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章

    很快的,开庭之日再度到来。

    俞骥衡特地挪开一切公务,陪李清筑回乡开庭。

    这是李清筑第二回与镇长对簿公堂,双方律师经过一番激烈的缠斗……

    两个钟头之后,李清筑步出法院,满眼都是泪水,激动得浑身颤抖。

    “哭什么呢?小傻瓜,瞧你哭得像只小花猫似的!”俞骥衡点点她的鼻头,取笑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赢了……我们居然赢了!”她多想用力拥抱他,以表达心中的感谢。

    一切全是他的功劳!李清筑知道。

    全靠他的敏锐机智、辩才无碍,他们才能赢得这场胜利。

    回想刚才的过程,她认为最大的胜诉关键,应该就是最后俞骥衡与代父出征的吴东宝之间的对话——

    俞骥衡问:“吴先生,如果今天我们想花十万块,再将那块地买回来,你们愿意卖吗?”

    吴东宝大笑。“怎么可能?我们又不是白痴!”

    没错!他们不是白痴,相同的,李老爹也不是。

    这么下台理的条件,任何正常人都不可能答应,但买卖契约书上却有李老爹的签名,再加上吴家确实有拟建大型超市的计画,法官推断吴家早有图谋,庭上陈述并非事实,李老爹不是在知晓契约内容的情况下签订契约,因此判定吴家败诉。

    李清筑听到宣判的结果就当场落泪,喜极而泣。

    “我真不敢相信……我真的要回我们的土地了!”她拼命摇头,一点真实感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你不敢相信?原来你说信任我,全是骗我的?!”俞骥衡横眉竖眼,佯装愤怒地质问。

    李清筑红著脸,飞快地解释道:“我是信任你呀!但难免还是会……忐忑不安嘛!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望著她一张一合的柔嫩红唇,他真想狠狠吻上那片香甜,怎奈——俞骥衡懊恼地环视出入法庭的旁观者,不想害她在家乡落得豪放女之名。

    “哼,你们两个倒挺亲密的!”

    吴东宝从法庭走出来,看见他们并肩而立,外型极为登对,再加上他刚才输了官司、父亲又被起诉,委实令他妒上加恨,愤恨难消。

    “李清筑,你从哪找来的姘夫,挺厉害的嘛,连我们的委任律师都辩不过他,我真是甘拜下风哪!”

    他恶毒的羞辱,狠狠剌入李清筑脆弱的心房。

    俞骥衡虽不是吴东宝所说的姘夫,但她用自己的身体作为代价,换取这场官司的胜利,却是不争的事实。

    她羞愧地闭上眼,泪水自眼眶里泛滥。

    李清筑摇晃苍白的模样,让俞骥衡心疼极了,他猛然转向吴东宝,双眼进射出杀人般的熊熊怒火,让吴东宝吓得倒退一大步。

    “你可知道单凭这句话,我起码可以让你坐半年的牢?”

    俞骥衡冷厉的恫吓,让吴东宝心生畏惧,双唇颤抖,但他仍不肯轻易认输。

    “谁——谁信你呀!”他毫无说服力地回嘴。

    “你不信是吗?现在我就去按铃申告,咱们下回法庭上再见。”

    “哼……算你狠!”吴东宝恶狠狠地扭头瞪了李清筑一眼,这才仓皇离去。

    大超市盖不成,父亲又得去坐牢,这回他们的损失可大了!

    被吴东宝这么一羞辱,李清筑满腔的喜悦已退去大半,她哀伤地垂下眼眸,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俞骥衡拍拍她的肩,安慰道:“别在意他的话,他根本是个无赖!要不要我先陪你回家,把好消息告诉你的爷爷奶奶?”

    “好啊!”

    “走吧!”

    俞骥衡特地送李清筑回家,向她的祖父母报告这个天大的好消息。

    李奶奶听了,高兴得手舞足蹈。

    “真的?我们胜诉啦?谢谢!谢谢俞律师帮我们的忙,你果然很有本事,清筑真没找错人!”

    “是啊!太好了,真是太好了!”李老爹则是豪爽地大笑,宣泄出心头郁积的闷气,他的病像在顷刻间全好了。

    “我得赶紧开店做生意,街坊邻居都说想念我煮的面哪!”

    “爷爷,不急嘛,您先养好身子再说。”李清筑见他们这么开心,自己也感到相当安慰,心中的大石终于放下了。

    她幽然转向俞骥衡,他正用充满温柔的眸光凝视著她。

    他是个体贴的人,让她毫无打扰的在主卧房单独睡了一个月,他对她真的非常仁慈!

    现在,他已经赢了这场官司,履行了他的承诺,那么——她是不是也该尽自己的义务,没有理由逃避了?

    接下来——该是自己偿还代价的时候了!

    ◎◎◎

    “早点休息。”

    当俞骥衡和李清筑回到台北时,夜已深了。俞骥衡送李清筑回房,只吻了吻她的脸颊,要她早点休息,便回客房去了。

    李清筑脱去身上的衣物,走进淋浴间,冲去一身的疲惫后,套上一件俞骥衡买给她的白色蕾丝真丝睡衣,然后走出房间,朝客房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她浑身紧绷,走向客房的步伐缓慢而僵硬,仿佛每跨出一步,都得用尽全身的气力。

    她告诉自己不能退缩!搬进来这一个月,俞骥衡从来未曾强迫她履行她应尽的义务,如今她已如愿取回属于自己的房子和土地,怎么都不该再狡猾的利用他的体贴,逃避自己应偿还的债。

    反正迟早都要付出代价,与其夜夜担心他不知何时会走进那扇门,不如就利用今晚,让她开始偿还这笔债吧!

    李清筑走到客房前,试探地转动门把——门没上锁,于是她直接推开门进去。

    里头没人,但浴室里有哗啦的水声,表示他正在洗澡。

    她将门锁上,迈开沉重的步伐走到床边缓缓坐下,等待俞骥衡走出浴室。

    几分钟后,俞骥衡下身围著一条短浴巾,头发湿濡地走出浴室。

    当他看见坐在床沿的李清筑时,整个人霎时愣住,立即停下脚步。

    “清筑?”看见她穿著薄睡衣,他察觉到空气中飘散著一触即发的暧昧因子,但却刻意选择忽略它。

    今天出庭应讯、又来回奔波,她一定累坏了,他不想让她一下承受太多。

    即使他早已渴望她,渴望得都快要爆炸了,他还是只给她一个礼貌的吻,然后便逃回客房来。

    没想到,她竟会主动来找他!

    “你……怎么了?找我有事?”他清清喉咙,想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正经严肃一点,谁知道开口之后才发现,紧绷的喉头让他的声音听起来比平常低了几度。

    “嗯,我想……我想……”她的唇在颤抖,让她无法说出完整的句子。

    “你想什么?告诉我。”俞骥衡已猜到她想说什么,期待的心急速跳动,而且愈跳愈快。

    “我想——属于你!就在今晚。”李清筑闭上眼,忍住羞耻的感觉,飞快吐出这句话。

    她决定将自己交给他了?

    就算此刻从天上掉下一笔上亿元的财富,都不会比听见这句话更让他高兴。

    “你确定?”俞骥衡带著一股势在必得的气势,开始缓缓走向她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确定。”李清筑知道,他正一步步走向自己,因为他的气息随著他的步伐,逐渐”靠近……

    她羞涩不安地垂著头,白嫩的手指在床单上来回画圈圈,想藉以纡缓过度紧绷的情绪。

    “清筑。”一转眼,他已来到她面前。

    “清筑,这可是你要求的,一旦决定,我们都不能回头了!”他的嗓音愈形沙哑,说明了他的亢奋。

    等待了那么久,今晚他终于能拥有她了!

    “你好美!”而她——即将属于他!俞骥衡缓缓抬起她的下巴,满眼柔情地凝视她布满红晕的脸庞,一如望著他的新娘。

    “现在就算你想反悔,我也无法停止了!今晚——让我们属于彼此吧!”

    他低头吻住她柔软甜美的唇,双手抱住她的腰,顺势倒向床上。

    “我一直想要你,但我告诉自己不能操之过急……我应该给你时间,让你适应我,接纳我。”

    他不断吻著她秀丽的五官和脖子,气息凌乱地喷洒在她敏感的皮肤上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……接纳你了。”他对她的体贴,让既感激又歉疚的她更快接纳他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其实你还没完全准备好,但我实在——忍耐得太久了!清筑,对不起,但我会温柔一点,不会伤害你的。”

    他褪下她的睡衣,温热的唇,直接含住耸立的粉红蓓蕾。

    一股异样的酥麻感,自李清筑下腹升起,她忍不住呻吟出声,抱著流连在她胸前的头颅,下断喘息呻吟著。

    她虽然生嫩青涩,却有著天生的热情,每个下意识回应的动作,都叫他销魂无比。

    他伸出手,捏住她身上仅存的丝薄小裤,缓缓往下拉,那双炙热得仿佛快将她烧穿的黑眸,瞬也不瞬地注视著她逐渐裸露的每一寸肌肤。

    转眼间,她已赤裸地呈现在他面前。

    “你实在……太美了!”俞骥衡不记得自己曾看过如此白皙柔嫩的肌肤、和纤细玲珑的娇躯。

    他有过很多情人,但没有一个比得上她给他的感觉,他甚至想不起先前任何一位女友的容貌、身材,此刻他的脑海中,全部塞满她清纯微颤的倩影。

    “噢!清筑,我一直想这么做。”

    他的唇转而攫住另一颗红莓,探索的长指也从她平坦的小腹溜下,亲昵地抚摸那块未曾有人碰触过的处女地。

    他轻缓地揉捏柔嫩的珠核,在她燥热不安地挪开双腿时,将长指探入。

    “啊!”’李清筑从来不曾想过,他会做出如此亲密的动作,霎时慌乱地摇头惊喘,微微发出啜泣声。

    “嘘!不要怕,我只是想感受你这里。”

    他温柔地安抚她,用唇眷宠地膜拜她,充满力量的长指则忙著探索她。

    俞骥衡像刚得到心爱玩具的男孩,只想紧紧抱在怀中,怎么也不愿放开。

    李清筑从来不曾经历过这种感受——整个人像在火炉中一样炙热,又像置身天

    堂般快乐。

    他对她好温柔,让她感动得想流泪。

    “骥衡——”李清筑感觉自己的双腿被分开,还来不及思索即将失去什么,一股强大的力道突然冲破最后一道防线——她已属于他!

    “抱歉,宝贝!”俞骥衡明显感觉她的身躯变得僵硬,但他已经无法停下来。

    她太温暖诱人,让他无法停止,只能不断加快身下的动作,带领她飞入云霄。

    “清筑,你是我的!永远是我的……”

    俞骥衡激情的呐喊,回荡在偌大的房间里——

    ◎◎◎

    早晨,神清气爽的俞骥衡步出卧房,一边打著领带,一边快步下楼。

    “你要去上班了?”听到他的脚步声,李清筑从厨房探出小脑袋,腼腆地望著他。

    “原来你在这里。”俞骥衡见到她,心里暗自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早上一醒来就没见到她,他正怀疑她跑到哪里去了,原来是躲在厨房里。

    幸好不是被他的床上功夫吓跑了!他自嘲地一笑。

    “我在准备早餐。”李清筑羞涩地回答。

    今天她一早就起床,像新嫁娘般为他准备营养美味的早餐。

    俞骥衡耸耸鼻子,煎蛋和不知名食物的香气,弥漫在厨房和餐室之间。

    “你准备了什么?好香。”

    “你来看看合不合胃口。”她拉著他的手来到餐室,娇羞地展示桌上丰盛的餐点。

    其实她早就想为他烹煮三餐,但他一直说不用了,还说吃外头既方便又省事。

    可是她总觉得,自己在这里白吃白住说不过去,再说她现在连工作也没有,又没什么事可做,只能像贵妇一样在家喝茶、午睡,不然就是出外逛街、购物,每天都做这些事,她都快无聊死了!

    能够亲自下厨料理三餐,对她来说,也是一种有趣的娱乐活动呀!

    “这些都是你亲手做的?”俞骥衡挺讶异的,虽然知道她以前一直在祖父的面馆帮忙,但他没想到,她竟能做出满桌色香味俱全的食物。

    向来没有吃早餐习惯的他,被眼前丰盛的食物诱惑,不自禁在餐桌前坐下。

    “你喜欢吃什么?吐司、松饼、还是三明治呢?’因为不知道他喜欢吃什么,所以她每样都准备了。

    “三明治好了。”他从她递过来的竹篮里,挑选一个他喜欢的熏肉口味。

    原来他喜欢咸食胜过甜食。李清筑暗暗记下他的喜好。

    “那么饮料呢?-果汁好吗?”她为他现榨了富含多种维生素与纤维质的蔬果汁。

    “有没有咖啡?我早上通常都会-一杯不加糖和奶精的黑咖啡。”

    “黑咖啡?”李清筑不赞同地瞪大眼。“你一定常闹胃痛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?”俞骥衡惊讶地脱口问。

    “这是常识嘛!喝黑咖啡已经很伤胃了,你还一大早就喝,难怪会闹胃痛。不行!你不能再喝黑咖啡了——至少,不能一大早就。蔬果汁对身体很好,多喝有益身体健康!’

    向来柔顺的李清筑,难得表现出强硬的姿态,端起蔬果汁塞进他手里,拒绝供给黑咖啡。

    俞骥衡挑眉凝睇那杯介于红与橙、还间杂著一点绿的混浊液体。

    看起来有点可怕哪!卖相这么差的东西,真的能喝吗?

    “你喝一口试试看嘛,这真的对身体很好,我还加了一点蜂蜜增添风味呢!如果你真的不能接受的话,顶多以后我不逼你-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看得出她是真的关心他的身体!很少有人这么关心他的健康,大家关注的,通常都是他的成就较多。

    或许是有点感动她对他的关怀吧,虽然那杯蔬果汁看起来不怎么可口,他还是仰著头硬喝下去了。

    “咦,奇怪!’不难喝嘛!

    “还不错吧?好喝又有益健康,怎么样都比喝黑咖啡好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确实满顺口的。”说著,他又喝了一大口。

    见他接受了蔬果汁的口味,李清筑很高兴,又忙著替他准备饭后的点心——水果优格。

    “等会儿你可以试试这个,同样也是好吃又有益身体健——”

    “好了,别忙了!”俞骥衡见她忙碌地在桌前走来绕去,看得头都晕了,于是起身将她按进椅子里。“你就坐下来,好好陪我吃一顿早餐吧!”

    李清筑愣了下,随即笑开来。“说得也是,两个人一起吃比较好吃。”

    于是她也开始用餐,他们两人边吃早餐,边聊著生活的琐事,耀眼的阳光从窗口映入屋内,像斑驳的颜料般,洒落在他们身上。

    李清筑微眯著眼,眺望远处波光粼粼的碧蓝海面,心中充满了宁静。

    走到这步境地,她已不再为自己的际遇感到悲伤。这是她选择的人生,而她也确实如自己所愿,达成了目的,实在没必要再为了无法改变的事,每天眉头深锁,忧郁度日。

    既然一切都已成定局,就再也回不了头,就算她忧愁悲伤,也改变不了事实,不是吗?再说,俞骥衡温柔又体贴,是个再棒也不过的情人,她真个该满足了。

    接下来,无论他打算相她生活多久,她都会快快乐乐地过日子,充充实实地过完每一天!
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5 安琪作品 (http://anqi.zuopinj.com) 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