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章

    两年后

    李清筑一身轻便的T恤、牛仔裤,脚下蹬著凉鞋,纤细的腰间系著一只霹雳腰包,手里则拖著小小的购物车,步行到大约十分钟路程外的超市买东西。

    每天到这间超级市场购物,已经成为她最大的乐趣之一,因为她不但可以和亲切和善的老板聊天,还能买到物美价廉的好东西。

    “杨老板,今天有什么新鲜的菜?”她走进超市,扬声朝里头喊道。

    “啊,清筑,是你呀!”中年老板正在搬货,见到她很高兴,连忙放下手中的货品,笑呵呵地带她到冷藏柜前,热心地告诉她哪些是刚上架的新鲜蔬果。

    李清筑挑选几样中意的蔬果放进购物篮里,老板又拿了袋马铃薯过来。

    “现在马铃薯正在促销喔,要不要带一点?说不定你家老板会喜欢吃喔!”

    几次闲聊下来,他知道李清筑住在山顶俞律师的家,因为每回她到超市购物,总是穿得很轻便,因此他一直以为她是俞骥衡请的女佣。

    而李清筑也没刻意纠正他-事实上,也不知该如何点醒他,所以她索性任他一直误会下去。

    让他以为她是俞骥衡的女佣,总比让他知道她是俞骥衡的情妇来得好吧?

    李清筑拎起那袋马铃薯瞧了瞧,发现这些马铃薯虽然个头娇小,但新鲜饱满,真的很不错,正好又在促销,价格比平常便宜许多,确实十分划算。

    她点头道:“好吧,那我买一袋。另外我还想要一些牛绞肉,早餐的吐司还有剩,我想用来做日式汉堡肉。至于绞肉-价钱贵一点没关系,但品质要好。”

    她没忘记俞骥衡是出了名的美食主义者,想满足他的口欲,自然得多下功夫,半点马虎不得。

    “做日式汉堡肉的绞肉?没问题!”老板特地到后头的冷冻储藏柜,找出刚进货不久的牛绞肉给她。“这些我本来打算明天才要上架贩卖的,不过既然你要,就先卖给你啦!这些比较新鲜,口感一定比外头快下架的绞肉好。”

    “老板,谢谢你!”李清筑感激地接下那盒绞肉。

    这就是她喜欢来这里买东西的原因,因为老板的亲切,让她感受到和朝东镇相同的浓厚人情味。

    回到家后,李清筑先将买来的东西归位,该放冰箱的放冰箱,该放橱柜的放橱柜,非要摆放妥当才肯罢休。

    等摆好之后,她稍事休息一下,接著便戴上防晒的帽子,到后院去做另一项她喜欢的工作-整地种花。

    刚搬进来的时候,她就发现这间白色屋子,不但前方有个宽阔的露台,屋后还有一大片广阔的土地。

    只可惜俞骥衡嫌照顾花朵麻烦,所以只种了两种最不需要照顾的植物-树木和草皮。

    非常符合他的个性-实际、不做可能失败的决定!

    翠绿的草皮虽然不错,但是缺少花朵的点缀,不免令人觉得单调,所以她在取得俞骥衡的同意后,在草皮的四周另外清出四块空地,打算种些色彩缤纷的花朵。

    前阵子种下非洲凤仙、四季海棠、美人樱和玫瑰等多年生的花卉植物,现在长得很好,她每天都会到后院浇水、除草,接下来只要等它们开花就行了。

    有时俞骥衡见她像个泥人似的在后院忙碌,都会摇头叹息道:“如果你真的喜欢花,我可以帮你请个园丁,不用这么累。”

    当然这个提议,被她拒绝了。他怎会明白?她享受的不只是开花时的成果,还有辛苦耕耘的过程,让汗水一滴滴流进土里,然后看幼苗一丁一点的长大,虽然有时会灰心丧气,但正因如此,当最后辛勤的努力有了结果时,反而更令人高兴、满足。

    像他这种不管做任何事,都能轻而易举成功的人,大概无法体会这种单纯的快乐吧?

    李清筑卷起裤管,走进她心爱的花圃里,拔掉昨夜长出的杂草,然后浇水、施肥,忙碌了大半个下午,直到天色近黄昏了,才赶紧用后院水龙头的水洗净手脚,打算到厨房去料理晚餐,因为俞骥衡快回来了。

    这样的日子虽然忙碌,却让她觉得很充实。

    能够拥有目前这样的生活,她已经感到相当满足了。她常觉得,他们之间的生活模式,就像一对真正的夫妻一样。

    多希望,日子能够永远这么延续下去!

    这个想法不经意出现在她的脑海中,令李清筑震撼不已。

    她怎么会有这种想法呢?

    她和俞骥衡不是真正的夫妻,即使对她再好,那终究只是幻影——一个美丽却没有未来可言的梦想。他早巳说过不可能会娶她,他要的只是一个温顺、可爱、热情的宠物,而他能给予的,也只有短暂的幸福。

    这不是自己早就明白的吗?为何她还会有这种荒唐的想法呢?

    她知道,因为她变了!她不再是当初那个只想还债的李清筑,除了丰裕、宁静的生活之外,她还想要更多。

    她想要——他的心、他的爱!

    没错,她爱上他了!

    在日继一日、夜复一夜的相处下,她的心早巳不再属于自己。她想,任何女人都会轻易爱上他!俞骥衡英俊迷人且温文儒雅,慷慨大方而细心体贴,当他望著你时,那专注的眼神会让你以为,你是世上唯一的女人。

    然而李清筑知道,这一切只是一场虚幻的梦,他绝不可能爱上她,因为早在两年前他们就已协议好,只做一对暂时的情人,分享彼此生命中的一段时光,而下是永远!

    李清筑怔仲望著从水龙头流出的自来水,晶莹的泪水,再也克制不住,从眼眶进落。

    这幅景象,多像她和俞骥衡!

    若说俞骥衡是水龙头,她便是那不断流泻的自来水。

    从水龙头里,可以流出无穷无尽的自来水,而这些水一旦离开水龙头,却是再也流不回水龙头了。对水来说,水龙头是它曾有过的唯一,但对水龙头来说,这些水只是过客。

    一旦离开怀抱,就任它自行流去,绝不眷恋。

    多么有原则,却又多么冷酷!

    而她-就是爱上这么一个体贴、有原则,但在感情上却是绝对残忍的男人。

    李清筑缓缓跪坐在地,压抑地低泣著。

    为什么?为什么要爱上他?

    如果不爱他,她就不会感到痛苦了,不是吗?

    ◎◎◎

    “咦,骥衡?”

    俞骥衡踏进电梯,刚好遇到在同一栋大楼工作的旧识-邓康泰。

    “真巧!”俞骥衡笑著问候:“近来怎样?”

    邓康泰耸了耸肩。“还不是老样子!哪像你——咦,你好像胖了一点是不?”

    “我?我没胖呀!”他不觉得自己的身材有何改变,至少衣服、裤子都能穿,皮带也没有变短的迹象。

    邓康泰眯著眼,仔细打量他半晌,然后摇头道:“不对!也不能说胖,应该说是-满面春风吧!瞧你面色红润,气色这么好,最近肯定有喜事。你要结婚了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没的事!如果要结婚,少不了炸你一张红帖。”俞骥衡干笑著拍拍他的肩。

    “那么应该有对象了吧?看来她把你照顾得不错喔。”

    俞骥衡只是微微一笑,没有回答。

    “唉!好对象并不好找,若是遇到了,一定要好好珍惜!”邓康泰若有所悟地劝道。

    “这点我知道。如果有好的对象,我自然不会错过。”

    问题是,他根本还没找到那个各方面都令他满意的好对象!清筑是很好,但是她——并非适合他的妻子人选。

    稍晚,俞骥衡回到家,晚餐果然已经摆上桌,满桌热腾腾的食物,散发出扑鼻的香气,令人食指大动。

    “拜托你别再煮这么多好吃的东西给我吃,我要胖死了!”俞骥衡不很真心地抱怨。“今天遇到一个朋友,他说我胖了,我想我一定快变成弥勒佛了。”

    李清筑摇摇头,满眼爱恋地望著他。“胖?我完全不觉得呀!”

    不过气色好多了倒是真的!

    最近事务所进行例行性的健康检查,俞骥衡的健检报告,是有史以来最好的一次。了解俞骥衡的人都知道,这一切全是李清筑的功劳!

    从他们交往以来,她总是不辞辛劳照料著他的生活起居。不让他喝太多酒、不让他空腹喝咖啡、不让他经常熬夜加班-凡是会对他的身体造成负担的,她都劝他尽量改掉这些坏习惯。

    除了控制他不良的生活习性之外,在饮食方面,也下了很多功夫。

    每日三餐不用说,李清筑一定备好营养又美味的食物,以往他拿来当水喝的咖啡,也在她的柔性劝导下,改成明目、养肝的养生茶。

    现在俞骥衡每天一到办公室,就有三个男人捧著杯子等在他的办公室门口,等著瓜分一杯李清筑亲手熬煮、清香顺口的养生茶。

    周明光就常常感叹:“像清筑这么好的女孩,做骥衡的女朋友实在太可惜了!如果她是我的老婆,我一定借她如命,连一根筷子都舍不得让她洗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没叫她洗呀!我说过要请佣人,是她坚持要洗的。”俞骥衡一脸无辜的辩解。

    周明光除了摇头叹息,什么话也说不出口。

    他根本搞不清状况嘛!

    虽说俞骥衡对李清筑也不差,但就是让人觉得-好像少了一点什么似的。

    俞骥衡真是人在福中不知福,明明已经拥有令人艳羡的幸福,却浑然不觉,只是理所当然的享受清筑的温柔,从来未曾深思过,为何她愿意如此无微不至的照顾他?清筑眼中偶尔会闪过一丝酸楚,周明光都瞧见了。

    若非尊重俞骥衡是事务所的老板,他早把清筑抢过来了,哪容得了她受一点委屈?

    周明光的爱慕、李清筑的悲伤,俞骥衡完全毫无所觉,他的视线永远停留在遥远的前方,看不见身旁默默付出的身影。

    他并不了解,有时最好的东西,却未必适合自己,一心想追求不适合自己的东西,只会失去他最重要的宝物。

    这也是他在好久之后,才领悟出的一个道理。

    ◎◎◎

    转眼间,又到了岁末年终的时节。

    每年这时候,俞骥衡都会找间好餐厅举办忘年会,请他的合作伙伴和员工们打顿牙祭,顺便增进大伙儿的工作情谊。

    今年也不例外,他选在知名的黄金楼海鲜餐厅举行一年一度的忘年会,犒赏辛苦一年的合作伙伴们。

    从筵席开始,到返回淡水住处途中,李清筑一直很安静,美丽而迷蒙的双眼,总是凝视著窗外,甚少开口说话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你好安静,怎么都不说话?”

    这两年来朝夕相处,他常常以为自己已经懂她了,但有时又会觉得,自己一点也不了解她!

    “没什么!我只是……好像有点醉了。”

    为了逃避追问,她总是用“醉了”来掩饰自己的惆怅,其实她只-了半杯香槟而已。

    眼看著一年又过去了!日子一年一年地流逝,实在过得好快。每年到了这个时候,她的心情总会变得很复杂。

    一开始,她曾经希望俞骥衡快些对她厌腻,那么她就可以获得自由,回到她熟悉的故乡去。可是如今她却奢望,他永远别离开她,因为她想陪在他身旁-一生一世。

    然而她知道这是不可能的!相处这么久,她自认够了解他。高傲、自负的他,心目中理想的伴侣,必然是与他旗鼓相当的女子,她太平凡了,根本配不上他!

    像她这种小镇面店出身的女孩,既无傲人的学历,对他的事业更是毫无助益,她拿什么来和他身边优秀出色的女孩们竞争呢?

    他或许喜欢她-但只是喜欢和她相处!或许她是个能带给他快乐的女人,可若真要提起婚姻,他所考虑的对象,绝对不会是她。

    这些都是她早就明白的道理!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你的酒量这么差,香槟根本是有气泡的果汁而已嘛!”俞骥衡对她差劲的酒量摇头。

    “骥衡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新的一年即将到来,你有什么新希望?”

    “干嘛?你想当圣诞老人,许我一个新年的愿望吗?”俞骥衡斜睨她一眼,嘴角性感地上扬。

    李清筑自嘲地一笑。“如果可以的话,当然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只可惜,她什么也无法给他!

    “唔——”俞骥衡望著前方,开始认真思考起来。

    “今年嘛,最重要的当然还是事务所的工作,最近有几件满棘手的案子,我希望过年前就把它们解决掉。接著呢,我想利用机会出国进修充电-不过当然是短期的,事务所的工作不允许我离开太久。最后,就是结婚的事了。”

    他微叹口气,有些无奈地摊摊手。“我爸妈一直希望我早日安定下来,我已经用忙这个借口推托了好多年,只怕再也阻挡不了他们要我结婚的决心。”这件事实在让他烦得不得了。

    “说……说得也是。”李清筑痛苦地挤出一个笑容。“你也老大不小了,确实该好好留心,替自己找个理想的终身伴侣了。”

    她早知道这是迟早的事,但为何她的心会这么难受?

    “清筑,你……”俞骥衡有些惊讶的转头看她。

    连她也这么想?难道她希望他去娶其他的女人吗?

    唯恐被他发现自己眼底的悲凄,李清筑故意表现出不在乎的样子,甚至还能微笑告诉他:“骥衡,你不必顾忌我,就算你现在决定结婚,我也不会在意的!我一直记得我们之间的协议,没有一天或忘,我不但不会阻挡你寻找自己的幸福,甚至鼓励你去追寻。只是当你找到这份幸福时,请记得先告诉我,让我有时间从容地离开。好吗?”

    她用一贯温婉的微笑,掩饰正在哭泣的心。

    其实,她并没有自己表现出来那么宽容豁达,她是个再贪心不过的女人,想要的不只是眼前的快乐,还要一辈子的幸福,她多想一辈子与他相守永远不离开他!

    “现在说这些都还太早,等过一阵子再说吧!”

    本来应该感到松一口气的俞骥衡,心情却没来由的烦闷起来。

    她是个体贴、识大体的女人,完全不吵不闹,再听话不过了,真是每个男人梦想的好女人!他干笑著告诉自己。

    然而不知为什么,他心底却有种莫名其妙的失落感,让他的心情像滑落谷底,一下子变糟了。

    俞骥衡双手机械化地转动方向盘,两眼直勾勾地凝视前方,双唇与眉头不由自主愈绷愈紧。

    她说她不在意?甚至还鼓励他去追寻自己的幸福!

    他的幸福?真是见鬼了!正与他甜蜜同居的女人,居然要他别顾忌她的想法,尽管去寻找理想的结婚伴侣,这是哪门子笑话?

    唯一的解释就是-她根本不在乎他!

    她和他在一起,完全是为了那该死的协议,若非当初承诺过的话绑住她,他相信她一定会毫不迟疑地离他而去。

    他愈想,眉头皱得愈紧,心中那股说不出是自尊受创、还是不甘心的怒火,陡地燃烧起来。

    当晚,他几乎整夜没让她合眼,一再索求肉体的欢愉,似乎想藉由激烈而高昂的欢爱,来惩罚她的满不在乎,同时也向自己证明,他依然拥有影响她的力量!

    没错!

    只有他能影响别人,没有人能影响他。
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5 安琪作品 (http://anqi.zuopinj.com) 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