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章

    “我真没想到,你会来看我。”

    李清筑与周明光并肩走在朝东镇宁静的街道上,漂亮的脸上有著诧异与惊喜。

    下午面店收摊后,她便回到房间休息,忽然祖母告诉她,有位朋友来找她。

    朋友?当时她的心跳得好厉害,以为是她朝思暮想的人来找她了,没想到出现在她眼前的,并不是她一心思慕的人,而是向来对她很好的周明光。

    为了招待远道而来的他,她特地陪他到处走走,体验乡村小镇淳朴的风光。

    “突然跑来找你,不会带给你困扰吧?”周明光有些别扭地环视四周,发现他们所到之处,必定成为旁人注目的焦点。

    真不知究竟是在看他?还是在看清筑?

    他们来到一个池塘边,池边正好有根倾倒的树干,周明光便提议:“我们坐下来休息一下吧?”

    “好啊!”最近李清筑身体的状况变差了,走了这么远的路,她也觉得累了。

    各自找了个舒服的位置坐下后,李清筑率先开口问:“明光,你最近好吗?还有事务所的人,大家都还好吧?”

    她脸上挂著温柔的笑容,对于过往的一切,似乎毫无芥蒂。

    “我是还好啦!至于事务所方面——如果你是想问骥衡那个没良心的浑蛋,那我可以告诉你,他好得不能再好!你知道吗?几乎是从你一离开,他就和妗雯交往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原来……他们交往了。”李清筑强自挤出一抹微笑,牵强的笑容反而令人感到心酸。“那真是……太好了!”

    “好什么?骥衡是标准的薄情郎,只见新人笑、不闻旧人哭!你的悲伤难过,他看见了吗?”周明光为她大抱不平。

    “明光,你千万别这么说,其实我没有你想的那么难过啦!”她刻意加大脸上的笑容,不知足为了说服他?还是为了说服自己?

    “我和骥衡呢,是很平和地协议分手,所以也不能说是谁对不起谁。感情嘛,哪有包赢不输的?有得自然就有失,这点我已经想开了,所以我不怪他,同样的,我也不希望你怪他。毕竟你们是工作上的好伙伴,如果为了我撕破脸,那也不是我愿意看见的,所以请你别怪他,就当是我和他的缘分尽了吧!”

    “只要想到他抛弃你之后,又那么快和妗雯交往,我就难以原谅他!”周明光始终站在李清筑这边,为她说话,替她著想。

    “别这么想嘛!或许骥衡不是变心,而是终于找到心中的真爱了。我想,或许他一直喜欢妗雯,不过因为两人是工作上的伙伴,所以他不敢轻易向她吐露爱意,就这么一直蹉跎多年,直到最近,他才提起勇气向妗雯告白。你说有没有可能是这样?”她笑著揣测。

    “你实在太善良了,都到了这种时候,你还找理由原谅别人!”

    她的胸襟与豁达,令周明光又气又心疼。

    他当然不知道,若是李清筑不强迫自己这么想,恐怕连一秒钟都撑不下去。

    “你也是个好人呀!这两年来,你一直很照顾我,我非常感激呢!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被她一夸奖,周明光胖嘟嘟的脸颊,顿时红得像颗番茄。“清……清筑,其实我今天来……是有件事想……拜托你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李清筑感到很纳闷,她有什么能帮助他的吗?

    “我想请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我想请你……做我的女朋友!”周明光像用尽全身气力般,大叫著吼出来。

    “啊?”李清筑错愕地望著他,压根没想到,他会突然向自己表白。

    “清筑,不要怪我自不量力,我知道我比不上骥衡英俊挺拔,但我是真心喜欢你,想一辈子好好疼爱你。”

    “明光……”李清筑感动地笑了,眼眶里浮现泪水,她缓缓摇头道:“我不觉得你比不上骥衡呀,你有许多优点是骥衡所没有的,所以你不要妄自菲薄,你也是很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吗?”周明光憨傻地笑了。“那么,你愿意跟我交往吗?”

    李清筑脸上的笑容缓缓消失,忧郁首次出现在她秀丽绝伦的容颜上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!明光,我不能跟你交往,因为我——”她抬起头,带著凄苦的微笑告诉他。“我怀孕了!”

    “你?怀孕?”周明光震惊地瞪著她的肚子,那里依然平坦如昔。“是……骥衡的?”

    周明光问完,才发现自己问了个笨问题。过去两年来,她只和俞骥衡一个男人来往,孩子若不是他的,会是谁的?幸好清筑没怪他失言。

    “嗯,是他的没错。”

    “你没告诉他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告诉他?骥衡不是不负责任的人,如果你告诉他,他一定会——”周明光望著她更加哀伤的面孔,蓦然明白了。

    她不希望他为此负责!那正是她不愿告诉他的原因。

    “清筑,你太傻了!”周明光实在心疼她的痴傻。

    “我不傻,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!这个孩子,是我决定留下的,我将独自承担起抚养教育他的责任。不过,我也不会刻意隐瞒自己怀孕的事,如果将来骥衡知道这个孩子的存在,我不会拒绝让他来看孩子,他永远都是孩子的父亲。”她抚著尚未隆起的肚子,笑得十分满足。

    “清筑,你何苦为了这个孩子,如此牺牲自己呢?”带著一个拖油瓶,将来想再找到好对象结婚,可能就不是那么容易了。

    “我不觉得自己有任何牺牲呀!”李清筑眨著眼,认真地回答:“事实上,我还觉得我很幸运呢!我曾有过一段美好回忆,除此之外,我还即将拥有一个宝宝,他会代替他的父亲陪伴我,让我的后半辈子不寂寞。你说,我是不是很幸福?”

    “清筑……”她的坚强乐观,令周明光动容。

    “清筑,既然你有孩子了,那么我想请你嫁给我!你愿意答应我的求婚吗?我保证会把这孩子视如己出,让我分担你肩上的重担,一起将这个孩子扶养长大!”

    对于周明光宽大无私的情操,李清筑非常感动,然而遗憾的是,她并不爱他!

    有双宽厚的臂膀守护,固然是件幸福的事,但她如果不爱他,却为了孩子嫁给他,那不是在利用人家吗?

    这么自私的事,她做不出来!

    再说,不是相爱的两个人,一旦仓卒结婚,只会造成悲剧,她不想自误误人!

    周明光见她意志坚定,知道自己无法改变她,也只能放弃了。

    ◎◎◎◎

    “什么?你又要走了?”

    俞骥衡诧异地抬起头,注视正津津有味享用最后一顿台湾美食的好友。

    “唔,威尼斯的嘉年华会即将开始,有旅游杂志请我去拍一系列照片回来。”江瀚海大口嚼著食物,潇洒地回答。

    “可是,你上个礼拜才回到台湾不是吗?”

    “哈哈,能待一个礼拜就算不错了!你也知道我这个人,我的两条腿根本闲不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那倒是,你是天生的流浪命。”俞骥衡点头认同。

    如果硬把瀚海绑在一个地方,他想瀚海大概不到一年就会发疯。

    “对了!你近来如何?”江瀚海快速解决了餐点,悠闲地喝起饭后咖啡。

    他长年在国外拍照,为了怕遗漏精采的好镜头,所以他吃饭一向很快,往往别人还吃不到一半,他就已经全部解决了。

    “事务所的案子还是一样多,没什么改变,不过可能受到经济不景气的影响,近来金钱纠纷的官司愈来愈多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问工作上的事!”江瀚海伸手阻挡他继续说下去。“你和苏议员千金的恋情,发展得如何了?”

    “应该还算稳定吧!她说这个周末要带我去见她父母,也希望我尽快带她回家见见两位老人家。”俞骥衡以述说公事的平淡口吻,三两句话就交代完自己的新恋曲。

    “你确定自己这么做没有错?”江瀚海意味深长地问。

    俞骥衡耸耸肩道:“当然!”

    “那么以前那位——李清筑小姐呢?当真就这么跟人家分了?”

    “她?”俞骥衡迅速垂下眼眸,假装满不在乎地耸耸肩。“是分了呀!反正我又不可能娶她,再继续耽误她的青春,就太恶劣了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能娶她?”江瀚海挑起眉,疑惑地问。

    俞骥衡用一种“那还用问”的眼神瞪他。“那是当然的!我们根本不适合,她的一切,都和我相距太大了。家世、学历、职业——我们没有一样相当的,这么大的条件差异,叫我怎么能娶她?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,你和李清筑相处时,有沟通不良的情形发生吗?”

    “这倒没有。我们一向很处得来!”他甚至不记得他们曾争吵过。

    “那——你认为结婚是娶一个女人,还是娶那个女人的家庭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娶一个女人!”

    “很好!我想解决问题的答案,已经在你心中了。”

    “瀚海,你——”

    “骥衡,我想你弄错了一件事!你到底有没有弄清楚,自己真正想要什么?你想找的是一份真心的爱,还是权力与地位?容我老实说,我认为你根本不是在找自己所爱的女人,而是在挑一个能带给你最大利益的工具。”

    “我从没这么想!”俞骥衡板著脸反驳。

    “但你却那么做了!骥衡,要走入婚姻的人是你,你得先想想,自己为什么要结婚?是想要扩张权势,还是想要获得幸福?”

    江瀚海苦口婆心地劝道:“如果你打算以婚姻为手段,踩著苏家替你搭的桥往上爬,那么你该娶苏妗雯,我没话说!如果你心底还有一丝渴望幸福的话,那么我劝你务必再好好想一想,不要拿自己的终身做赌注,届时赔上自己的聿福不说,还因此伤害了爱你和你爱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俞骥衡听了只是紧抿著唇,一句话也不说。

    为何瀚海和周明光,竟不约而同说了相同的话?

    难道他在择偶时,不该要求对方的家世、学历?不管对方是做啥的,照样都娶进门吗?

    他不明白,真的不明白!

    “我只能劝你好好想清楚,明天一早还要赶飞机,我得先回去整理行李了。等我下次回来,咱们再好好聊一聊!”

    江瀚海拍拍他的肩,抽走帐单先去付帐,然后便离开了。

    他走后,俞骥衡依然坐著不动,垂眸凝视桌面,认真思索起他说的话。

    难道自己现在所追求的,不是爱吗?

    那么他所追求的,到底是什么?

    ◎◎◎◎

    冲过澡后,俞骥衡披上深蓝色的丝质长睡袍,慵懒地将自己扔进卧房阳台那张可以眺望海面的藤编吊椅上。

    入夜之后,再也看不见白日湛蓝美丽的海洋,入目所及,尽是一片漆黑,就算眯紧了眼,也只能隐约看出海与天的分界线。

    明知海面上什么也看不见,俞骥衡却依然没有转开视线。

    他宁愿盯著黑漆漆的海面,也不愿多看这间毫无人气的房子一眼。

    曾经,他是那么喜爱这栋自己亲手打造的房子,并深深以它为傲。然而曾几何时,回家对他而言,变得像酷刑一般,分分秒秒都令人难以忍受。

    在这间屋子里,无论他走到哪里、见到任何物品,都让他联想到那个曾经进驻这里两年的可人儿。

    她一走,仿佛带走屋里所有的阳光,典雅华宅,变得像座冰冷空寂的死城,再也温暖不了他的心。

    当他疲惫地下班,踏进家门,再也看不见吟吟浅笑的温柔脸庞,当他饥肠辘辘时,也不会有美味可口的饭菜让他享用,而夜晚的到来,对他更是最大的折磨。

    躺在那张有过许多旖旎激情的大床上,他怎么可能安然入睡?

    他往往是睁著眼,回想过去两年间他与清筑相处的种种。

    清筑实在是个无处可挑剔的好女人!温柔、漂亮、体贴、贤慧,是多少男人梦寐以求的妻子人选,而他竟然舍得推开她?

    我该感谢你抛弃了清筑!因为你的负心,我才有机会赢得她的心。

    这回,我不会再退缩,我会让她明白我的真心。

    想起周明光的宣言,他仍感到阵阵强烈的妒意与心烦。

    自从那天之后,周明光果真不再到事务所上班,听说他正在和另一间律师事务所接洽,商谈合作事宜。

    他也听说,周明光去见过清筑了。

    清筑究竟接受他了没有,他不知道。他只知道,周明光几乎每个周末都往南投跑。

    他好嫉妒,真的!

    虽然他竭力表现出不在乎的样子,-其实他是非常在意的。

    可能连他自己都没发现,每当独处的时候,他黑眸中流露出的情感,有多么悲伤!

    夜深了,海风也逐渐增强,带著咸味的强风吹得他阵阵发冷。

    他拉紧身上的睡袍,起身走进屋内。

    俞骥衡像失去魂魄的幽灵,无意识地在屋内活动,开灯、走进浴室、刷牙、熄灯、走出浴室、拉开被子、上床……无论做什么,他只是本能的进行,直到他撞掉放在床头的一件物品,发出啪嚓的声响,才将他自虚邈的世界中拉回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他弯腰从地板上拾起一本笔记簿,掀开之后,才知道那是李清筑的剪贴簿。大概是她忘了带走的!

    剪贴簿里,有许多她平日从报纸上剪贴下来的小文章,俞骥衡逐页翻阅著,发现这些剪贴,以药膳食谱和医学常识居多,大都是教人如何消除疲劳、舒缓紧张情绪、增强身体免疫力,重要之处,她还会用红笔划线做记号。

    里面有张关于养生茶的报导,正是过去清筑天天熬给他喝的。

    他捧著这本剪贴簿,激动得双手颤抖不已。

    这本剪贴簿,仿佛是一面镜子,藉由这面镜子,可以看见所有她对他的关怀与挚爱。

    看了这本剪贴簿,没有人能说她不爱他!

    她爱他——

    这份欣喜,让俞骥衡高兴得想大笑,然而想到现在的情境,却又令他悲伤得想落泪。

    他曾经拥有世上最无私的爱,却因为愚蠢的家世、学历的差异,残酷地将她推开!

    想起这一切,他不禁跪倒在地,痛苦地发出低呜,像只失去伴侣的狼。

    他辜负了她的爱,他不可原谅!

    “清筑!清筑……”

    直到现在,他才敢大声喊出心底渴望的人。

    直到这时候,他才发现自己有多在乎她!

    但是,一切都来不及了吧?

    她应该恨透了他,就算他去找她,她也不会见他吧?

    但——在历经这么多思念与磨难之后,他才终于发现自己爱她、需要她,他怎么愿意就此放开她,忍受再也看不见她、触摸不到她的生活?

    再说,他从不是会轻易放弃的人,只要认定目标,绝对勇往直前、百折不挠,直到成功为止。

    清筑若是不肯原谅他,那也是他罪有应得,怨不得人,但是他绝对不会因此放弃她。

    他会用尽一切办法,向她证明自己的心意,让她知道,他真的不能没有她!
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5 安琪作品 (http://anqi.zuopinj.com) 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