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章

    「你叫我什么?」

    颜旭陡然停止动作,缓缓转过头,掩饰不住满脸的诧异。

    「小旭哥哥呀!你不认得我了吗?」花晏涵开心地眯眼朝他微笑,那甜甜的笑容,再加上熟悉的呼唤,总算彻底唤回颜旭深埋的记忆。

    「你是——小涵?!不可能!你的苹果脸呢?还戴了眼镜——」

    小涵的注册商标就是可爱的苹果脸,眼前这个女孩虽然神似小涵,却没有小涵可爱的苹果脸,而且鼻梁上还挂著一副金属框眼镜。

    「那是婴儿肥啦!从国中开始,因为课业压力大,所以瘦了不少,婴儿肥也消失了。戴眼镜是因为近视眼啦。」

    她从书包取出车票夹,里面夹著一张大头照,那张照片是她国中刚入学的时候拍的,脸还圆圆的,现在不过五年,两颊胖嘟嘟的肉已不见了,整个人也因长高而变得纤细,面孔脱离孩童的稚气,变得更加清秀、更有少女的娇嫩。

    「你真的是小涵……」颜旭不敢置信,他们竟会在此重逢。

    他曾经笑自己敏感,胡乱猜疑花晏涵可能就是小涵,没想到,他的猜测居然是真的!

    「你不是已经搬去台中了?为什么会在这里?」而且还和他念同一所高中?他原以为此生再也见不到她了!

    「因为我奶奶去年过世了,所以半年前,我爸爸又请调回台北,我也转学到这间学校来。」

    「难怪我没印象曾在学校里看过你。」虽然分离七年的小涵就站在他面前,但颜旭还是没什么真实感,他的脑中一片空白,眼前的情景仿佛作梦似的。

    「小旭哥哥也变得不一样了啊!」花晏涵笑著打量颜旭,他不但长高了,看起来几乎像个大人,原本稍嫌秀气的面孔也变得很有男子气概。说到底,就是他们都长大了啦!

    「这几年你过得好吗?」这几年来,颜旭经常想起她,不知道她过得好不好。

    她是生平第一个对他伸出友善之手的人,是他最诚挚的朋友,因此他一直舍不得拿下胸前的护身符,挂著它,他的胸口就暖暖热热的,彷佛她一直在他身边。

    「很好啊!虽然念书很辛苦,但还熬得过去啦。」她吐了吐舌头,接著问:「那小旭哥哥——」

    「别再叫我小旭哥哥,我已经长大了。」要是让旁人听见,他会很糗的。

    「噢,那我叫你——颜旭,可以吗?」

    「可以。」听起来舒服多了。

    尤其她软嫩嫩的声音喊起来特别悦耳,颜旭喜欢听她喊他的名字。

    「颜旭你呢?这几年来,你过得好不好?还有没有人欺负你?」花晏涵关心地问。

    虽然她人在台中,而且也交到要好的新朋友,但一直没有忘记他。

    「欺负我?谁敢!」这几年他急速长高,再加上愈来愈冷鸷的气息,那帮小混混根本不敢再欺压他,就算远远看到他,也会刻意避开。

    「那就好!我一直好担心喔。那伯母呢?伯母身体还好吧?」

    小涵去他家玩过两次,见过他柔弱美丽的母亲,印象中她的身体好像不太好,常常听到她咳嗽。

    颜旭深深叹了一口气。「不太好!这几年来,我妈妈的身体愈来愈差,尤其最近天气变化大,她又生病了,还差点住院。这几天都麻烦我阿姨白天到家里来照顾妈妈,晚上我再回去和她换班。」

    「这样啊?伯母好可怜,你也是,好辛苦喔!」他脸上明显的疲惫和担忧,让花晏涵觉得好心疼。

    「我辛苦不要紧,我只希望她能撑过去。她是我唯一的亲人,失去她,我就一无所有了。」唯有在小涵面前,他才这样毫无防备与顾忌,坦然说出自己的恐惧。

    「放心吧,为了你,伯母会撑过去的!」花晏涵不知该怎么安慰他,只是搭著他的肩,默默将自己的关怀透过掌心的温度,传递给他。

    颜旭深吸一口气,暂时收起担忧的心情,朝她露出笑容。「今天我们偷懒一天不排演,为了庆祝我们重逢,去吃碗面吧!你不是说校门口那间面店的馄饨面很好吃吗?」

    「是啊……」花晏涵还傻愣愣地望著他,会笑的颜旭看起来有点陌生,感觉好像是别人,不过那真心爽朗的笑容,让他原本就英俊的面孔更好看了,她的粉颊不由得散发出可疑的红晕。

    难怪——学校里的女孩子都为他倾倒,他真的很帅!

    「你怎么了?不想去吗?」怎么她的反应好像不是很热烈?

    「没有啊!」花晏涵赶紧摇摇头。「我很想吃——」她发觉自己好像失言,又窘迫地顿住。「呃……我的意思是,我没有不想吃……」

    「哈哈!没关系,想吃就一起去吧,我请你。」

    「不用了,应该我请你才对!」他家的经济状况可能不好,她怎敢让他破费?

    「没关系!我假日固定到书局打工,有一些零用钱,一碗面我还付得起。书包背好,我们走罗!」他不由分说背起书包,拉起她的手起身欲走。

    「等一下啦!」

    花晏涵慌忙中抓了书包,这才乖乖跟上他的脚步,任他牵著手往外头走。

    他们手牵著手走在寂静狭长的走廊上,随著两人在长廊上哒哒回响的脚步声,花晏涵的心也跳得好快。

    他的手心贴著她的,他热她凉,不同温度的手心相贴合,感觉还满舒服的,只是她无法像他那般自在。

    小时候他们也常牵著手,一起到公园或是到其他地方玩,从来不曾觉得奇怪,为什么现在她会有这种别扭的感觉?

    应该是他们都长大了,所以不适合再像孩子那般手牵手了吧!

    因为不好意思,所以她想把手抽回来,他发现她的意图,不但不肯松手,反而握得更紧,还转头瞪她:「你在干嘛?想偷跑?」

    「不是啦!我怎么可能……你先放开我好不好?」

    「为什么?」七年前他放手让她离开他的生命,现在好不容易重逢,为何还要他放手?

    「万一让别人看见——」

    「这里没有别人!」他飞快回答。

    知道她是小涵之後,颜旭对她的态度改变很多,唯一不变的就是他的霸道。正因为拥有坚定的意志与绝对的自信,他才敢霸道。

    「可是……」

    颜旭突然用力握紧她的手,花晏涵吓了一跳,霎时忘了刚才想说什么。

    慢慢地,她开始习惯牵手的感觉,也不再觉得那么别扭,他们逐渐靠近校门,人开始多了起来,颜旭才主动放开她的手。

    奇异的是,他放开她的手之後,花晏涵反而觉得掌心空空冷冷的,突然不太习惯呢!

    第二天下课後,他们同样进行排演。

    有了默契与「交情」之後,排演起来更快,也更顺利了。

    花晏涵站在社团办公室里,想像自己站在舞台上,底下坐满黑压压的人。

    「校长、老师、各位贵宾,今晚星光灿烂,是个——」

    「花同学!」办公室的门突然被打开,一个不知是哪一班的羞涩男孩,在门外对花晏涵招手。

    「什么事?」花晏涵不明所以地走过去。

    「我是二年五班的张茂雄,这杯珍珠奶茶请你喝!」

    「咦?可是我不认识你——」

    「请你收下!」那男孩硬把珍珠奶茶塞进她手里,然後飞快转身跑走了。

    「——」花晏涵想叫住他,但他很快就跑得不见踪影。她无奈,只好把珍珠奶茶拿进社团办公室。

    颜旭没有任何反应,甚至没看她一眼,迳自翻阅台词本,淡淡地问:「可以继续了吗?」

    「好。」花晏涵赶紧把那杯珍奶放到一边,继续刚才的排练。

    可是不到十分钟,又有人在外头叫花晏涵。

    她出去一看,只见一位稚气未脱的高一学弟也捧著一杯珍奶,一脸热切地望著她。

    「学姊,谢谢你平常那么照顾我,这杯珍珠奶茶请你喝!」学弟是这么说,不过从他痴迷的表情看来,他对学姊可不单只有感激之情。

    「啊?可是——」她本想说她已经有一杯珍奶了,但学弟冀盼的眼神,让她不忍心拒绝。

    捧著另一杯珍奶回来,颜旭的表情总算稍微有点改变。他挑著眉,嘲讽地望著那杯同样产自校门前饮料店的珍奶。

    今天珍珠奶茶大特价吗?

    「呵……」花晏涵摇摇那杯珍奶,有些尴尬笑著解释:「这是学弟的心意,我不好意思拒绝……有两杯耶,你要不要喝?」

    「不要!」

    是她敏感吗?颜旭的声音听起来怎么好像有点生气?一定是送珍奶的人老是打断他们的练习,所以他不高兴了。

    花晏涵立刻把珍奶放到一边,和刚才那杯排在一起。「我们继续练习吧!」

    「唔。」颜旭冷淡地应了声,板著脸继续。

    可是不到十分钟,又有人在外头喊:「花晏涵!」

    这回颜旭不再掩饰他的愤怒,啪地合上台词本,瞪著门外晃动的人影。

    「对、对不起!」花晏涵赶紧跑出去,打算尽快打发第三位不速之客。

    门外的男同学一看见她,立刻献上一杯珍奶,并露出讨好的笑容。「花学妹,我是三年二班的杜俊辅,这杯珍珠奶茶是我特地去买的,希望你喜欢!」

    花晏涵一听到珍奶脸就绿了,今天是什么日子?愚人节吗?为何大家都不约而同送她珍珠奶茶?

    「呃……学长,我——我不能——」

    她正想委婉地开口拒绝,然而一道高大的黑影倏然出现在她身旁,她一转头,熟悉的重量便落在她肩上。

    「你的书包!今天不练了,走人!」这绝对是压抑不住怒气的声音。

    「啊?」她还没会意过来,他已强自拉起她的手,越过张大嘴、一脸错愕的男同学身旁,快步离去。

    「你们——」男孩好半天说不出话来。没想到他们居然手牵手,那表示——

    花晏涵已经给人追走了!而且那个人还是全校最优秀的颜旭!那他还有什么希望?!

    花晏涵不明所以地被颜旭拉著走,怪异地问:「排演的时间还没结束,为什么要提早走?」

    「不走行吗?才半个钟头就送来三杯珍珠奶茶,要是再待久一点,天知道还会有多少杯出现!」他扭了扭唇,有些嘲讽地说:「你还满行的嘛,才刚转来半年,就弄得同学、学长、学弟全迷上你,学校里到底还有多少人想追你?」

    「他们只是请我喝珍奶而已,没说要追我啊!」花晏涵傻呼呼地回答。

    「我敢以我的成绩担保,他们绝对想追你!」颜旭更生气了,他气那些人打她的主意,更气她傻呼呼地,连人家想追她都搞不清楚,若不是他们重逢,她岂不早给那些「心怀不轨」的家伙追走了?

    花晏涵望著他紧抿的唇,怯生生地道:「就算是,你也没必要这么生气吧?」瞧他气得好像快揍人似的,她真为那些人担心。

    「我没有生气!有这么多人想追你,这可是天大的好事,你每天有免费的珍奶喝,我干么要生气?」颜旭使性子质问。

    虽然他嘴里说没有,偏偏脸上的表情完全不是这样,任谁都看得出他在生气,但花晏涵也不敢多说什么,因为现在他正在气头上,戳破他的谎言就和戳破气球一样,後果恐怕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颜旭甩开她的手,大步走前走,心中妒愤难消。

    他气愤地扭唇自嘲道:「既然你这么大方,我看我也该学学你才对!以後女生写情书、送礼物给我,我不该再拒绝,应该欣然接受才对!」

    「不要!」花晏涵下意识摇头惊呼。她一想到女生们围著他送礼物递情书,她的胸口就觉得怪怪的,好不舒服、好难受!

    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奇怪的反应,但她就是不喜欢别的女生接近他,想到有人可以得到他的青睐,她就好嫉妒——

    嫉妒?她震惊地瞪大眼,呆望著颜旭僵硬的俊容。她不会是……爱上他了吧?

    见她露出惊惶的神色,证明她并非完全不在乎他,颜旭总算稍微感到满意了,他勾起嘴角,藉机要求:「那我们交换条件!我不接受那些女生的情书礼物,你也不许接受任何男生的追求,这样的条件公平吧?」

    「公平……」她的脑子还被刚才的新发现冲击著,嘴巴喃喃蠕动,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。

    她被自己吓到了,她——喜欢他?!

    「另外,要是有人藉故向你示好,你也必须立刻拒绝,知道吗?」

    「知道……」震惊过後,其实仔细想想,她会喜欢他一点也不奇怪。

    打从小时候起她就非常崇拜颜旭,那时的感觉虽不能称为爱,但至少他在她心目中的地位,是无人能及的。

    後来再次相逢後,随著一日日的相处,七年的隔阂好像一瞬间消失无踪了。她依然崇拜他,欣赏敬佩他所做的一切,也喜欢看他——尤其是他沉思的样子。爱意在一次次的相处中滋长,只是她一直没发觉。

    正因为喜欢他、在乎他,所以不希望他被其他女生包围,那感觉好酸好苦好难受,她无法承受!

    「那么,你要记住自己的誓言,我也会记住我的。」他突然朝她伸出手。

    「啊?」突来的举动,让花晏涵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「手给我!」说完,他迳自拉起她的小手,紧握在掌中。

    「从现在开始,这双手除了我,不能给任何人牵,知道吗?」他严肃地命令。

    「好。」她乖顺地回答。她不是变傻了,而是太多事情一下子涌入脑中,让她无法在短时间内想明白。

    虽然浑沌不清,但他的手掌好宽大,而且好温暖,握著她的感觉那么好,带给她无可言喻的安全感,让她舍不得放手。

    颜旭……

    她渴望地、怯生生地回握他的手,两人掌心相贴,十指交缠,宛如一个大大的结。

    很快地,重要的日子来临了。

    校庆晚会当天,经过多日的练习与彼此逐渐培养出的默契,颜旭和花晏涵完美搭配,成功地将具有画龙点睛之妙的主持工作,表现得尽善尽美。

    在全校师生及贵宾的掌声中,布帘缓缓地拉下了。

    晚会结束後,校方请所有参与晚会幕後工作的师生吃消夜,算是庆功宴。一盒盒披萨、一桶桶炸鸡和饮料,宛如战利品般被搬进大礼堂里。

    许多平日就暗恋颜旭的女学生,怎会放过这个好机会?端饮料的端饮料,送披萨的送披萨,还有人拿著炸鸡腿,示意要喂他。

    颜旭猛皱眉头,才拒绝一个马上又来一个,简直是前仆後继,让他不胜其烦。

    花晏涵在一旁看著那些女学生对颜旭猛献殷勤,心口酸得难过,而且忽然讨厌起那些缠著他的女同学。她向来是和平主义的爱好者,以前从来不曾讨厌过别人,现在却变得好小气。

    她知道自己为何变得这么小气,因为她喜欢颜旭!

    她和这些女孩一样,恋慕著出色的他,所以才感到嫉妒。

    终於,颜旭摆脱那票女孩的纠缠,飞快将两杯饮料塞进花晏涵手里,然後用盘子装了几块披萨和炸鸡,带著花晏涵逃离兴奋喧闹的人群,躲到舞台後方无人出入的偏僻处。

    颜旭将装有食物的纸盘放在地上,自己则盘腿而坐,即使他身上穿著整齐的黑色西装,他也不在乎弄脏。

    「呼!总算安静多了。」外头那些聒噪死缠著他的女同学,真叫人受不了!

    「是啊!这里很安静耶,那些吵杂的声音,好像离我们很遥远了。」花晏涵也小心地拉拢裙摆,学他席地而坐。

    她身上是一套粉紫色的小礼服,和颜旭的西装一样,都是老师用公费去婚纱公司租来的,搭配精心梳理过的发型与化妆,今晚的他们看起来完全不像高中生。

    嘻,很像结婚的新人呢!花晏涵偷偷抿嘴一笑。

    「你在笑什么?」颜旭不解地望著她。

    「呃?没——没有啊!」她怎么好意思告诉他她的胡思乱想?

    「肚子饿了吧?快趁热吃吧!」他拿起一块香浓的海鲜披萨递给她。

    「谢谢!你怎么知道我肚子饿了?」她一接过披萨就咬了一大口,鼓著嘴含糊不清地说:「我真的饿坏了!因为太紧张,晚餐的便当我根本吃不下,後来主持到一半,肚子还咕咕乱叫,害我觉得好糗喔,幸好没有人听见。」

    「你确定没有人听见吗?」颜旭也咬了口披萨,捉弄地斜眼瞧她。

    「啊?该不会是——」被他听见了吧?天哪!她的肚子有叫得那么大声吗?

    「哈哈!骗你的,看你紧张成那样!」她羞窘的表情,似乎成了颜旭最大的笑料,花晏涵忍不住娇瞠地白他一眼。

    「我本来不会那么紧张的,若不是因为喜欢——」你!花晏涵急忙咬住自己的舌头。

    「若不是因为喜欢什么?」颜旭望著她,眼神专注得让人手脚虚软。她粉腮羞红,飞快摇摇头,转开头回避他炙人的凝视。

    颜旭抬头望著窗外,忽然喃喃自语:「有星星呢!」

    「在哪里?」花晏涵转头跟著望过去,透过那扇玻璃窗,一勾冷月旁点缀著几颗星子,让寒冬的夜晚显得更加萧索孤寂。「真的,好美喔!」

    花晏涵被这幅凄凉清冷的美景迷住了,完全没发现身旁的人正缓缓靠近她,直到她发觉身旁的热度,惊慌转过头,柔嫩的双唇正好被含入口中。

    「唔?!」她呆住了,他——吻了她?!

    这可是……她的初吻哪!

    这个吻其实很清纯,颜旭温暖的唇静静贴著她的,轻柔地吮吻,没有热烈的激情,但她却觉得浑身酥麻,心跳得好快,双颊烫红,脑中一片晕眩。

    她慌忙闭上眼睛,紧张地捏紧双手,直到属於他的气息缓缓退开。

    花晏涵连忙睁开眼,羞窘错愕地看著颜旭。

    「你……你为什么吻我?」难道——他也喜欢她?

    「因为想吻啊!」颜旭喝了口饮料,回答得万般自然。

    「你说什么——太失礼了吧?」毫无预兆夺走她的初吻,居然还这么说!

    「哈哈哈!」颜旭又笑了。

    他平常是很少笑的人,但是只要和她在一起,他就打从心底感到安适自在。

    见他大笑,花晏涵才知道他又是故意捉弄她。

    「你实在是——」花晏涵话说到一半,忽然有人从礼堂冲出来,惊慌地大喊:「颜旭——颜旭在这里吗?」

    「老师!」那个人是颜旭的导师,颜旭和花晏涵立刻从地上爬起来。

    「颜旭,你在这里!你赶快回家去,刚才你阿姨打电话来,说你妈妈突然昏迷入院,你快回去看看!」

    「我妈妈昏迷入院?!」颜旭听了脸色丕变,二话不说转身就往外跑。

    「颜——」花晏涵本来想喊住他,跟他道别,可是转念一想又及时打住。

    现在他心神焦躁,牵挂著母亲的安危,她就别再对他造成困扰了,现在只希望颜伯母平安无事,尽快恢复健康。

    她没想到,那竟是她最後一次见到颜旭。

    从那天起,颜旭就不曾再到学校上课,一个星期後,听颜旭的导师说,颜旭的母亲过世了。

    她好难过,还哭了好久。颜旭从小没有父亲,如今才十七岁又失去母亲,他成了无父无母的孤儿,她真为他感到心疼!

    她知道颜旭一定很难过,所以想打电话安慰他,可是电话一直没有人接,她想他大概忙著料理母亲的後事吧!

    隔了几天後再打,电话居然停止使用,而且颜旭也一直没有回到学校上课,她终於忍不住再去询问颜旭的导师,才得知一个惊人的消息——颜旭休学了!

    「休学?为什么?!」花晏涵大惊失色地问。

    「听说这是他父亲的安排。」

    「他父亲?!」花晏涵更加不敢置信。「可是……颜旭不是没有父亲吗?」

    「本来是的。可是在他母亲临终之前,他父亲突然出现,并在他母亲过世後把他接走,我也没和他联络上,就连休学也是他父亲的秘书到学校来办理的。」

    「怎么会这样?」花晏涵的手隔著裙子,捏向自己的大腿,想确定这是梦境还是事实。

    两个礼拜前,他还温柔缠绵地吻过她,两个礼拜後他却突然休学了,连知会她一声都没有。

    那个吻对他而言,究竟是什么呢?

    她伤心难过、错愕不解,但同时又担心忧虑。不告而别不像颜旭的作风,会不会他遇到什么事情,让他没了自由呢?

    然而无论她再怎么揣测担忧,颜旭依然杳无踪影,几天後,因为心情低落没注意身体,她患了重感冒,在床上躺了一个礼拜几乎无法下床。

    病好之後,她变得沉静许多,仿佛这场大病同时带走了她身上某些东西。

    没有人知道,一段青涩的恋曲才正要开始萌芽,就已经消逝无踪了。
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5 安琪作品 (http://anqi.zuopinj.com) 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