尾声

    几辆昂贵的私家轿车,同时驶入俞骥衡位于淡水住处的大门。

    他们都是俞骥衡律师事务所的成员,应邀来参加俞骥衡所办的家庭派对——其中包括周明光在内。

    最后俞骥衡还是把他找回来了,一方面是因为老婆清筑的要求,一方面则是因为周明光确实是个不可多得的工作伙伴,所以他才勉强拉下脸,重新把他请回来。

    “骥衡到底在搞什么鬼?”几位成员熄火下车之后,看见大伙儿都按照请帖上要求的,穿著轻便的T恤、短裤,脚下同样是一双凉鞋,不由得疑惑地大皱眉头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突然要我们穿成这样来吃饭?”

    “对呀!已经不知多久没这么穿过了,感觉好别扭。”

    “反正,既来之则安之,先进去再说吧!”

    他们按了电铃,俞骥衡很快就来开门。见到他,他们更加惊讶了——因为他和他们一样,穿得很轻便。

    白色POLO衫配上浅卡其短裤,脚下甚至只穿著拖鞋!

    “快进来吧!吃的东西已经准备好了。”俞骥衡神情轻松地招呼道,带头朝里头走。跟在后头的人,开始窃窃私语起来:

    “我第一次看见骥衡穿短裤耶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!没想到他看起来斯斯文文的,居然也长脚毛……”

    俞骥衡听见,回头白他们一眼。“给我记住了,等会儿不准聊事务所的事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立刻有人抗议。

    男人在一起不聊公事,要聊什么?

    “下了班就该轻松一点,如果要谈公事,到办公室再说不就行了!”

    “可是我们以前不都是这样吗?为什么突然说不行了?真奇怪!”

    周明光大略猜到俞骥衡这么做的原因,也帮腔道:“骥衡这么说也有道理,聚在一起老谈公事,你们不腻吗?能别谈就别谈吧!”

    他转向俞骥衡,大声问道:“食物在哪里?我肚子快饿扁了!”

    “在后院。”

    “后院?!”这是一声惊恐的大叫。食物为什么要放在后院?

    “没错!’俞骥衡告诉那个人。“今天我们吃烤肉。”

    “烤肉?!”从声音研判,这个人大概快昏倒了。

    在鼎鼎大名的俞骥衡律师家后院——吃烤肉?

    “怎么?不合胃口吗?”俞骥衡的眼睛,已警告地眯起。

    “不——不是!”为了性命著想,先前有意见的人,这会儿全都用力摇头。

    “如果没意见就闭上嘴,乖乖跟我到后院来,清筑等你们很久了!”

    而后头的人只能委屈地扁著嘴,不敢再吭声。俞骥衡是出了名的美食家,他们原以为他请客吃饭,必定是满桌的山珍海味,没想到——居然是在后院吃烤肉!

    呜……我们被骗了!此时正在心中默默垂泪的他们,二十分钟后,却坐在凉爽树荫下的休闲椅上,大快朵颐美味的烤肉串。

    “够不够吃?这里还有很多喔!”已有将近四个月身孕的李清筑,端著满满一盘炭烤的食物走过来,笑吟吟地问。

    今天的家庭聚会,俞骥衡负责烤肉的工作,而李清筑则负责准备烤肉材料及招呼客人,至于其他的人呢,只要负责吃就行了。

    “我要我要!”众人立刻过来抢。

    “这里都有——”李清筑话还没说完,满满一大盘食物已被大家像饿鬼似的瓜分一空。

    原本失望的众人,这会儿只恨不得自己能变成大胃王,吃下更多美味的东西。

    李清筑笑著起身,注意到大家的饮料没有了,便走回屋子里,从冰箱里提出半打啤酒。

    “清筑,我来!”一直暗中注意她的周明光看见了,立刻赶过来接过她手上的啤酒,并且略微责备道:“你是怀孕的人,怎么可以提这么重的东西呢?”

    “谢谢!不过我并不觉得重嘛。”李清筑无辜地朝他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还是小心一点比较好!’周明光看著她微笑的脸庞,试探的问:“最近你过得怎样?骥衡他——对你好吗?”

    “他对我很好,我每天都觉得很幸福!”李清筑真心回答。

    “噢……”周明光松了一口气,却又有点怅然若失。

    这时,俞骥衡发现他和李清筑走在一起,立刻丢下烤到一半的肉串,冲过来展开护妻行动。

    “你不去吃烤肉,黏著我老婆做什么?”他抱住李清筑,万分不客气地瞪著周明光,活像他正在骚扰他的妻子。他对周明光还存有一份难以抹灭的敌意及醋意,想到他曾向清筑求过婚,俞骥衡就妒愤不已。

    “骥衡,明光是看我提那么重的啤酒,所以才好心过来帮我提,你怎么可以那么凶嘛!”李清筑觉得好尴尬。

    “啤酒我可以帮你提,不需要这家伙帮忙!”俞骥衡像个闹别扭的孩子,抢过周明光手中的啤酒,然后转身抱住李清筑的腰,强自将她带走。

    他的行为太恶劣,因此周明光存心激怒他似的,故意高声大喊:“我不会放弃的!我会一直等待,只要清筑说声不幸福,我马上带走她!你信不信我做得到?”

    “你不会有那机会的!”俞骥衡停下脚步,转头郑重告诉他:“我比任何人都爱清筑,我会一辈子牢牢守护她,绝不会让她说出不幸福三个字!”

    说完,他不再理会周明光,迳自低头对妻子说:“我们走吧!我特别替你烤了一些你爱吃的东西,千万别让那群饿死鬼看见,否则马上又被抢光了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你!老公,我爱你!”李清筑甜蜜地献上一个香吻。

    俞骥衡乐得飘飘然,随即张嘴加深这个吻,贪婪地汲取她口中的芳津。

    周明光看见他们恩爱的画面,也只能劝自己想开点,毕竟天涯何处无芳草,与其为情悲伤,不如填饱肚皮比较重要。

    他想开了,重新回去准备吃他的烤肉,可是却发现——

    “喂!是谁偷吃了我的鸡翅膀?”他明明拿了满盘的食物,现在却只剩下不到一半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大伙儿开始眼神闪烁,支吾其词。

    “还有我的螃蟹呢?啊——我最爱吃的香草羊排也不见了!”

    “这个嘛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不管,我要我的翅膀、螃蟹和羊排!”

    周明光愤然转头,朝正吻得难分难舍的主人怒吼:“骥衡!我的东西给人偷吃了,你赶快再烤一份给我!”

    俞骥衡哀号著,双唇还不舍地停在妻子的唇前。

    请这群蝗虫来用餐,究竟是对还是错呢?

    唉!-

    全书完-

上一章 回目录 返回列表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5 安琪作品 (http://anqi.zuopinj.com) 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