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章

    午餐过后,俞骥衡带著清筑来到位于市中心的精品店——彩织坊买衣服。

    俞骥衡不否认自己是个极重衣著品味、好面子的人,毕竟现代社会不但里子重要,面子也有著举足轻重的地位。

    他可不希望她再穿著T恤、牛仔裤出门,虽然她穿起来并不难看,但毕竟太寒伧了些,在家还好,如果要出门去,最好还是换上正式的服装比较好。

    如果他穿著体面的名家订制西服,而带出门的女伴却穿著路边随手都能买到的T恤、牛仔裤,看起来不但不搭调,反而会沦为大家茶余饭后的笑柄,他不愿让人有说他们闲话的机会。

    李清筑并不明白俞骥衡复杂的心思,以为他是嫌她穿得太寒酸,让他没面子。她知道自己既然应允做他暂时的契约情人,就该依照他的喜好,穿他希望她穿的衣服才对,所以她毫无异议的接受他的安排,换上要她试穿的衣物。

    俞骥衡替她挑选了一大堆衣服——从贴身的内衣、睡衣、鞋袜到洋装、晚礼服都有。李清筑虽没拒绝,但也没露出喜悦的样子,这让他有些诧异。

    他以为女人都爱买衣服,也以为带她去买漂亮、昂贵的衣服能讨她欢心,但他似乎料错了。她只是全盘接受他建议的衣饰、配件,然后平淡地说声谢谢而已。

    原本还期待,她会给他一个感激的热吻呢!至少其他女人都是如此。

    不过自己喜欢她的地方,不就是因为她和其他女人不同吗?如果她像其他女人一样,为了他给予的奢华享受而开心,他绝不会再看第二眼。

    偏偏李清筑就是如此不同!

    “哎呀!这件衣服真是太适合您了!”彩织坊的老板娘看见从更衣室走出来的李清筑,立即夸张地赞美道。

    现在穿在她身上的,是一袭米白色的洋装,削肩的设计,柔软的丝质布料,外罩一层雪纺纱,脚下则穿著一双米白镶金线的高跟鞋,将她的身材拉得更加修长且婀娜多姿。

    换装之后,李清筑高贵得不像原来的她。

    俞骥衡懊恼地发现,自己注视她的时间似乎太多了!往往才一会儿时间,他的视线就忍不住往她身上溜。

    他不禁低声问自己,她究竟有何特别?为何自第一次见到她,就迫不及待想将她纳入自己怀中,让她成为自己的女人?

    她是长得不错,但还没有美到令人失去理智的地步,至于身材呢,更不是个会让人血脉偾张的肉弹。事实上,他还稍嫌她瘦了点。

    如果她的外表并没有胜出之处,为何他会放弃大把缠著他的肉弹美女,以交换条件来绑住她?

    俞骥衡思忖片刻,做出一个结论——或许是被她独特的荏弱气质打动吧!

    她那张白白净净的脸庞,比妖娆的女星、模特儿更令他感到眩惑,而融合了纯真与聪慧的眼眸,则深深捉住他的心,所以俞骥衡才会在两人第一次见面时,就决定要她。

    不过这是暂时的!他告诉自己。

    他承认自己是个容易感到厌腻的男人,对女人的感情来得快、去得也很快。通常一任女友的寿命,只有两三个月,有的时候更短,才三个礼拜就分手了。

    但他并不是个好色的花花公子,其实俞骥衡也厌恶以性做为联系的男女关系,每一段感情,他都认认真真地用心耕耘,偏偏交往的女性,都以为性能控制他,所以大多会把性当成手段,藉以绑住他、束缚他。

    她们怎会知道这么做,只会将他推得愈远?

    况且,多方结交女友并没有错,在结婚之前,任何人都有交友与选择的权利,只要不恶意欺骗对方,就谈不上对不起谁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儿,俞骥衡不免有点心虚。

    因为清筑是他第一个非自愿的女友,她可说是被胁迫成为他的情人!

    然而明知自己卑劣,他还是无法放手。

    他要她!

    在对她的迷恋消褪之前,他不会放开她!

    ◎◎◎

    夹杂著海洋咸味的冷风,从敞开的窗户间吹人,让只盖薄被躺在床上安憩的人儿,微微颤抖了下,然后逐渐苏醒过来。

    李清筑缓缓睁开眼睛,发现自己躺在俞骥衡房里的大床上,她吓了一跳,连忙坐起身,惊慌地瞪著身下柔软的四柱大床。

    这是俞骥衡的床!她怎么会睡在他的床上呢?

    噢!她想起来了。下午他带她去市区买衣服,将近傍晚时分,他们才离开精品店准备返家。

    或许是太累了,她竟不知不觉在车上睡著了。

    而他应该是发现她睡著了,才悄悄将自己抱到床上睡的。

    喔,实在太丢脸了!她怎么会睡得连人家几时抱她上床的都不知道呢?

    “你醒了?”

    这时,俞骥衡推门而入,见她坐在床上发呆,刚睡醒的脸蛋红扑扑的,可爱得让人想用力亲她一下。

    他挑眉含笑问:“我想你应该睡得很香甜吧?毕竟你这一睡,可睡了三个钟头哪!”

    “耽误了你的时间,对不起!”他或许有要事待做,却因为她睡著而耽搁了。真是抱歉!

    “不要紧,你并没有耽误我什么。”他把文件带回来了,这三个钟头,他都在书房里工作。“我们该下去用餐了!早在一个钟头之前,餐厅就已经把我叫的外送餐点送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抱歉!先让我梳洗一下,我马上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,我先下去等你,顺道把菜热一热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你!”

    俞骥衡离去后,李清筑赶紧冲到镜子前,抓起梳子梳理有些凌乱的发丝,然后又进浴室掬水洗了把脸,才走出卧房赶紧下楼去。

    占地百坪的房子可不小,白天匆匆参观过的格局她已忘得差不多了,幸好一楼几乎是开放式的空间,只要循著飘散的香气找去,自然就能到达餐厅,所以不必担心会迷路。

    当她出现在餐厅时,俞骥衡已经将晚餐全热好了。

    他看见她,立刻笑著向她展示刚从微波炉取出的大盘子。“我叫了义大利菜,希望你喜欢义大利面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挑食。”况且她根本没吃过义大利面,只在图片上看过而已,因此也没什么喜不喜欢的。

    “坐下来用餐吧!”俞骥衡将那只大盘子放在她面前。“这是海鲜白酱义大利面。”而他自己则吃茄汁肉丸义大利面。

    他们在一张白色的进口藤编餐桌前坐下,开始享用迟来的晚餐。

    海鲜白酱义大利面好吃极了,浓稠的白酱附著在宽而扁的面条上,浓郁香醇,让人忍不住一口接一口。

    李清筑看俞骥衡将面条卷在叉子上,于是也学他这么做。

    她将软中带Q的面条放入口中,白色的酱汁从她柔软的唇办上滴落,她立即伸出粉嫩的舌舔去它。

    俞骥衡看见这一幕,身体突然一僵,刀叉也掉落在盘子上。

    她知不知道这模样看起来有多诱人?向来自认定力极佳的俞骥衡,也忍不住怦然心动。他从未如此迅速被挑起情欲!

    俞骥衡不发一语地盯著李清筑,直到她坐立难安地问:“怎——怎么了?”

    是她的吃相太难看,把他吓坏了吗?

    “对不起!”俞骥衡突然推开椅子起身,快步走到她身旁。

    “我原本打算,在你适应环境之前不会碰你,但我实在忍不住!拜托,只要给我一个吻就好——”

    话还没说完,他的唇已急吼吼地盖下。

    她刚才舔唇的模样非常柔媚诱人,偏偏她的眼神是那么清纯无邪,这个柔媚与清纯的综合体,快逼疯他了!

    他的唇好热,又富侵略性……李清筑羞涩地闭上眼,捏紧握在手心的餐巾,命令自己不能畏怯逃开。

    他们是情人……情人啊!

    俞骥衡含住她的下唇忘我地舔吮,接著突然咬了口她的唇,在她张嘴惊呼时,将灵活的舌探人她口中,勾搅她嫩滑的舌。

    “你这小妖女!’她明明什么也没做,为何吻起来的滋味如此美好?

    保守而不呆板,回应却不放浪,正是男人最渴望的情人!

    “骥——骥衡……放开我……求你……”

    李清筑快喘不过气了,不禁开口讨饶,俞骥衡这才恋恋不舍地放开她。

    一待他松开她的唇,李清筑立刻往后躲开,并且松了一大口气。

    不过她随即担心起来——今天才是他们第二次见面,他居然就这么吻她!难道他打算今天晚上就……

    不!她还没准备好啊,可不可以再缓一缓呢?

    “这阵子,楼上的主卧室先让给你,我睡客房!”

    俞骥衡仿佛听见她的心声,抛下这句话之后,便头也不回地冲上楼,奔进书房里。他必须离开!要是再留下,他怕自己会忍不住,当场将她压倒在桌子上……

    李清筑抚著被吻得红肿的唇,怔愣地望著可眺望二楼的楼中楼建筑发呆。

    意思就是——她不必跟他同房了?

    ◎◎◎

    因为害怕俞骥衡会在半夜突然闯入,要求她开始支付“律师费”——就像晚餐的吻一样!所以李清筑怀著戒慎恐惧的心情,紧抱著棉被,度过志忑不安的二伎。

    然而,她似乎多虑了!俞骥衡显然是个守信用的男人,整个晚上他没有踏进主卧室一步,直到天色大亮了,才来敲她的房门。

    “清筑,早!等会儿我想请你跟我去一趟事务所,吴镇长的调查报告已经送来了,我想让你了解一下状况。”

    “好!那我们现在就可以走了吧?”李清筑早巳梳洗完毕,只要套上球鞋就可以出门了。

    “呃,你——不换件衣服吗?”俞骥衡皱眉瞧著她身上的T恤、牛仔裤,这不是能够穿出门的服装吧?“昨天我不是买了很多衣服给你吗?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,我忘了!”她真的忘了,她是他买来的“情人”,让他高兴满意,是她应尽的义务。

    李清筑赶紧打开衣橱找衣服。

    “这件好吗?”她取出一套粉红色的洋装,转头询问他。

    俞骥衡瞄了眼,点头道:“很好!我希望以后你能记住,只要出门就得换上这些衣服。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”以后她会记住的。

    离开家门后,俞骥衡先带李清筑去吃早餐,两人饱餐一顿后,才来到律师事务所。

    他们一走进办公室,一名微胖的男子挥著手中的文件,直向俞骥衡冲来。

    “骥衡!你回来得正好,我这里有些东西需要你——”

    他不经意看见站在俞骥衡身旁的李清筑,到嘴的话立即消失了,只是呆呆地张大嘴,直盯著她瞧。

    他这副色眯眯的模样,叫俞骥衡见了就生气。

    “够了!周明光,擦干你的口水,把眼珠子黏回你的眼睛里,李小姐是我们的客户,你别像个八百辈子没见过女人的色狼,把人家吓坏了!”

    “啥?这位小姐是你的客户?对不起!我还以为她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她是什么?’俞骥衡冶冶地眯起眼。

    “我以为她是……你的新任女友——哇!不要瞪我,她这么漂亮,看起来就像你的女朋友——但是好像不对哇,你以前交往的女友都是这样的——”他比了个前凸后翘的姿势。“不过我也不是说她身材不好,其实她也很——”

    “周明光——闭上你的嘴!”俞骥衡真想掐死他。

    他威胁的眼神太可怕,名叫周明光的男子连忙紧闭上嘴,还用两只手牢牢地捂住自己的嘴。

    这个口没遮拦的家伙!俞骥衡又白他一眼,才转头向李清筑介绍:“这个聒噪的家伙叫周明光,是我们事务所头号的大嘴巴律师。”

    “唉——骥衡,你怎能这么说我?”在美女面前被人这么说,简直是毁谤嘛!

    “难道不是吗?”俞骥衡瞪他一眼。说他大嘴巴还算客气了!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

    “嘻!”他们两人像孩子似的争吵模样,让李清筑忍不住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她绝美的笑颜,使争吵的两个大男人都不由自主停止对话——因为看呆了。

    “好——好美喔!”这回,周明光的口水真的流下来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大老远就听到你们的声音!你们又斗嘴啦?”

    一位穿著黑色合身套装,身材玲珑、容貌秀丽的女子,优雅地朝他们走来。

    “妗雯,你来评评理!骥衡竟然说我是事务所的头号大嘴巴,你说是不是太过分了?”周明光抓著她开始告状。

    “怎么?难道不是吗?”苏妗雯笑吟吟地反问。

    “什么?!连你也这么说?”周明光哇哇大叫,随即悻悻然低声嘀咕:“哼,不过难怪嘛!谁叫你和骥衡是……”

    是什么?李清筑忍不住拉长耳朵,却还是听不清楚。

    苏妗雯挑起秀眉,好奇地打量站在俞骥衡身旁的李清筑,她清秀漂亮的容貌,让她直觉升起一股危机意识。

    这女孩的模样生得太好了,再加上她和俞骥衡之间,有种诡异的亲昵感,本能告诉她,不能轻忽这个敌人。

    “这是哪位呢?”她堆起亲切的笑容,盯著李清筑问。

    “我来介绍!这位是李清筑小姐,她是我的客户。清筑,这位是苏妗雯。她也在我们事务所工作,是一位非常有能力的女性律师,我们事务所没有她可不行。”俞骥衡真心称赞道。

    “另外,她爸爸还是市议员,你该听过苏大伟吧?那就是她父亲。”周明光在一旁补充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!你好。”李清筑微低下头,柔声打招呼。

    “你好。”苏妗雯先朝李清筑笑了笑,然后含娇带媚地扫了俞骥衡一眼,略微责备道:“骥衡,你这么夸自己人,都不会害臊吗?也不怕别人笑话!”

    她装模作样地向李清筑道歉:“李小姐,不好意思,他就是这样里外不分,让你见笑了!”她很快划条界线,理所当然的把李清筑这个“非自己人”排除在外。

    “清筑不会介意的,对不对?”俞骥衡没在意她这个小举动,他的眼中只有李清筑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李清筑只能微笑以对。

    “好了,不跟你们聊了,我和清筑还有正事要谈!”说完,俞骥衡摆摆手,暂时挥别工作伙伴,直接将李清筑带进到他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周明光痴迷的目光,一路追随著李清筑的身影。

    “真羡慕骥衡的艳福!以前他的女朋友个个美得像AV女优,没想到连委托人都这么漂亮,上天真是太优待他了!”

    “你真以为她只是委托人?”苏妗雯冶哼。

    她保证他们之间绝对不只这么单纯,他们之间有种说不出的亲昵,让她直觉不对劲,而最明显的证据正是——李清筑身上的洋装相高跟鞋!

    她认出那是彩织坊最新一季的新品,而带女朋友到彩织坊购物,是俞骥衡多年未改的习惯——这个男人的习性,她比他自己还了解!

    若非是他的女人,怎会穿著彩织坊的新衣?若说巧合,机率实在太低了!

    “难道她不是?”周明光诧异地瞪大眼。

    “哼!也难怪你看不出来,等你看出来,猪都能飞了!”苏妗雯冶冶地抛下这句讽刺,便转身走开。

    而周明光还在后头猛搔头。她到底在说什么?

    ◎◎◎

    “清筑,恭喜你!我想你们的房子,就快回到你手上了。”

    俞骥衡看完关于吴镇长的调查报告,笑著向李清筑道贺。

    “为何这么说呢?”李清筑赶紧问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吴镇长为什么要骗走你们的房子吗?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。”她摇头。

    “因为他想在那块土地上盖大型超市,而你们阻碍了他的发财路。你看——”他从调查报告里找出她家附近的地籍图,在她面前摊开。“涂上颜色的部分,都是他买下的土地,从这一户到那一户——啧啧,几乎你左邻右舍的邻居都把地卖给他了,就只缺你家而已,难怪他想尽办法,也要弄到你家的地。”

    “噢!我不知道……”李清筑不敢相信,原来邻居们都已经把地卖了,他们一个字都没有提。“难怪最近他们不约而同在外地瞒屋,原来是已经把房子卖给吴镇长了。”

    “或许吴镇长事先交代过,不能泄漏这件事,所以他们谁也不敢说出来吧!我猜测,他先前可能曾向你爷爷提过买地的要求,但被你爷爷拒绝了,所以他索性用骗的。因为你们的土地正好位于超市预定地的中央,若是你们不卖地,他计画兴建的超市就得被迫停摆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!我爷爷确实说过,吴镇长好几次提起要买地的事,可是爷爷对那间房子已经有感情,所以一直不肯卖。没想到镇长会用欺骗的方式,骗他签字卖地。”

    “果然和我预料的相同!”

    “那么——我们有了这项证据,这次一定能胜诉吧?”她充满希望地问。

    “目前我有八成把握,我会再努力达到十成的目标。你放心,我会处理的,你安心在家等我的好消息就行!”

    他的保证,奇异的令李清筑感到安心,才不过短短两天,她已像认识一辈子那般信任他!好像——她可以把所有的困难全交给他,他会张开双臂,替她挡住外头所有的风风雨雨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!”她感激地一笑,晶莹的双眸水光灿灿,柔媚诱人,俞骥衡的胸臆盈满激动的情绪无法宣泄,只能吻她——深深的吻她!

    李清筑才刚仰起头,还来不及看清一切,双唇就被另一双炙热的唇衔了去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这回他的吻下再像昨晚那么狂烈,而是温柔似水的碰触轻吮,却更叫她意乱情迷。

    她相信任何女人都无法抗拒这种——被深深宠爱的感觉!

    她微叹一声,张开双唇,主动迎接他滑人口中的舌……
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5 安琪作品 (http://anqi.zuopinj.com) 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