楔子

    豪华、阴暗的房间内,飘散着浓厚的死亡气息。

    老人虚弱地躺在床上,望着两个站立在他床前,他最感到骄傲、却从未告诉过他们的儿子。

    两名身材高大挺拔、俊美无俦的年轻人,冷漠地望着弥留状态的老人,脸上没有一丝悲伤的表情。

    仿佛眼前即将死去的不是一个血浓于水的亲人,而是一个毫不相干的陌生人。

    而且,他们关心的也不是他回天乏术的病情,而是他死后留下的庞大企业继承权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决定将继承权交给谁?”

    长子冷冷的看着床上的孱弱老人,连对父亲该有的尊称也省了。

    “你必须尽快做出决定,我可不希望将来浪费时间,听律师宣读遗嘱。”次子俊美无俦的脸孔上,亦冷漠得没有一丝感情。

    多年前,老人在遗嘱中,早已将名下所有的财产平均分配给两人,但惟独企业的继承权迟迟没有做下决定,因此多年来,两兄弟始终不择一切手段想赢过对方。

    他们不希罕继承权以外的家产,只希望能成为冷氏企业的主宰者,庞大的财产像是对失败者的怜悯,对这两个骄傲自负的男人来说,他们根本不屑一顾。

    看着眼前两张冷酷毫无感情的俊美脸孔,老人绝望的缓缓闭上眼。

    他怎能怪他们对他无情?是他这个失败的父亲,将他们教育成一个冷血无情、不懂情爱的魔鬼。

    他虽然已经没有时间改变这一切,但是其他人尚有机会,他必须做点什么来挽回自己过去的错误。

    或许,爱会改变一切!

    他衷心希望有个好女孩能改变这一切,于是他在临死前的这一刻,重新订立了一条新的遗嘱,那就是——冷家的家产,将由冷家的长孙继承!

    也就是说,不论两人中的哪一个,只要谁先产下长孙,就可以获得冷氏企业的继承权,也就是说,一旦获得这个位置,就等于操纵了大半个商场。

    他们当然都想得到,这个多年来虎视耽耽的继承权,但却对这个荒谬的遗嘱嗤之以鼻。

    “都这个时候了你还能说笑,显然还死不了。”老人的长子讥讽的勾唇一笑。

    “我们不会任你拿这个愚劣的玩笑摆布我们!”老人次子的语气,冷酷得毫无一丝人气。

    要他找个女人生孩子?不如杀了他比较快!

    “这是获得冷氏企业的条件,你们必须听从!”老人虚弱地摇头。

    他没有时间了!

    他的体力正一点一滴,从生命的沙漏中流失,他知道自己没有力气支撑太久,但他必须把遗嘱的内容全部说完。

    “你们必须尽快进行这件事,不管是谁,只要先生出冷家的长孙,那么谁就能得到继承权——”

    老人再度艰难的开口道:“不过,我先警告你们,别企图想鱼目混珠、抱别人的孩子来充数,我会请张律师延请医师进行DNA比对,如果有人企图作假,那么那人的继承资格就会被取消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我们两人都生儿子,或是都没生儿子那该怎么办?”老人的次子立即发问。这种事情不是不可能,而是极有可能发生的!

    “我将会预先做好安排,到时冷氏就由你们两人共同继承。”

    共同继承?冷恕和冷憩互瞪对方一眼,他们可不愿意成为彼此一辈子的事业伙伴,他们要独揽大权!

    “只要是儿子就行了吗?”老人的长子眯起黑眸,别有用心地问。

    “没错,只要血统确定是我冷家的,我在九泉之下就能安心了。”

    老人以为,那时他们必然都已找到心中的真爱,但他没料到他们早已想到“好办法”解决这个恼人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两位少爷,老爷这么说你们明白了吗?”张律师严肃的望着他们。

    “再明白不过!”冷恕与冷憩不约而同地回答,冷硬如冰的眼中,散发着势在必得的光芒。

    对于冷家的继承权,他们都势在必得,因此不论使用任何手段,他们都会抢到继承权,绝对不会轻易让给对方。

    绝、对、不、会!

    当天晚上,老人溘然辞世,而这场继承的龙虎之争,也随之激烈地展开了……

返回列表 回目录 下一章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5 安琪作品 (http://anqi.zuopinj.com) 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