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章

    茫然无措的李清筑只能回到朝东镇,她走进家门时,正好是晚餐时间,李奶奶正端著热稀饭,一口一口喂进病倒的李老爹口中。

    才病了一阵子,他老人家看起来就苍老许多,过去在面馆煮面时的神采奕奕模样,早巳不复见。

    李清筑看了实在好心酸,他老人家是那么重视这栋房子和面馆,因为他就是靠这间小小的面馆,把儿子、孙女一手养大,投注在其中的感情,自然不难想像。如果房子真的要不回来,爷爷说不定会一病不起呀!

    她还不确定自己该怎么做,但她唯一肯定的是,绝不能眼睁睁看著爷爷悲伤而死!

    “我不吃了。”才吃了几口,李老爹就推开妻子送到嘴边的汤匙,拒绝再吃任何东西。

    “老伴,再多吃点吧!”李奶奶劝道。

    “我吃不下呀!”想到自己居住了四十几年,唯一拥有的房子就这么给人骗走了,李老爹只想哭,他真想就这么死了算了。

    “唉!”老奶奶无奈地叹了口气,端起饭碗起身,正想走出房间,不料却看到孙女站在门边。

    “清筑,你回来啦?”她欣喜地喊道

    “嗯,奶奶!”李清筑走向祖母,轻声道:“让我来喂爷爷吧!”

    “好,你劝他尽量多吃点,医生说他忧郁成疾,要是再不多补充点营养,我怕他——身体捱不过去呀!’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李清筑接过稀饭,坐在李老爹的床榻旁,柔声喊道:“爷爷?我回来了!我喂您吃饭好不好?’

    李老爹看见孙女出现在面前,立刻微撑起身,焦急地问:“清筑,怎么样?你找到能帮我们打赢官司的律师了吗?”

    找到了!但他所要的代价,却不是我们所能支付的。

    然而,她能这么告诉爷爷吗?病中的他,绝对承受不起再一次的失望,所以她很快挤出微笑,佯装快活地告诉爷爷。

    “当然找到罗!我听人家说,俞律师很厉害喔,他替人打官司,从来没有输过呢!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李老爹原本萎靡无神的双眼立即发亮,略微提高音量问:“他真有那么厉害?”

    “当然啊!上回他替一位被公司恶意解雇的女职员打官司,结果替她争取到一百五十万的遗散费,这件事电视新闻也有报导呢!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李爷爷和李奶奶听了,眼里随即浮现欣喜的泪水。

    如果能请到这么厉害的律师替他们打官司,那么保住这栋房子,就有希望了!

    “请这位律师替我们打官司,一定很贵吧?我们的积蓄只剩下二十几万而已,请得动他吗?”欢喜过后,李奶奶很快回到现实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请这么厉害的律师,价码当然不便宜啦,不过他很好心,答应让我去他的事务所工作,算是抵偿积欠的律师费。”

    李清筑低下头,假装专注地搅拌碗中的稀饭,怕被爷爷奶奶看出她眼中的心虚与悲伤。

    这一刻,她已决定同意俞骥衡提出的要求,做他的情人。

    为了生病的爷爷和年迈的奶奶、为了拿回他们的房子,她没有选择的余地!

    “那我们真是太幸运了,竟能找到一位这么能干,又有正义感的好律师。”

    “是——是呀!’

    对于爷爷奶奶的欣慰,李清筑只能将满腹的辛酸往肚里吞。

    两天后,安顿好一切的李清筑再度提著行囊,搭车前往台北。

    为了请俞骥衡替她打这场官司,她只能以自己作为交换的条件,别无选择。

    当火车到达台北后,她走出车站,站在马路边等俞骥衡过来接她。

    早上出发前,她在车站打过电话给他,告诉他她同意他的要求,并且即将出发到台北。

    俞骥衡似乎很高兴她同意了,问清她搭乘的火车班次及时间之后,便说他会过来接她。

    她原本说不用了,但他却坚持:“现在你已经是我的情人了,我去接你也是应该的。”

    是啊!她差点忘了,打从她同意的那一刻起,他们之间的关系就从陌生人,变成“情人”了。

    只不过,她并不是他真正的情人,而是一个没有资格争风吃醋,也没有未来可言的假情人!

    李清筑仰起头,从摩天大楼狭窄的缝隙间,可以看见灰蒙蒙的天空,再低头看看前方,马路上车水马龙,一辆辆汽车、公车、摩托车从面前疾驶而过,这都是她所陌生的一切。

    朝东镇的天空是蓝的,朝东镇上也没有这么多车,这里是台北——一个她陌生的冰冷城市……

    “清筑?”

    一辆银色的宾士敞篷跑车停在她面前,戴著深色太阳眼镜、坐在驾驶座的俞骥衡潇洒地朝她挥手。

    一见到他,李清筑的脸色顿时变得很苍白,一切都——无法回头了吗?

    “俞律师。”她呐呐地打招呼。

    “叫我骥衡吧!先上来。”俞骥衡接过她手上的行李,随手放在后头,然后打开另一侧车门,要她上车。

    李清筑乖乖上了车,两手端庄地放在膝盖上,不敢多瞧他一眼。

    她僵硬得像尊木乃伊的呆板模样,令俞骥衡发噱,他弯身替她抑上安全带,面带宠溺地轻拍她的脸颊。

    “别这么别扭,就当坐自己的车一样,放轻松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俞律——呃,骥衡。我们现在要去哪里?’

    车子上路之后,李清筑窘迫不安地问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带你回我的住处,先把你安顿好再说。至于你的官司,我已经派人去调查了,应该很快会有回音。”他一面驾车,一面回答。

    已经派人去调查了?他怎么敢肯定,自己一定会答应他的要求?

    不过李清筑没问出口,他的性格脾气如何她还不清楚,不敢随便乱问话,怕惹他生气。

    李清筑就这么沉默地坐著,没再说话。

    敞篷车驶出台北市,来到郊区,俞骥衡打开顶篷,让微带咸咸海风的清爽空气袭向他们。

    好舒服喔!

    李清筑第一次坐敞篷车,除了新奇的感受之外,她立即爱上清新空气拂面而过的感觉,那真的很棒。

    仰头望向天际,天蓝得不像话,几乎比朝东镇的天空还要蓝、还要漂亮!

    敞篷车俐落流畅地转上一个大坡道后,在一座白色的两层楼建筑前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下车吧!”俞骥衡熄火下车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李清筑愣愣地下车,呆望著美得像明信片里才有的漂亮建筑。

    那栋别墅型的住宅,是属于地中海式的建筑,纯白的外墙、纯白的平台,屋顶则是天蓝色。

    门前的大片空地,足以五十公分见方的天然花岗岩粗地砖铺设而成的,空地的尽头,有个可以观景的大露台,栏杆和扶手也都是由纯白大理石打造而成。

    好漂亮的房子!她一辈子也不敢梦想能住进这样的房子。

    李清筑惊叹的表情,让俞骥衡感到既骄傲、又有趣。

    “你看——”俞骥衡指著露台下,展示眺望可及的美景。

    原来露台下的坡道尽头就是整片的海,蔚蓝且一望无际的海洋,壮观而美丽,清澈的海水在晴空的映照下,就像纯净的蓝宝石一般,晶亮透彻。

    建屋于此,就仿佛拥有了整片美丽的海洋。

    朝东镇不靠海,打小又很少离开朝东镇的李清筑,第一次看见这么真实且美丽的海岸景致。

    湛蓝的海、白色的建筑物,这样的景物,和希腊的临海小镇非常相似呢!

    “喜欢吗?”俞骥衡笑著问。

    “好喜欢。”这里实在太美了,宛如人间仙境。

    “走,我们进屋去看看!”

    俞骥衡握著她的手,将她带往屋子的方向。

    李清筑又依依不舍地望了海面一眼,才快步跟著他,走向他的天地。

    屋内的装潢和外观相似,都以纯白为主色调,墙上镶著大片的玻璃窗,即使坐在屋内,也能拥有绝佳的景观。屋里的家具大都是浅色藤编的,搭配上简单、雅致的家饰,透露出浓厚、清爽的自然风。

    这间房子是俞骥衡自行设计、请专人打造的,不但他自己满意至极,就连李清筑也喜爱得舍不得眨眼。

    “我好像来到南岛的高级度假村喔!”她笑著告诉俞骥衡。

    “是吗?”俞骥衡宠溺地望著她充满惊奇光彩的眼眸。

    他喜欢看她笑,只要她一笑,他就觉得开心与满足。

    “卧室都在楼上,我带你上去看看房间。”他牵起她的手,跨上回旋梯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主卧房。”他推开一扇白色的雕花木门,带领她进入房内。

    一进入房内,李清筑又张大了嘴,忘了该怎么说话。

    主卧室大约有二十坪大,和楼下相同,拥有大片洁净的观景窗,但每扇窗户都有薄纱覆盖,稍稍遮挡直接映入屋内的耀眼阳光。

    家具、摆饰也讲求自然色调,同样令人感到舒服,房里最使人无法忽视的,就是那张SINE惊人的四柱大床。

    白色的轻纱松松地束在床柱上,更添几分浪漫风情,白色的精致寝具看起来既柔软又舒适,让人有种想跳上床、扑进那团柔软里态意翻滚的冲动。

    但李清筑想到的却是——曾有多少人躺过这张大床呢?

    “对了!这份文件你先留著吧。”俞骥衡拉开床边的抽屉,取出一份他已签名的文件交给她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李清筑接过来,好奇地瞧著。

    “律师的委任状,我已经签名了,从现在开始,我正式接受你的聘请,直到官司打赢之前,我都是你的辩护律师,所以你可以安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关于费用的部分……”

    “在这里。”他指著文件后头所附的收据,上头清楚的写著「已支付”三个大字。

    “你先把‘已支付’写上去,不怕我赖帐——不履行我们的约定吗?”

    她有些好奇,他是律师,她以为在这方面,他会更加小心谨慎才对。

    “我相信你的人格。”他可是赌上了身为律师的骄傲与尊严,才决定这么做。

    他的信任,让李清筑僵冷的心房,被一种叫做感动的物质软化了,心口暖烘烘的,好舒服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的信任!我既然答应了,就不会中途毁约,请你放心。”

    “我果然没看错人。”俞骥衡微笑回答。

    他相信自己的眼光,他不会看错人!

    “等会儿我们先去用餐,用完午餐,再去替你买些衣服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买衣服?我有衣服的,我带了一大袋来。”李清筑蹲下身拉开旅行袋的拉链,展示里头折叠整齐的洁净T恤和牛仔裤。

    “那都是些简便的衣服,你需要正式的服装,譬如套装、洋装、窄裙等等。再说,女人的衣服还有嫌多的?不是多多益善吗?”俞骥衡打趣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放心,你会喜欢那些衣服的!”俞骥衡这回不再牵她的手,而是改搂住她的腰,半劝半哄地带著她下楼。

    他更进一步的亲昵动作,让李清筑倏地一僵,背脊挺得像块木板般,既不能挣脱,也不敢靠近,只能僵硬地跟著他走,好不容易来到他的车旁,他才放开她。

    俞骥衡当然感受到她僵硬的反应,他知道她还不太习惯他的靠近,也不想勉强她。

    强摘的果实不甜,他打算再给她一段时间,直到她完全接纳自己是她的情人为止。

    ◎◎◎

    “俞律师,您来了?”

    为了庆祝他们正式“交往”,俞骥衡带李清筑到淡水一间知名的餐厅用餐,里头有著最昂贵的进口食材和活蹦乱跳的当令海鲜,吸引许多贵胄名流前来用餐。

    餐厅的主人听说俞骥衡来了,特地出来打招呼。

    俞骥衡笑著说道:“张老板,请介绍一下今天有什么特别的材料吧!”

    “好的!我们今天有刚空运来的澳洲龙虾、加拿大鲑鱼、阿拉斯加大干贝、和北海道海胆,都是非常新鲜美味的。”

    他所说的食材,李清筑不但没吃过,有些东西甚至连名字都没听过,不用问也知道,价位想必也都贵得令人咋舌。

    “好,那就这些。菜色随你搭配,不过麻烦快一点,我下午还有事要忙。”俞骥衡要求道。

    “没问题,我吩咐厨房马上处理。”

    餐厅主人走后,李清筑委婉地柔声道:“我并不是个喜欢吃昂贵东西的人,你不必为了我,特地点这么贵的料理。”

    “我并没有特地为你点什么昂贵的料理呀!”俞骥衡的表情是又诧异又好笑,他一直都是吃这么贵的菜呀。“我平时就常来这里吃东西,这儿的价位也还满合理的,以品质来说不算太贵,你不必在意。”

    点了龙虾、干贝还不算贵,那什么料理才算贵?

    这是李清筑第一次发现,世界上还有好多她想像不到的事,光是吃就有这么大的差别,他和她之间的距离,到底有多远呢?

    俞骥衡点的菜很快送来了,手艺极佳的厨师把龙虾肉和干贝、鲑鱼用奶油煎成西式的鱼排套餐,海瞻则搭配颜色鲜艳的蔬果做成沙拉,至于鱼子酱就和小饼干一起食用,汤品则是龙虾头熬成的洋葱浓汤。

    李清筑生平首次品尝到这么好的料理,几乎舍不得吃掉它们。

    “不好吃吗?”俞骥衡发现她吃得很慢,于是关心地问。

    李清筑微红著脸,轻轻摇头。“不是的,这里的料理非常好吃,但是我舍不得一下子吃光,因为以后可能再也尝不到这么好吃的料理了。”

    “傻瓜!只要你想吃,我随时可以再带你来。”俞骥衡喜欢宠女人,让她们开心,他也很高兴。

    出乎意料的,李清筑再度摇头。“谢谢你,但是我不要!”她望著俞骥衡脸上的表情,小声地说道:“其实我不喜欢到外头用餐,因为觉得浪费,如果以后可以的话,我想去买些菜,回来自己煮就行了,这样不但省钱,也不用浪费时间到外头吃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亲自下厨?”他停下用餐的动作,有些诧异地望著她。“你该知道,我让你和我一起住,就表示这段期间内我会负担你所有的开销,不管食衣住行,我都会为你打点好,我甚至会请个佣人来伺候你。”

    这是多少女人求之不得的好福利,她却不要。

    “我什么事都可以自己做,根本不需要佣人伺候,再说我也不习惯家里有个陌生人,所以请你不要请佣人好吗?”她凝视著他的眼,认真地恳求。

    她哀求的眼眸打动了俞骥衡的心,他想没有几个人拒绝得了那双小鹿般晶亮的眼眸。

    “好吧!你不想请佣人就不请,还有你想做什么就去做吧,只要你煮的菜不是太难下咽,我都会吃下去。”他叹息著让步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!”她立即露出笑容,那绝美灵秀的笑靥,让俞骥衡有片刻的失神。

    单为她这甜美的笑容,他可以再答应她一百个要求!
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5 安琪作品 (http://anqi.zuopinj.com) 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