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章

    农历春节前,结婚的人总是特别多,尤其明年又是孤鸾年,赶著结婚的新人就更多了。

    俞骥衡人面广,熟识的人也多,红帖自然是接也接不完,他甚至有一天之内接到三张红帖的纪录!

    别人结婚是好事,再说这也是一个拓展商机的好机会,因此只要不是太忙,他都乐得带著清筑出席,献上他的祝福。

    只是,随著参加的喜宴愈多,他的心情愈烦,因为经常会在筵席上碰上这样的事——

    “骥衡,女朋友好漂亮!什么时候结婚呀?”

    一个自以为跟他熟识的人拍拍他的肩,笑呵呵地询问这阵子不知多少人问过的问题。

    又来了!他翻翻白眼,耐性已快到达极限。

    “再过一阵子吧!”他还是勉强维持礼貌,挤出笑容回答。

    “还要再过一阵子?你爸妈我也熟呀!怎么不赶快定下来让他们安心呢?年轻人呀,就是这么不定性……”那人嘀咕著,摇头晃脑地走开了。

    再好的脾气,也会被这些好管闲事的人逼疯!

    奇怪!他结不结婚,关他们什么事呢?

    与其关心他的终身大事,不如管好自己的事吧!

    李清筑看得出他脸色不好,脾气已濒临爆发边缘,因此聪明的选择沉默,只是默默跟在他身旁,一句话也不多说。

    这时,又有不识相的家伙过来。

    “俞律师呀,什么时候请我们——”

    “我目前还没有结婚的打算!抱歉,我们有急事必须先离开。”

    他不理会那人瞠目结舌的诧异表情,迳自拉著李清筑,大步离开婚礼会场。

    俞骥衡真的快疯了,他不想再听到任何一个人,问起他跟清筑的喜事!

    “骥衡——”

    李清筑被他激烈的反应吓到了,任谁也看得出他在生气,更何况是与他同床共枕两年多的她?

    她从未见过他生这么大的气!

    很快的,她想通了他生气的原因。

    想必他是对那些过度关心的询问,感到厌烦不耐吧?

    他早说过,她不符合他妻子的标准,也从未打算为她的终身负责,对于那些喋喋不休的追问,自然厌烦透顶。

    不——或许他不是对那些人,而是对她的存在感到厌烦了。

    他的心情她明白,知道该是自己离开的时候了,但是——

    心中还有好多眷恋与不舍!

    你要我离开了吗?她抖著唇,这句话始终问不出口。

    她舍不得离开他——至少在他开口要她离开之前,她舍不得走!

    李清筑贪心的想,或许她还能多拥有他一阵子……

    ◎◎◎◎

    最近,俞骥衡变得很奇怪。

    向来脾气堪称不错的他,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变得暴躁易怒,对什么都感到不耐烦,活像每个人都是来向他讨债的,整天板著一张臭脸。

    得罪了客户不说,连一同工作的好伙伴都直呼受不了——套句周明光说的,他简直是吃错药了!

    俞骥衡也知道最近自己的脾气愈来愈坏,但他就是克制不住这种厌烦透顶的感觉。

    俞骥衡清楚自己的问题出在哪里——清筑,正是令他心烦的原因!

    他霸占清筑太久了,久到让大家以为,他将来娶的女人必定是她。

    而那——正是令俞骥衡心烦透顶的原因,他不能娶清筑,却也不愿放手让她离开,所以他才如此烦躁。

    他恨自己太自私!

    两年——的确太久了!就算是天大的债,也该还清了。如果他真的不打算娶清筑,就该放手让她走,偏偏他舍不得她走,心中一直在犹豫挣扎,几度想松手让她离开,但每每话到舌尖,就又吞了回去。

    想到再也看不见她的柔美笑靥,这种想法令他无法忍受!

    俞骥衡解不开心头的矛盾与冲突,只能选择逃避。

    为了暂时躲开这一切,他申请赴美短期进修,一去就是两个月。而引人争议的是,苏妗雯竟然与他同行,两人不但同时出国,在美国还同住一栋公寓。

    孤男寡女一块出国,这样的事,不免引起好事者的揣测——俞骥街和李清筑,是不是分了?苏妗雯是新欢吗?

    关于这件事,李清筑很清楚自己没有质问他的资格,毕竟他们只是协议的情人关系,然而她终究是爱著他的,这两个月来,只要一想到他正在遥远的美国,相苏妗雯朝夕相处,她的心就像被拧绞那般难受。

    她无时无刻不在猜测,现在他们在哪里?正在做些什么?他会和苏妗雯谈天说笑吗?也会对她展现他绅士的风范与温柔吧?甚至——可能还会吻她——

    “不——”嫉妒像把穿心的利刀,让疼痛不堪的李清筑在空无一人的房间里,纵声大哭。

    也唯有在他不在时,她才敢这般放肆流泪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……”为什么要爱上他呢?而他又为何不爱她?

    到底为什么呢?

    按捺不住这些快将她逼疯的种种揣测与情绪,在俞骥衡某次拨电话回来时,李清筑终于忍不住问了:“你……过得还好吗?和苏小姐……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这么问?难道——你在嫉妒?’

    俞骥衡巧妙地隐藏容易被听出内心的情绪,假装冷淡地询问。

    “不!当然……不是这样……”李清筑竭力想保住自己仅存的最后一丝尊严。

    她已经失去太多,尊严——是她唯一仅剩的!

    李清筑努力挤出最近已逐渐适应的牵强笑意,假装洒脱地道:“我只是想告诉你,如果哪天你决定和她交往,别忘了告诉我一声,我说过……我不会介意的!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不会介意!’该死的不介意!

    老实说,连俞骥衡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怎么了?

    难得他如此好运,女友不黏不缠,愿意痛快地分手,而眼前又有个最合适的妻子人选,他不知道自己还在烦躁什么?

    然而他就是闷——说不出的烦!

    对于这一切,苏妗雯一直像匹土狼般,在一旁虎视眈眈地观望著。

    她在等待最佳的时刻出手,一口咬住中意的猎物,将珍馑拖回自己的洞穴中慢慢享用。

    多年的等待,已让她彻底失去耐性。

    打她第一次见到俞骥衡,就喜欢上他了!正因为喜欢他,才会婉拒父亲为她开设律师事务所的提议,不惜为人下属,只为了更接近他。

    没想到一晃眼多年过去,她等了又等,眼看著青春都快逝去了,他依然没有任何表示。

    苏妗雯已不算年轻了,还能再等他几年?她知道俞骥衡的父母最近催他结婚催得紧,而除了李清筑,目前他并没有其他交往的女性。

    李清筑——老实说,她并不看在眼里,就算目前俞骥衡专宠李清筑,她也不担心李清筑抢了她一心觊觎的宝座,因为——苏妗雯老早就把她的底细摸清楚了!

    李清筑是长得不错,个性也温顺讨喜,但坏就坏在她出身不好、学历太低。

    俞家可不是普通人家,他们家最不济的子孙也有大学毕业,若是让一个只有高职毕业的女孩进门,只怕他那古板的父亲第一个跳出来反对。

    再说,俞家有头有脸的,往来都是政商名流,如果亲家是卖面的……说出去能听吗?

    苏妗雯分析过,俞骥衡宠爱不了李清筑几年的!原本她是打算耐心等待,继续和他们磨下去,可是随著岁月的增长,她已不再年轻,要她将宝贵的青春虚耗在没有把握的感情上,她可不愿意。

    原以为前阵子俞骥衡出国进修时允许她同行,就是对她有好感,谁知两人在国外一待两个月,他却完全没有进一步的行动,好几次以为他目不转睛地注视她,而感到脸红心跳时,才发现他根本是在发呆。

    苏妗雯知道他正想著李清筑,虽然没说出口,但她知道他一直记挂著李清筑!

    正因为有李清筑的存在,俞骥衡才对她视而不见!

    所以,她不能再继续纵容李清筑的存在。

    为了完全拥有心仪的男人,她必须先发制人,采取行动!

    ◎◎◎◎

    “骥衡!”

    苏妗雯假装忙碌地在外头走动,一见俞骥衡走出办公室,立即上前喊住他。

    “妗雯,有事吗?”俞骥衡淡淡地问。

    “其实也没什么事啦,只是我手边的案子,有点问题想请教你……如果你赶著回家的话,那就不用了。”她假意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,你想问什么就问吧!”他转身想再度开启办公室的门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不用了!”她赶紧上前按住他正要开门的手,柔声道:“骥衡,如果你不反对的话,我跟你一道回去好了,这样就有一整晚的时间可以讨论。再者,听说清筑手艺很好,我早想尝尝了,你不介意我叨扰一顿便饭吧?”

    俞骥衡听了,露出近来难得一见的笑容。“清筑的手艺是不错!”

    “那就是欢迎-?”苏妗雯小心藏好窃喜的笑容,甜甜地对他微笑。

    “当然!坐我的车去吗?”

    “好哇!”苏妗雯喜孜孜地紧跟著他,彷佛看见美好的未来,正在前方向她招手。

    俞骥衡以为,当他们回到家时,清筑应该已经把可口的晚餐摆上桌——毕竟过去两年来一直足如此,没道理今天不是。

    然而,当他踏进家门,却发现餐桌上没有任何一道菜,屋子里也不见李清筑踪影。

    俞骥衡皱起眉头,脸色一沉,便往后院走去。

    苏妗雯见状,立刻跟过去看热闹。

    俞骥衡没有料错,李清筑果然在她心爱的花园里。

    她穿著简朴的衣服,赤脚踩在泥土里,连双手都沾满泥巴。

    苏妗雯看见李清筑的模样,顿时感到震惊不已。

    虽然穿著陈旧的衣物、身上沾满泥土,却丝毫未损她的外貌,依然漂亮清秀,只是——谁敢相信,眼前这个衣著简陋的女人,就是大家平常

    所见、让交名暖模样的李清筑?

    她眼一眯,故意高声喊道:“哎呀!你是清筑吗?我几乎快认不出来了!”

    俞骥衡见到她这样,也有些不悦。“有客人来了,你是不是该去换套礼貌一点的衣服?”

    这阵子,他的情绪一直处在这种暴躁易怒的状态下,他不愿承认自己是为了她的不在乎而生气,因此才转而迁怒她,以为她故意和他唱反调。

    平日都有准备的晚餐,今天偏偏没准备,他叮咛她要穿上他送的衣服,她也不穿!让苏妗雯看见她未打扮过的模样,对他来说,就像她的裸体给人看见一样,他替她感到羞赧与窘迫。

    “骥衡?”李清筑没想到他会突然回来,急忙拍去手上的泥,起身道歉:“对不起!我马上回房去换衣服。”

    “等一下——你为什么没准备晚餐?”他知道她没义务帮他煮饭,但就是忍不住想问她不煮饭的理由。

    “准备晚餐?”李清筑一脸迷惑地看著他。“我以为你不回来吃饭。”

    “我几时这么说过了?”俞骥衡沉下脸问。

    “你是没说,可是下午有位小姐打电话来,说你晚上有应酬,不回来吃饭。”

    “我今晚根本没应酬!再说——就算我不回来吃饭,也会亲自打电话告诉你,怎么可能由第三人转达!”他以为她说的全是借口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!我没想到……”

    最近俞骥衡的脾气阴晴不定,常常做出一些出人意表的事,他不想亲自和她说话,交由第三人转达,也是有可能的,怎能怪她轻易相信那通电话?

    “噢!那我就吃不到清筑亲手煮的料理了?好可惜喔!”苏妗雯假装惋惜的哀叹,其实眼底正闪烁著奸计得逞的笑意。

    没错!偷偷请人打那通电话的人,正是她。

    既然他们两人难分难舍,那么她就用点计谋,助他们早日劳燕分飞。

    李清筑再次道歉。“是我不好,我马上去煮饭——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!我不吃,我马上要和妗雯出去。”

    俞骥衡不知在和谁生气,迳自扭头回房换衣服。

    李清筑洗净手脚之后,也跟著上楼回房,怯生生开口道歉。“骥衡,我不知道你会带客人回来……让你丢脸了,对不起!你——不要生气好吗?”

    她的逆来顺受,更令俞骥衡打从心底生气——气自己!

    他的态度这么恶劣,她为什么不生气?他在外人面前让她难堪,她为什么不怪他?难道——也是因为她该死的不在乎他吗?

    “可恶!”俞骥衡抛开打了一半的领带,大步走向她,捧起她的下巴,瞬间攫住她的唇,用力辗转吸吮。

    这可恨的女人,她到底对他下了什么迷药?害他什么都无法想,只能想著她!

    而且更可怕的是,无论俞骥衡如何命令自己离开她,都不能让自己的双手自她身上移开,当然就更别提要狠心将她推离了。

    李清筑满腹委屈地低泣一声,随即踮起脚尖,伸手搂住他的脖子,忘我地回应他的吻。她所能拥有的,只有这些了……

    门外,悄悄跟上来的苏妗雯看见这一幕,内心感到妒恨不已。

    她早知道他们是一对恋人,甚至同住在一个屋檐下……但她怎么也没料到,亲眼目睹这一切,会令她如此心痛!

    她不能让骥衡被抢走,为了得到他,她一定得采取更加激烈的对策才行!
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5 安琪作品 (http://anqi.zuopinj.com) 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