散发出的温暖。

    颜旭看看阗黑寂静的山顶,忽然想起自己在美国遇到一件惊险的事,便把这件往事当成笑话,说给花晏涵听。

    「晏涵,你知道吗?我在美国的时候,曾经和朋友去黄石国家公园露营。我们选在人烟罕至的地点扎营,不希望被吵杂的游客打扰,没想到却遇到一只出来觅食的大黑熊。」

    「大黑熊?!」花晏涵听得瞪大了双眼。「那是具有攻击性的凶猛动物吧?」

    「嗯,没错!那只熊大概有一百五十公分高,重量差不多有两个我那么重,而且非常饥饿。当时我吓得直冒冷汗,以为自己这回大概真的死定了,幸好有位美国朋友机警,马上挥手吓它、拿东西丢它,它才跑掉。」

    「好可怕,真的好险喔!幸好那头熊没有攻击你。」她抚著胸口,大呼庆幸。

    如果他遭逢意外,那她就永远见不到他了!她光想就觉得浑身颤抖。她不要他发生任何意外,她希望他永远平安、幸福!

    「放心!我命很大的,况且那时我还没找到你,怎么甘心葬身熊腹?时候我手中还藏著一把打开的瑞士刀,心想如果那头熊敢攻击我们,我就和它拼了!」他笑著安抚道,搂紧她柔弱无骨的身子。

    「可是——万一那头熊很凶恶呢?」花晏涵幻想他受到攻击,浑身是血躺在地上的模样,就忍不住红了眼眶。「那样太危险了!你以後别去有危险的地方露营好不好?」

    「好好,我不去!你也别哭了——」她突来的泪,弄得颜旭又急又慌,忙著拭泪的手显得手足无措。

    他正忙著哄她时,忽然有人惊呼:「流星!流星耶!」

    他们顺势仰望天空,果真看见几道银色的光芒划过天际,像带著火光的钻石。

    「好漂亮!」花晏涵看得忘了眼眶里还有泪水。

    而这样的美景只是序曲,紧接著一道又一道,银色、蓝色、橘色、红色等五颜六色的流星划破天际,落向天空的另一方。

    大家都忘了说话,只是屏息静气地观看著。

    「好美喔!」花晏涵瞧得入迷了,颜旭也瞧得入迷——不过却是瞧她。

    她双眸明亮,樱唇微启,眼中充满惊喜与感动,看起来是那么地美。他难以克制自己对她的渴望,缓缓偏过头,温存地吻住她的唇。

    「唔……」他——他又吻她了!

    花晏涵诧异地睁大眼,不安地望著他。这是继十年前校庆晚会那天之後,他第二次吻她。

    「我好想你!」颜旭深情地啄吻她的额头、羽睫、发鬓,沙哑地低语:「在美国时,我无时无刻不想著你,恨不得立即飞回国内亲自寻找你的下落。如今你又在我怀里,我真的好高兴,你知道吗?」

    花晏涵被他搂在怀中,感受著他的拥抱、柔情,还有——唇办的温度。她闭上眼,一股深深的依恋由心而生。

    这些年来,她念大学、出社会工作,认识不少人,也交过很多朋友,但是心中最挂念的还是他。如今他回来了,他们又顺理成章地在一起,可是——他们究竟是什么关系呢?恋人?朋友?

    当年他吻她之後,就像烟雾般自她的生命中消失了,这回他吻了她,会不会又突然消失无踪呢?

    发现她的怔仲失神,颜旭轻声问:「你在想什么?」

    花晏涵凝视著他的眼,迷惑地道:「我在想——我们这样,算是什么呢?」

    「什么意思?」颜旭微微蹙眉。

    「我们之间究竟是什么关系?我们——是朋友吧?」其实她想问的是——我们只是朋友吗?

    「当然!你怀疑吗?」她愈说愈奇怪了!

    他们不但是朋友,还是关系更加亲昵的男女朋友,难道她无法从他的言语和行动间,感受到他对她的感情吗?

    花晏涵听到他理所当然似的回答,心口不由得一沉。

    是啊!虽然他说从未忘记她,但只把她当成一个久未谋面的朋友,并非情人!她的唇颤抖了下,却仍强自挤出笑容。

    「我不怀疑,我只是……只是觉得,既然我们是朋友,那你就不该随便亲我,或许在开放的美国,朋友之间的亲吻没有什么,但在台湾,这样的举动是会被别人误会的!」

    「误会?」他吻他的女朋友,有什么好让人误会的?难道她——

    望著她拼命隐藏哀伤、勉强挤出笑容的脸庞,颜旭总算明白她突然变得奇怪的原因了。她从头到尾都不知道他对她的在乎,当然更不明白他有多爱她!

    爱的种子早在他十岁那年就已种下,高中时期开始萌芽,虽然历经风雨,但如今正是成长茁壮的时候,他不会、也不愿放弃。

    事实上,他一直觉得,这朵小花儿是上天赐给他最好的礼物,他誓言将守护她一辈子!

    「我没误会,晏涵!我知道现在我说再多,都无法让你立即相信我,但我会证明给你看,会让你知道,我的心中只容纳得下一个女人——那就是你!」

    花晏涵小嘴微开,愣愣地眨著大眼望著他,理解能力好像突然变得很差,他说的明明是国语,每个字她也都听得懂,为何这些字组合在一起,就变成她完全听不懂的奇怪语言呢?

    「给我机会,我会证明的!」

    颜旭笃定地望著她,微笑著抛下这句意味深长的话。

    她很快就会明白——他的感情!

    「颜旭,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?」

    一个星期後,颜旭约花晏涵外出,原以为大概又是去吃饭,没想到他却带著她来到郊区,还走进一座寺庙的牌楼内。

    「等会儿你就知道了。」他意味深长地一笑,随即拉著她的手,开始登上一条沿著山坡建筑的长阶梯。

    阶梯的尽头是一座庄严肃穆的古庙。花晏涵不敢置信,他居然带她来礼佛?!

    不过这一切都是她的误会,他并非带她来拜佛,而是来看一个人——一个过世多年的人,他的母亲。

    庄严肃穆的偏厅,供奉著许多往生者的骨灰和灵位,颜旭的母亲也在这里。

    因为颜旭的母亲未婚生子,不得家人的谅解,所以她的骨灰没办法入住老家的宗祠,而她并未嫁给颜嘉栋,也不算正式的颜家人,因此也不能安葬在颜氏墓园,颜旭和父亲替无所归依的她寻到这间宁静的寺庙,将她安置在这里。

    过去十年颜旭人虽在美国,但只要回到国内,一定亲自过来祭拜,毕竟母亲是他生命中非常重要的一个人。

    他燃了一束香,分一半给花晏涵,两人伫立在他母亲的灵位前,诚心祭拜。

    颜旭透过袅袅香烟,望著被鲜花簇拥的母亲遗照,哑声低语:「妈,我来看您了!今天,我带了一个很重要的人来见您,她叫花晏涵,是我最爱的女人。」

    本来闭著眼睛,默默在心里对颜母说话的花晏涵听到他的话,立即惊讶地睁大眼睛,怔愣地望著他。

    颜旭仿佛没发觉她的诧异,继续对母亲的遗照道:「十七年前,我认识了她,她像是一抹阳光,照亮了我晦暗的生命。认识她之後,我第一次觉得人生不再是一个恶劣的玩笑,原本令人难以忍受的日子突然变得有趣起来,一切都是因为她的出现。

    虽然我们曾经两度分离,但或许是上天和您的保佑吧,让我再度在茫茫人海中遇见她。我爱她!她是我生命中最芬芳的花朵,她让我的人生不再是漫无目的的枯燥旅程,她让我感受到快乐的滋味,也开始期待幸福。妈,我希望您能认识她,并且祝福我们!」

    颜旭恭敬虔诚地行礼之後,上前插好手中的清香,这才转头去看花晏涵拜好了没有,没想到她早已泪流满面,哽咽得不能自己。

    「晏涵,你怎么了?」

    颜旭没想到自己这番话会害她哭成这样,瞧她的手不断颤抖,三炷清香上头的香灰纷纷往下落,他怕烫著她,赶紧接过那束香,插到香炉里。

    花晏涵猛吸鼻子,勉强让自己镇定下来之後,才又哭又笑地抱怨:「你怎么可以不先跟我说一声,就偷偷带我来看你妈?人家没穿正式的衣服,也没化妆耶!」

    「有什么关系?丑媳妇总要见公婆啊!」如今「婆」见过了,想到「公」——颜旭的心不由得一紧。他知道那个顽固的老头不是那么好说话的。

    「你说什么啊?人家随便穿著衬衫牛仔裤,一点都不恭敬,你妈说不定对我很失望耶!」

    就算只是他母亲的灵位,她也希望能在「她」老人家面前维持良好的形象,谁家的母亲看到儿子带衣著随便的女孩子来见她,都会失望吧?

    「放心啦,就算你穿麻布袋一样好看,我妈会喜欢你的!」颜旭笑著拍拍她的头,还亲吻她的额头一下,让花晏涵更羞了。

    目光不经意瞄向颜母的遗照,花晏涵讶然发现,照片中的颜母竟然在流泪——不!那不是泪,而是一截掉落的香灰,正好落在照片中她的颊上,看起来像流下的泪水。

    虽然发现那只是香灰,但花晏涵心头还是觉得闷闷的,有种不太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照片中的颜母虽然笑著,但那笑容,似乎充满哀愁……

    他们的爱情,在安稳的日子中逐渐滋长。

    只不过颜旭的工作状况逐渐步上轨道,也愈来愈忙,他们再也没有办法天天见面,不过他们依然会在周末固定碰面,每晚睡前也一定通电话,聊聊彼此一天的心情。

    对於颜旭,花晏涵就像吃了鸦片一样,不爱则已,一旦爱上了就无法自拔。每天朝思暮想,不管清醒或是睡著,眼前全是他,平常工作只要一得空,就会不由自主想起他,想打电话给他,听听他的声音。

    但因为害怕打扰他的工作,她总不敢轻易打电话给他,有时她好想他,想得几乎忍不住打电话时,他就仿佛有心电感应似的,突然打电话给她,那时她就会好高兴好高兴,甚至流下欣喜的眼泪。

    因为她恋爱的反应实在太明显,常常一接到电话就双颊羞红,然後偷偷摸摸拿著手机躲到角落去讲,明眼人都看得出非比寻常,因此很快被大姐逼供出来她交了男朋友。

    妹妹长到这么大都没交过真正的男朋友,花晏萍得知她有稳定交往的对象了,自然替妹妹感到高兴。

    有时颜旭到外头跟厂商开会,回程时偷空绕过来看晏涵,花晏萍还会特地放妹妹一个小时假,让她和男友好好聚众。

    不过因为怕大姐感到压力,花晏涵没有对大姐吐露颜旭真正的身分,因此花晏萍一直以为,他只是个在光翔企业上班的普通员工,并不知道他正是光翔企业董事长唯一的儿子。

    这天是礼拜五,颜旭早就和花晏涵约好下班後去看最近颇为热门的一部电影,花晏涵早就嚷著想看了。

    颜旭处理完手边的公事,穿上西装外套,立即离开办公室。他搭电梯到达一楼後快步朝大门走去,一面举起右手注视腕表上的时间。

    他和晏涵约好看七点那场,他不愿迟到!

    他还来不及跨出旋转玻璃门,就被刚由外头回公司的颜嘉栋喊住:「颜旭!」

    听到父亲的呼唤,他先是一愣,随即停下脚步,缓缓转身面对他。

    「董事长!」在公司,他从不叫自己的父亲爸爸,就算他愿意叫,父亲也不允许。父亲经常告诉他,在公司里一切公事公办,不让他喊他爸爸,是因为不希望他认为自己是颜氏少东,就能享受任何特权。

    其实进入公司半年多,他从未有过这种念头,也不认为自己可以享受到任何特权。享受特权的,应该是那些镇日拥权自重,却又讥讽他是靠关系得到职位的「血亲」们吧!

    「你要去哪里?」颜嘉栋瞪著他手中的公事包,似乎对於他正要下班的行为感到不满。「你现在就要走了?我交代你看的那些旧卷宗全看完了?」

    为了磨练儿子的实力,栽培他成为光翔企业的接班人,他开始对儿子进行一连串魔鬼训练。

    「是的!」就是因为事情做完了,他才会离开办公室。「您要我写的心得报告书我已经写好了,大约五万多个字,就放在您的桌上。」

    颜嘉栋有点惊讶,那么一大叠卷宗,少说要看上一个礼拜,他居然三天就看完了,而且还写出洋洋洒洒一大篇心得报告书。

    儿子的能力令他激赏,但他绝对不会开口夸赞他。

    优异的表现,是颜氏未来继承人所需具备的基本能力,那是他本来就该做的,若是夸赞他,只会让他骄傲自满、得意忘形。

    「嗯。」所以他只是淡漠地应了声,除此之外,没有任何一句夸奖。

    「那你先下班吧,下个礼拜张董约了场饭局,你和我一起出席。」

    「我知道了。」颜旭点点头,表示明白。

    「那你回去休息吧!」

    「是的!」

    颜旭正欲转身,颜嘉栋突然又说:「对了——」

    「请问还有什么事吗?」颜旭看似恭敬,实则冷漠地挑眉望著他。

    对他,颜旭疏离得不像子与父。

    「你是不是有了交往的对象?有人告诉我,看到你和一个年轻女孩一起吃饭,两人有说有笑,看起来很亲密。」他乍听时不太相信,因为儿子一个字也没提过。不过他周末总是不在家倒是事实!

    「没有!我们只是普通朋友,一起用餐罢了。」颜旭漠然回答。

    他当然有!但他绝不会对父亲承认。他了解这个冷血无情的男人,他眼中只有权势与地位,如果他知道晏涵的存在,必定会想尽办法拆散他们,在他还没有十成的把握会得到认同之前,不会笨得泄漏这个秘密让他知道。

    「唔,我知道了,你可以走了!」颜嘉栋不再多问,迳自转身走进电梯。

    颜旭离开公司,赶著去和晏涵碰面,不过一路上他都心神不宁。

    他们私下交往的事,真能瞒得过他父亲吗?

    事後证明,答案是否定的!

    姜是老的辣,颜旭毕竟还不到三十岁,怎么斗得过长年在商场打滚,老奸巨猾的父亲呢?

    此刻颜嘉栋桌上正摊著一份他派人调查的成果,数张彩色照片散布在桌上,照片中一对男女手牵著手,正在开心地逛街,从他们亲密的程度来看,他们不是恋人这番说辞,根本是漫天大谎。

    颜嘉栋淡哼了声,拿起放在一旁的调查报告。报告书中详尽介绍这名女孩的姓名和家世。

    花晏涵?

    年龄只小颜旭一岁,今年二十六岁了,从外貌倒是完全看不出来。

    家世……

    他注视著报告书,脸色愈看愈沉。

    他还以为是什么大家闺秀,原来只是普通家庭出身的孩子,不过因为是颜旭的学妹,近水楼台先得月,才有机会得到颜旭的青睐!这样的女孩举目望去多得是,有什么资格成为他颜家的媳妇?

    她甚至只是花店的小妹!太可笑了,这件事如果传出去,教颜家的面子该往哪里摆?颜嘉栋生气地扔下手中的报告书,推开椅子起身,怒瞪著窗外。

    他不会同意他们交往——绝对不会!

    他想颜旭只是寂寞才会「误入歧途」,只要他介绍家世良好的对象给他,相信他很快就会忘了这个不适合他的女人。

    颜嘉栋不动声色,假装自己不知道颜旭结交女友之事,私底下却悄悄著手进行相亲事宜。
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5 安琪作品 (http://anqi.zuopinj.com) 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