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

    「妈,朋友在楼下等我,我出去玩了!」

    颜旭坐在玄关的小板凳上穿球鞋,穿好之后,探头朝正在客厅里缝补衣物的母亲喊道。

    温柔娴雅的母亲回头对他一笑。「好,你去玩吧!」

    颜旭推开铁门,快步跑下狭小的阶梯,楼下却没有人在等他。他两手插入短裤的口袋里,沿着陈旧的红砖墙,踽踽独行。

    他没有朋友,也没有同学愿意接近他,住在附近的邻居,都三申五令告诫自己的孩子别跟他往来,因为他是个私生子。

    十岁的颜旭,从小就知道自己没有父亲。听说他温柔美丽的母亲以前是父亲的秘书,日久生情怀了他,母亲自觉对不起父亲的元配,于是带着他黯然离去。

    从小,他就在左邻右舍及同学的嘲笑中长大,对人总是充满冷漠与不信任感。

    不过他很孝顺妈妈,为了怕身体不好的母亲难过,他从不让她知道他在外被人欺负,有时带回一身伤,他也会善意地欺骗母亲,那是他骑脚踏车不小心摔伤的。

    他往公园的方向走去,打算晃个一圈,在身上弄些灰尘,再假装玩得很开心地回家,免得母亲担心他是不是没有朋友。

    他刚走进公园,三个平日常为非作歹的小恶霸一看见他,立即围了过来。

    「嘿!你不就是那个没有爸爸的家伙吗?」为首的胖小子拦住他。

    颜旭假装没听见,绕过他继续走。

    「私生子!私生子!」另一个瘦小的男孩则像只猴子似的,在他面前又扮鬼脸又是讥讽。

    颜旭依然不理会他们,径自排开他们的阻挡,笔直往前走,俨然把他们当成自讨无趣的跳梁小丑。

    「喂!你-什么?你这个没人要的孩子!我妈说,你妈不要脸抢人家老公,所以才生下你这个私生子啦!」另一个高壮粗勇的孩子气红脸吼道。

    「你说什么?!」

    原本一直反应冷淡,几乎把他们当成恼人苍蝇的颜旭,突然脸色一变,以令人料想不到的敏捷动作回身,一把扯住说话男生的衣领。

    「有种你再说一次!我妈怎样?」

    「我……我妈说我妈说……」第三个小孩望着颜旭脸色涨红,双眼凸出的愤怒模样,本来很害怕,可是看见两个伙伴从颜旭后方悄悄围过来,准备偷袭他,胆子这才大了起来。「你妈不要脸,抢人家老公啦,怎样?」

    「可恶!」颜旭气得想揍人,可是根本还来不及举起手,就被人从后方扑倒。

    紧接着,三个小恶霸抡起拳头,开始连手欺负他,颜旭极力反抗挣扎,但双拳难敌六掌,他根本只有挨打的份。

    就在他完全落居下风时,忽然一道清脆的女娃声音自他们身后响起。

    「喔──你们打架,我要回去告诉我爸爸!」

    小恶霸三人组回头一看,惊恐地发现是一名年约八、九岁的小女孩。她娇小的身材、细细长长的浅褐色头发、苹果般甜美的脸蛋儿,看来一点都不可怕,但她爸爸是管区警员,小恶霸们最怕的就是他。

    「快走!」小恶霸之首吆喝一声,三人立即作鸟兽散。

    「大哥哥,你不要紧吧?」小女孩走到倒在地上的颜旭身旁,蹲下来歪头看着他。

    「不要紧!」颜旭态度冷淡地站起来,伸手抹去脸上的灰尘,却让小女孩看见他手上有道红肿的伤痕。

    「啊!你受伤了。」她惊讶地抓起他的手审视,发现不但有红肿的痕迹,还破皮渗血。她立即道:「我回去帮你拿药擦擦!」

    「喂!-──」颜旭想叫她别多事,她却回头对他一笑,道:「你等一等喔!我家就住在公园旁边,很近的!」

    「我不需要──」

    颜旭没机会把话说完,小女孩已转身跑开。

    颜旭望着小女孩消失的方向,呆站了一会儿,本想举步离开,可是想到那张苹果般圆润、毫无轻视鄙夷的脸蛋,不知怎么回事,他始终跨不出步伐。

    没多久,小女孩抱着医药箱的身影朝他奔了过来。

    「大哥哥,我把医药箱拿来了,我帮你擦药!」

    「不用了!」颜旭撇撇嘴,扫了眼医药箱,显然很不屑。

    从以前到现在,他哪回受伤擦过药的?为了不让母亲担心,每回她说要替他擦药,他都说只是皮肉小伤,很快就会好,因此婉拒她的好意。

    事实上也是如此,他的复原能力很好,总是没几天就自动痊愈。擦药?哼,他才不需要呢!

    「不行啦!大哥哥,你的手都破皮了,一定很痛的,不擦药会感染发炎耶!这是我妈妈说的。」她抬起头笑着补充:「我妈妈是护士喔。」

    「喔。」向来懒得搭理人的颜旭,竟然下意识回话。

    「来!过来这里坐。」小女孩不由分说,拉着他找了张长椅坐下,然后径自打开医药箱,开始找起药品来。

    本来颜旭可以不甩她起身就走的,可是她低头寻找药瓶的认真表情,让他不忍心走开。

    「找到优碘了!」小女孩开心地取出一瓶白色的罐子,用镊子夹了一球棉花,倒出许多褐色的液体,然后往他手上擦。

    轻微的刺痛感,让颜旭十年如一日的冷淡脸庞稍微扭曲了下,但他依然不发一语,不说话也不喊痛。

    小女孩一边涂药,一面叨叨絮絮:「我妈妈说,受伤破皮要赶快擦优碘,这样才不会被细菌感染,不然以后手会烂掉,好恐怖的。」她把自己受伤时妈妈告诉她的话,忠实地转述给颜旭。

    他默默听着,望着她粉嫩嫩又红咚咚的苹果脸蛋,冰冷防卫的表情忍不住软化下来,并且清清喉咙问:「-叫什么名字?」

    「我叫小涵!」她抬起苹果脸,毫无防备地对他一笑,那纯真可爱的笑容让他的心咚地被重击了一下,整个人开始恍然失神。

    「小涵……」他喃喃念着她的名字,没发现她已放下镊子,开始取出OK绷帮他覆盖伤口。

    「好了!」直到小涵开心地宣布,他低下头一看,才发现自己的手──

    他错愕地瞪着被贴得像补丁的手,好半晌才问:「-用了多少条OK绷?」

    「不知道耶,我没算。嗯,我开了两包……」小涵拿起用剩的OK绷看了看,笑着说:「啊,还剩下一条。」

    「还剩一条?」他抖着嘴,不敢置信地一算──也就是说,她在他的手上贴了九条OK绷!

    天哪!难怪他的手看起来像科学怪人脸上的疤痕。

    「贴这样不好吗?」小涵咬着嫩嫩的唇,一脸失望。「我果然还是不行!」

    「呃──也、也不是啦……」不知为什么,颜旭很不忍心让她失望,看见她可爱的苹果小脸垮下来,他就有种慌张失措的感觉。

    「我觉得-贴得很好,真的!」

    「真的吗?」小涵露出笑容,那可爱的模样,又让颜旭呆愣了几秒,然后双颊不争气地红了起来。

    「小旭!」这时,突然有人喊他。

    他转头一看,只见母亲站在公园外朝他招手:「妈妈要去买菜,你要不要跟妈妈去?」

    「喔,好!」母亲买菜,他一向跟去──帮她提东西。

    「那下次再见,小旭哥哥!」

    小涵大方地朝他挥挥手,然后笑咪咪地收拾好药箱,转身回家去。

    颜旭望着她娇小的背影,许久回不过神,是母亲再次催促,他才转身朝母亲的方向跑去。

    隔天,颜旭刻意绕到公园去,却没见到小涵,他有些失望地低下头,踢踢地上的小石子,然后便怅然离开了。

    又隔了几天,他放学时经过公园,不经意看到熟悉的娇小身影,正蹲在一-小水池旁,不知在看什么。

    他脸上随即露出笑容,本想立即快步跑过去,但是想了想,还是假装若无其事地走过去,再装出不经意发现她的样子。

    「喂!-也在这里啊?」他两手插在短裤的口袋里,酷酷地开口,掩饰紧张的情绪。

    小涵回头一看是他,立即绽开可爱的笑颜。「啊,是小旭哥哥!」

    「-在看什么?」见她笑了,颜旭紧张的情绪似乎也松懈不少,他在她身旁蹲下。「这里有什么吗?」

    「里面有好多珍珠粉圆喔!你看──」她一脸开心地指着上回淹水时造成的小水-,颜旭一看,发现里头果然有许多像珍珠粉圆一样,像圆珠珠的半透明颗粒,只是中间黑黑的。不过若再仔细一看,就会发现那不是粉圆,而是──

    他叹了口气,转头告诉小涵:「那不是珍珠粉圆,而是青蛙或癞虾蟆的卵。」

    「骗人!这么可爱的东西,怎么可能是癞虾蟆的卵?」小涵不相信。

    「我没骗-,这真的是青蛙或癞虾蟆的卵!」颜旭虽然只有十岁,但很喜欢看书,尤其是百科全书──家中整套百科全书都快被他翻烂了。青蛙的演变过程,他六岁的时候就知道了。

    「-看──这些-说像珍珠粉圆一样的卵,其实是被包在一层像肠子一样的透明黏膜里。」他捡起一旁的小树枝,往池子里一挑,果真挑起一条条像灌入许多珍珠粉圆的透明香肠。

    「这些粉圆一样的卵,将来会变成小癞虾蟆喔。」

    「我不相信!」小涵尖叫。她不相信这么可爱的小珠珠,居然会变成恶心的癞虾蟆!

    「不信我们就等着看,看它会不会变成青蛙。」

    「好,那我每天都来看!可是──我怕这些万一真的是癞虾蟆的卵,要是它们孵化了,那不就会有一大堆癞虾蟆到处乱跳?」她想到就害怕。

    「哈哈!」她的说法让颜旭忍不住笑了出来。「傻瓜!这些卵会先变成蝌蚪,蝌蚪慢慢长大,才会变成癞虾蟆。」

    她的恐惧不但不会让他觉得无知,反而感到可爱。

    「而且-放心,我会陪-来看的!」他也没多想,就向她保证道。

    「真的吗?那小旭哥哥,你一定要陪我喔!」

    这时颜旭才发现自己无意中说了什么,不过他并不懊恼,她开怀的笑颜让他忘了一切。

    从那天起,他们经常在公园碰面,小涵常常拿许多好吃的东西给他──不管他要不要吃。她友善且毫无保留的态度,彻底突破颜旭的防卫心,他们变成最要好的朋友,那些小恶霸知道他和小涵要好,也不敢再欺负他,怕小涵回去向爸爸告状,他们会挨骂。

    这天,他们又在公园里碰面。那些小小的珍珠粉圆,早已变成一只只长了脚的大蝌蚪。

    「没想到,它们真的全是癞虾蟆。」小涵失望地道。

    有一只「早熟」蝌蚪,尾巴都不见了,已开始在岸边跳来跳去,俨然就是只小癞虾蟆。她终于完全相信,那些可爱的珍珠粉圆,全是癞虾蟆的蛋。

    「别失望,至少-多学了一样知识啊!」颜旭安慰她。

    「嗯!小旭哥哥,你好厉害喔,知道好多我不知道的事。」小涵的眼神是全然的崇拜。

    颜旭有点不好意思地窘红脸道:「这也没什么啦,我只是喜欢看书罢了。」

    「那你功课一定很好-?好厉害喔!」小涵还是毫无条件地崇拜他。「以后你可不可以教我功课?」

    「好啊!只要-有不懂的地方,尽管拿来问我,我一定教。」

    「哇!好棒喔,谢谢你,小旭哥哥!」

    他们来到树下,找了张长椅坐下,小涵从口袋取出香浓的牛奶糖,慷慨地与颜旭分享。

    「小旭哥哥,这种牛奶糖很好吃喔,这是我爸爸──」小涵像煞车似的,突然停止嘴边的话。

    因为她早已从大人那里得知颜旭的身世,晓得他没有爸爸,所以她一直避免在他面前提起自己的爸爸,怕他听了伤心难过。

    「怎么了?」她突然停下来,反叫颜旭起疑。「-怎么不说了?」

    「哎,没什么好说的啦!我要吃牛奶糖了,你也快吃啊!」

    为了掩饰自己差点失言,小涵赶紧打开一颗牛奶糖放进嘴里,那香浓甜美的滋味,让她满足的笑容更加可爱。

    颜旭望着躺在掌心里的牛奶糖,那是进口的牛奶糖,价格并不便宜。

    其实小涵不说,他也知道她刚才本来想说什么。

    爸爸……他缓缓缩紧掌心,脸上的表情满是阴郁。他没有爸爸!可是,他并不遗憾。

    因为他讨厌「那个人」!「那个人」让母亲怀下他,却又不管他们母子死活,纤弱的母亲独力工作抚养他,经常累得病倒,而「那个人」却经常在电视上露脸,从他不可一世的模样看起来,显然完全没为他们母子担忧过。

    小涵见他脸色阴谲不定,大眼直瞪着手中的牛奶糖,于是怯生生地问:「小旭哥哥,你怎么不吃?是不是不喜欢?」

    「啊?没有!我正要吃。」颜旭知道自己吓到她了,于是抬头对她安抚一笑,剥了牛奶糖扔进嘴里。

    两人并肩坐在大榕树的下方,吃着牛奶糖,冬日柔和的阳光从树梢洒下,落在小涵爱笑的苹果脸上。偶有寒风卷过,吹动榕树的枝叶和小涵长长的头发,她两只小脚悬空摆荡,不时发出开心的笑声,颜旭望着她,眼神好柔好柔。

    他真的觉得小涵好可爱,比他见过的任何女孩子都可爱!虽然他依然认为,世上最美的女人是自己的母亲,可是小涵却是他最喜欢的女生。

    他还偷偷地想,将来他一定要跟小涵结婚,除了小涵,他谁也不娶!他在心中悄悄发誓。

    年幼的他还不知道,世间的事有很大的变量,你永远也不会知道下一刻将发生什么事,这才叫人生。

    时光一天天流逝,冬去春来,春去夏至,转眼又到了学生们最期待的暑假,可是在暑假前夕,却发生一件令人措手不及的事。

    「-要搬家了?!」

    颜旭震惊地望着小涵,她早已哭得眼眶和鼻头都红咚咚的,小小的肩膀不断抖动,嘴里还哽咽啜泣着。

    颜旭只是白着脸,错愕地望着她,张大的嘴却吐不出一话来。

    小涵要搬走了?她要离开他……他再也看不到她了!

    「因为奶奶一个人住在台中,爸爸为了照顾奶奶,所以调到台中去,我们都要跟着搬家,我和姊姊也要转学了……」

    豆大的泪,扑簌簌地从她的眼眶里落下,她一面吸着鼻子,一面哽咽道:「可是──小旭哥哥,我不想搬走!我不要和你分开!」

    「我也不想和-分开啊!可是大人决定的事,小孩子没有反对的权利!-爸妈要搬走,-能不搬吗?」颜旭心痛地反问。

    「我……」小涵瘦小的肩膀又开始剧烈抖动起来。「可是如果我搬走了,你一定会忘了我……」

    「我不会忘了-的!」颜旭握紧拳头,坚定地嚷道:「无论-搬去哪里,都是我最好的朋友,我永远不会忘记,小涵是我最要好的朋友!」

    「小旭哥哥!」小涵抹去眼泪,又哭又笑地看着他。「小旭哥哥也是我最要好的朋友,我也不会忘了小旭哥哥──绝对不会!」

    「那我们打勾勾好吗?」小涵伸出手,要求印下永恒的誓言。

    「好!」颜旭毫不犹豫地伸出手与她打勾勾,然后用拇指盖了一个印。「我发誓,我永远不会忘了。」

    「我也是!我也发誓,永远不会忘了小旭哥哥。」小涵真诚地许下誓言。

    「谢谢-,小涵。」这份真诚的友谊,让颜旭既感动又感伤。因为分离就在眼前啊!

    「啊,对了!」小涵突然想到一件事,连忙低下头,从小洋装的领口拉出一条用红色细绳系着的护身符。「小旭哥哥,这是我奶奶亲手替我缝的护身符,奶奶还拿去庙里过过香炉,她说戴在身上可以保平安,现在我把它送给你,希望它也保佑你平平安安。」

    那是个扁扁的、八卦图形的红色护身符,虽然造型有点土气,但背后所代表的心意却很美。

    「谢谢!」颜旭不信鬼神,但是她的善良与诚意,让他很感动。

    「我帮你挂上去。」小涵示意他低下头。

    颜旭低下头,方便她把护身符挂到他身上,护身符上还有她的体温,他伸手抚摸那只护身符,想到以后再也看不到小涵、感受不到她的温暖,他开始有了想哭的冲动。

    小涵也有相同的感觉,她拼命想忍耐,却怎么也忍不住泪意,好不容易止住的泪水又开始滑落。

    见她哭泣,颜旭终于忍不住也跟着掉泪,但他不想让小涵看见他哭了,于是转身背对着她。

    这天下午他们什么话也没说,只是背对背默默地流泪,哀悼他们短暂的友谊。

    小涵搬家那天,颜旭特地去送她。

    「-送的护身符,我会好好保存的。」他按着自己挂着护身符的胸口,许下承诺。

    这份心意,他会永远铭记在心!他会记得曾经有个叫做小涵的女孩,真心对他好过。

    「小旭哥哥……」小涵吸吸鼻子,眼眶开始泛红。

    「小涵,该走了!」

    小涵的家人在前方呼唤,他们知道分别的时刻终于到了。

    小涵离情依依地低声说了句:「再见!」

    「再见!」颜旭忍住悲伤,勉强挤出笑容。「要保重喔!」

    「嗯。」小涵朝他挥动小手,然后朝站在远处等待她的母亲走去。

    她边走边回头,眼睛哭得红红的,害颜旭也好想哭,但是他拼命忍住。这回,他不想再转过身,他想望着她,好好目送她离开。

    他们不断向对方挥手,这段路程好像永远也不会结束似的缓慢,然而事实上,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,即使走得再慢,小涵终究还是到达母亲身边。

    「上车了喔!」

    小涵的母亲打开车门,让她坐入后座。小涵上了车立刻打开窗户,对着仍站在原地的颜旭道别:「再见!小旭哥哥,再见!」

    汽车缓缓发动,原本站着不动的颜旭,开始拔足朝汽车奔去。

    「不要走!小涵,不要走──」

    「小旭哥哥──」

    他加快速度想追上行驶中的汽车,可惜不管脚步再怎么快,也敌不过四个高速飞驰的轮子,他与汽车的距离愈拉愈远,最后终于在一个转弯后失去汽车的踪影。

    气喘吁吁的他弯下腰撑着膝盖,望着前方空荡荡的道路,再也克制不住悲伤。

    可爱的小涵,伴着那辆汽车,从他的生命中消失了。
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5 安琪作品 (http://anqi.zuopinj.com) 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