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章

    「颜旭学长好!」

    花晏涵一进社团办公室,就看见颜旭已在里头,想也不想就绽开笑容,高声呼道。

    「-精神倒很好。」颜旭冷淡地审视她红润的小脸。

    她不算美女,但很耐看,乍看之下有点平凡的脸蛋愈看愈舒服,看久了甚至还觉得挺漂亮的。

    「是啊!因为月考我的数学考了六十分喔!」她高兴极了,拿到考卷时还以为自己看错了呢!

    「分数还真高啊。」颜旭冷冷地讽刺。他就算闭着眼睛考,也能轻松拿到六十分。

    「对啊!我自己也吓了一跳呢,我的数学好久没考及格了。」花晏涵根本听不出他在讽刺她,还一个劲儿的猛点头。

    她英文能力还满强的,但数学就很糟糕,每次月考的分数都少得可怜。

    「说不定是老师给-的同情分数!」他白她一眼,差点没被她的迟钝气到。

    「是吗?」花晏涵大吃一惊,开始歪头认真思索起来。「真的是老师同情我,才让我及格的吗?可是老师说过,他一向公平公正,不会偏袒哪位学生啊……」

    她俨然忘了他的存在,自顾自地支着头转着眼珠子,嘴里还喃喃自语,颜旭简直快被她气死了。这女孩──到底是天真还是笨啊?

    「对了!学长,你的数学很好对不对?」她早风闻他的成绩是全学年第一,数学成绩没理由不好。

    「干嘛?」颜旭警戒地斜睨她。如果要他当考试枪手──免谈!

    「你可不可以帮我看看这张考卷?」花晏涵将书包放在桌上,然后打开书包从里头抽出今天刚发回来的数学考卷。

    「数学老师叫我们回去订正算错的地方,不然要再扣十分。问题是我不会才写错的啊,老师又一下课就走了,我根本来不及去问他!」花晏涵将数学考卷放在颜旭桌上,颜旭稍微瞄了一眼,只看到一大片红色的-,真是满江红。

    「-错这么多还能拿到六十分,老师该不会算错了吧?」颜旭讥讽道,心中暗自计算分数,讶然发现──老师真的算错了!

    「-被扣六十分,得分应该只有四十,可是老师却给-六十。」可能老师算完扣分,一时疏忽,就把扣分直接当成得分写上去了。他应该算得分比较快!

    「什么?!真的吗?」花晏涵抢过考卷,仔细计算分数,发现果然是数学老师算错。因为太高兴了,今天拿到考卷时她并没有仔细去算分数,现在经他提醒,她才发现这件事。

    「怎么会这样?!数学老师怎么可能算错分数?啊!人家好不容易及格……」花晏涵颓然呻吟,刚才飞上云端的好心情瞬间坠落地面。

    「-这样能拿到四十分就该偷笑了。」颜旭的毒舌毫不留情吐出嘲讽。

    「说得也是啦,做人不可以太贪心。」花晏涵吐吐舌头,模样娇憨可爱,颜旭忍不住多看了她几眼。

    这个女孩究竟在想什么?她的脑部构造跟常人不同吗?她真的听不出别人在损她、讽刺她?

    一抹怪异的心疼还有不知名的怜惜划过心头,那种感觉让他很不舒服,于是刷地抓起考卷,粗声道:「考卷给我!」

    「啊──你想做什么?!」他突然抽走考卷,花晏涵不知道他想干什么,怕他一时不爽撕掉考卷,急忙跳起来想拿回来。

    但他站在原地没有动,她一扑竟扑进他的怀里,两人的脸几乎贴在一起,而他的嘴和她的唇,只差一、两公分就贴在一起了。

    他们两人都傻了,错愕地互瞪着对方,几秒后花晏涵才尖叫着跳开。

    「哇!」他们差点就接吻了,吓死她!

    她一跳退了好几步远,颊上飞来一抹霞红,既糗又羞赧,恨不得夺门而逃。

    「喂-──」颜旭气得几乎无力,她干么叫得好像蟑螂跳到她脸上似的?该叫的人是他好不好!

    「算了!我替-订正考卷,-回家以后自己用红笔抄上去。」他随手抓了张不要的计算纸,开始算起花晏涵答错的题目。

    分数从六十分变成四十分,看在她可怜的份上,勉强帮她订正好了!

    「谢谢你,颜旭学长!」

    花晏涵好开心,赶紧搬了张凳子,乖乖坐在他身旁,等他算完数学。

    颜旭没发现,向来对女孩子不假辞色的他,不自觉对这女孩动了怜惜之情,甚至帮她订正考卷,说出去只怕没人相信吧?因为连他自己都很难相信!

    他究竟着了什么魔?直到写完所有的数学试题,他还是没有答案。

    偏偏不知人心险恶的花晏涵,依然一派天真,险些为自己惹来大麻烦。

    隔天一早,花晏涵提着一份热腾腾的早餐上学,一进校门就开始东张西望,很快地,她发现那个瘦高熟悉的身影。

    「颜旭学长!」她惊喜地叫嚷着,迈开小脚快步跑过去。

    她的嗓音清脆甜美,堪称早晨的黄莺──糟的是她喊的是颜旭,霎时他们周遭一百公尺内的学生全部回头望向他们。

    「颜旭学长,这份早餐请你吃!」花晏涵完全没发觉自己已成为众人注目的焦点──尤其是女同学们──还一径嘻嘻笑着。

    「干么请我吃早餐?我不要!」颜旭发现旁边凝视的目光,神情更加冷淡,扭头加快脚步往教室走去。

    「等等嘛,颜旭学长!」花晏涵又跟过去,在他身旁聒噪不休。「我请你吃早餐,是因为你帮我订正数学考卷啊!只是一顿早餐而已,没花多少钱,你不用不好意思啦!」

    「鬼才不好意思!」他恨恨地咬牙。她可不可以离他远一点?

    「没关系的,颜旭学长,你不必客气,我妈说早餐很重要,不吃早餐记忆力容易衰退,会变笨喔!」

    「我就算不吃也不会变笨,倒是-该多吃一点!」颜旭忍不住回她一句。

    「啊?」花晏涵停住脚步,怔怔地发愣。什么意思?学长是关心她,还是影射她是笨蛋?

    颜旭没等她,头也不回地走了,花晏涵再抬起头时,他已经不见踪影。倒是四周射来数道不友善的目光,吓得她赶紧拔腿快跑。

    然而躲得了一时,躲不过一世,中午休息时间,就有三位人高马大的同年级女生,在她上厕所时围堵她。

    「花晏涵,给我站住!」

    花晏涵一从厕所出来,就见三人分别从左右前三方围住她,神色凶狠,厕所里其它女生见状,惊恐地纷纷逃出厕所。

    花晏涵眨着眼,认真地看了她们半晌后,疑惑地问:「请问有什么事吗?」

    「什么事?」那三个女生都快喷火了,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她们想干什么吧?

    「-跟我们出来!」一个女生泼辣地大吼,还作势要伸手拉她。

    「可是,我刚上完厕所,还没洗手耶!」花晏涵无辜地张开十根白嫩的指头。

    「什么?!」那个女生吓了一跳,立刻将手缩回去。

    「没洗手就没洗手嘛,有什么好怕的?没出息!」看似大姐头的女生以拔山倒树之姿走过来,却也不敢直接伸手拉她,而是扭住她的衣袖,将她拉出厕所。

    花晏涵开始有点明白,她们是来找她麻烦的,不过不知道为什么,她并不感到害怕,或许她认为她们不会真的伤害她吧!

    厕所后头有片稀疏的小树林,三人将她带到那里之后,再度围住她。

    「-知道-干了什么好事吗?」她们个个张牙舞爪,对她龇牙咧嘴。

    「啊?」花晏涵摇摇头,非常有求教精神地问:「请问,我做了什么?」

    「-不该和颜旭走得太近!」为首的女生从地上抓起一把烂泥,威胁地一步步靠近她。「他是我们的王子,不是-这个蠢女生可以高攀的,-再接近他,我就要涂黑-的脸,弄脏-的衣服,看-怎么用这张丑脸迷惑颜旭!」

    那女生高举右手,准备甩出手中的烂泥时,突然有人大喊:

    「住手!」

    「吓死我了!」

    颜旭坐在教室里看书,一位同班的男生从教室外走进来,嘴里不停喃喃自语。

    「怎么啦?看你吓成这样!」有人问他。

    「现在的女生真恐怖,一个比一个凶,刚才我去上厕所,看到有三个高大的女生围着一个瘦小的女同学,一副想痛扁她的样子,看起来真可怕,后来还把她拉到厕所后头的树林去。」

    「真恐怖,哪班的女生这么凶?」另一个人问。

    「那三个女生我不认得,不过我倒是见过那个娇小的女生。她好像是二年级的学妹,姓花──叫花晏涵吧!」

    这人话一说完,颜旭立即变了脸色。是她?!

    他根本没去想自己为什么震惊,只是手用力在桌上一拍,然后刷地起身,在大家错愕的注视中火速冲出教室。

    他大步狂奔,忍不住边跑边骂,花晏涵是个爱惹麻烦的扫把星,他不知道自己干嘛要去救她?

    不过骂归骂,他还是不自觉加快脚下的步伐,冲去救人。

    当他赶到时,正好看见那票女生手持烂泥,准备要攻击花晏涵,一股火气直袭胸口,他用尽平生最大的力气怒吼:「住手!」

    「颜旭学长!」花晏涵看到他,惊喜地睁大双眼。

    她没想到他居然会在这时候出现!简直像电影中的屠龙英雄一样,总会在公主有危难时出面相救……呃,她虽不是公主,但也是个需要帮助的弱女子,他这时候出面解救她,让她觉得好感动,几乎热泪盈眶呢!

    「学长……」三名女生飞快将抓满污泥的手藏在背后,不敢让颜旭看见。

    「-们这是做什么?」颜旭走过去,将花晏涵推到身后护着,愤怒而威严的双眸瞪着那三个互相推挤,看起来很想落跑的女生。「谁允许-们欺负她的?-们以为自己高人一等,可以随意欺压同学吗?」

    三个女生神情羞愧,但又有点不服。「我们只是想给她一点教训,谁教她抢走你──」

    「什么叫『抢走我』?笑话!我的身上有贴标签吗?」颜旭冷笑。「我的事与她无关,我不属于她,当然更不属于-们,我想和谁在一起是我的自由,-们统统没资格干涉!就算我真的想和花晏涵在一起,那又如何?-们有任何不满,尽管朝着我来,但再让我知道-们动她一根寒毛,我会让-们后悔进这间学校!」

    颜旭平日冷冷淡淡,一副忧郁王子的斯文模样,三女没想到他发起火来竟然这么严厉,她们被骂得抬不起头来,当下眼泪直飙。而她们早已忘了自己的手上有污泥,抬起手就往脸上抹眼泪。

    「不要──」花晏涵急忙想警告她们,可惜已经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三女瞪着自己乌黑的手,发觉自己竟然把污泥抹上自己的脸,立即发出恐怖的尖叫声,冲往最近的洗手台掬水狂洗脸。

    花晏涵看了好想笑,可是又不敢笑,只好拼命瘪嘴,怕被这三个凶巴巴的女生听到,又来找她麻烦。

    颜旭也是又气又好笑,依他看她们根本不是什么太妹,而是三个个性不成熟、爱争风吃醋又没大脑的小女生罢了。

    他朝花晏涵撇撇头道:「走了!-不走,想留在这里等她们回来找-?」

    「当然不!」她猛力摇头,急忙跟着颜旭走出树林。

    走回教室途中,花晏涵对着颜旭挺直的后背腼腆地说:「颜旭学长,谢谢你来救我,我没想到你会来……我好感动喔!」

    颜旭急煞住脚步,转身瞪着她。「那就少给我惹点麻烦!下回要是-再惹出事情,看我会不会帮-!」

    花晏涵吐吐舌头,自知理亏地歉然道:「对不起嘛!下次我会注意,不会再给你惹麻烦了。」

    「知道就好!」见她诚心悔过,颜旭的气竟然也消了。

    算了,就当最后一次做善事吧!

    然而或许是花晏涵最近流年不利,她的保证言犹在耳,麻烦又来了……

    疼死人了!

    花晏涵白着小脸,抱着阵阵抽痛的腹部,像个驼背老妪般走进社团办公室,准备排演晚会流程。

    自从企划定案后,她每天按时出席排练,不敢有一天懈怠,即使今天「小红」造访,她的肚子痛得要命,也不敢缺席。

    从她一进门,颜旭就发现她古怪的走路方式,他合起书本,怪异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「颜旭学长……抱歉我来迟了。」她放下书包,虚弱地对颜旭一笑。

    「嗯。」颜旭看看她苍白的小脸,狐疑地问:「-──哪里不舒服吗?」

    没想到他这一问,花晏涵苍白的小脸马上涨红。她怎么好意思告诉他,她是生理痛?

    「没事,我们练习吧!」她粉腮透红,不自在地拿出台词本,回避他的视线。

    「既然-没事,那我们就开始了。」颜旭也拿出台词本,两人开始练习起来。

    花晏涵本以为普通的生理痛,只要忍一忍就没事了,没想到疼痛愈来愈剧烈,她紧咬着苍白的唇,豆大的汗珠从额头落下,连开口说话都没办法。

    「-怎么了?」

    恍惚中她听到颜旭的询问声,抬起头,只知道眼前有人影晃动,颜旭的脸她已看不清楚。

    「-怎么了?花晏涵!花──」

    他正想拍拍她,问她脸色怎么那么苍白,谁知道手还没碰到她的肩膀,她就支撑不住摇晃的身体,砰地一声倒下。

    「花晏涵──」他眼捷手快抱住她倾倒的身体,焦急与诧异出现在他向来波澜不兴的眼中。某样他藏在衣内胸口已久的物品,随着他弯腰的动作滑出衣领外,而他根本没发觉。

    「-撑着点!」他立即抱着她起身,往保健室冲去。

    沿路上,他不断呼喊她的名字,不知喊了多少次,花晏涵才吃力地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她看见颜旭抱着她在走廊上狂奔,某个暗红色的物体挂在他胸前,随着他奔跑的节奏上下跳动。

    那是……护身符吗?是……八卦形状的?她努力-眼想看清楚,可是她的视线好模糊,无法确定。

    颜旭抱着她冲到保健室,校护刚要锁门下班,看到他们来,又赶紧把门打开。

    校护把颜旭「请」出保健室,拉上布帘,开始为花晏涵作检查。

    颜旭焦急担忧地坐在外头的木椅上等待,荒谬地察觉这样的情形,很像电视剧里上演的产房情景。

    等了大约二十分钟,校护拉开帘子走出来,颜旭赶紧起身问:「她怎么了?有没有大碍?」

    「她不要紧,只是生理痛比较严重,我给她服用止痛药,现在已经好多了。」

    生理痛?颜旭的脸皮倏然红了起来,尴尬地清清喉咙。「那──我可不可进去看她?」

    「可以啊!不过她还很虚弱,你可不能偷亲她喔。」校护调侃道。

    「我和她不是情侣!」颜旭羞恼地低吼,别扭地扭头走到保健室的小床边。

    娇小的花晏涵躺在床上,雪白的被单拉到下巴,只露出巴掌大的小脸,还有一双圆滚滚的眼珠子,眨巴眨巴地望着他,看起来楚楚可怜。

    不过,校护说她好多了应该是真的,她原本苍白得吓人的脸色,现在已经恢复血色,双颊甚至还浮现些许红晕。

    「学长,谢谢你送我来保健室。谢谢你!」花晏涵望着他,轻声道出心中的感谢。

    「-──不必客气。」颜旭有点不自在地转开头。女生向来都只会疯狂地追逐他,他还不曾被人这么认真诚恳地道谢过。

    这时,人在布帘外的校护突然扬声问:「花同学,-家有没有人在?我打电话通知-的家长接-回家。」

    「谢谢-!我妈妈公司的电话号码是……」

    花晏涵的父母都有工作,将近七点时,她的母亲才慌慌忙忙来接她。

    而颜旭虽然只是坐在一旁看书,没和花晏涵多聊什么,不过他却是从头到尾陪着她,直到她的母亲赶来。

    深夜,花晏涵躺在床上休息,想起颜旭胸前那个特殊的「坠子」,心里愈想愈怀疑。

    那个护身符──不会就是她送给小旭哥哥的那个护身符吧?应该不会有这么巧的事,可是八卦形状的护身符并不常见,因为那是奶奶亲手缝制的。

    颜旭就是小旭哥哥?

    不会吧……真的是他?

    几天后,「小红」走了,花晏涵的身体也完全恢复健康,这天下课后,她照常到社团办公室排练。

    到达时,颜旭已在里头,正坐在角落捧着一本书,微蹙着眉头专心看着。

    她以前所未有的专注凝视他的脸庞,眼前十七岁的颜旭,和当年只有十岁的小旭哥哥的影像重迭在一起,看起来有点像──又感觉不像。

    她无法确定,不过她不犹豫,因为她有办法可以确认,颜旭究竟是不是她的小旭哥哥。

    她悄悄走到颜旭背后,趁他不注意时把他藏在衣服里的红线一把抓出来,仔细一看──红线底端系着的「坠子」,正是一个八卦形状的护身符!

    颜旭一直低着头看书,根本没发现有人靠近,花晏涵突然伸手抓他的护身符,他先是吓了一跳,随即跳起来厉声质问:「-做什么?!」

    「我──」

    「别碰我的东西!」这是他最重要的东西,从来不许任何人碰。颜旭用力一把抢回自己的「宝物」塞回衣服里,可是花晏涵却笑了。

    「你还留着这个护身符,我好高兴喔──小旭哥哥!」
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5 安琪作品 (http://anqi.zuopinj.com) 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