楔子

    差五分晚上七点,高大俊挺的俞骥衡挽著容貌秀丽的女伴,匆匆走入位于林森北路的黄金楼海鲜餐厅。找到包厢后,才一踏进去,满桌的人立刻大喊:

    “骥衡大老板,您可真会拖啊!”

    “是啊!今天可是忘年会的大日子哪,咱们为了捞一顿好吃的,六点不到就坐在这里等了,结果您老大拖到现在才来,我们都快饿扁啦!”

    他们都是俞骥衡律师事务所的成员——包括俞骥衡本人在内,四男一女都是律师。虽说是成员,但其实大家都有股份,只是俞骥衡持股较多,所以他们总喜欢开玩笑喊他大老板。

    “抱歉抱歉,路上塞车。我马上请他们上菜!”俞骥衡赶紧赔罪。

    塞车?他的女伴娇瞠地白了他一眼。他可真会找借口!

    明明是出门前她正在洗澡时,他硬要挤进浴室和她一起洗,洗著洗著他就……哼!还敢说塞车?

    “哇——清筑小美人今天真漂亮!”身材微胖的周明光最爱美人,每回见到俞骥衡的女伴,双眼总是一亮,他毫不掩饰眼中浓浓的欣赏之色。

    被他称为小美人的李清筑,确实是个漂亮秀气的小女人,她今天穿著一件珍珠白的高腰洋装,衬托出她纤细的腰身,修剪得宜的半长发柔顺地披在肩上,增添几许女人味。至于脖子上晶莹剔透的珍珠项链,则有画龙点睛之妙,更加衬托出她高雅脱俗的气质。

    任何人见了她,都会认为她来自教养良好的上流社会,而非乡下小镇的面店。

    丰盛的菜色陆续端出,大伙儿一边用餐,一边回顾这一年辛苦的成果,并开始热切讨论起这阵子手边棘手的案件。

    他们聚在一起时,总是谈论案子,那些深奥的专有名词和复杂的法律条文,往往让不懂法律的李清筑听得头痛欲裂。

    所以当他们在谈话时,她通常都静坐在一旁,什么话也插不上嘴。

    忽然——事务所唯一的女律师苏妗雯转向她,面带笑容状似亲切地询问:“清筑,我们谈这些话题,不会让你觉得太无聊吧?”

    “呃,还——还好。”李清筑嗫嚅回答。

    俞骥衡的这些工作伙伴中,她最怕和苏妗雯相处,不知是不是她敏感,她总觉苏妗雯不喜欢她,甚至——瞧不起她!

    “是吗?跟了骥衡这么久,你对法律这门学问,应该多少有些了解吧?我可以请教你,什么是客观归责性?什么又是非任意性自白吗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李清筑面红耳赤地僵在那儿,一句话也答不出来。

    这些名词,她压根连听都没听过,又怎么可能知道呢?

    “清筑怎么会懂呢?妗雯,你就别开她玩笑了,没看到她脸都红了?”

    俞骥衡将李清筑搂进怀里,爱怜地捏捏她红咚咚的脸蛋。

    “是啊!如果你不知道,我可以教你,不必去问清筑啦!”周明光骄傲地拍拍胸脯。

    “谁要你教?这我当然会!这么简单的东西,大概只有笨蛋才不会吧?”

    苏妗雯此话一说完,所有的视线霎时全落在李清筑身上。

    李清筑这下何止面红耳赤?简直是羞愤欲绝。

    “妗雯,你在胡说什么?清筑又不是学法律的,不懂也是正常的,你这么说,对清筑太失礼了!”有人率先指责道。

    “妗雯,你应该向清筑道歉!”俞骥衡也皱起眉头,对她的失言表示下满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嘛!我不是故意的,只是一时心直口快。”她转向李清筑,娇滴滴地陪不是。“真的很对不起喔,清筑,我不是故意针对你,你千万不要想太多哟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的。”李清筑除了强挤出笑容,假装自己一点都不在乎,还能说什么?

    苏妗雯是个牙尖嘴利的律师,她是怎么也说不过她,也不愿再争辩什么,再多说只是自取其辱。

    她伪装得很好,因此大家都以为她没事了,又回到刚才的问题继续讨论下去。

    反正清筑本来就是个文静的女孩,很少说话,经常被人忽略,他们自然不会发现,她的自尊受到了多么大的创伤。

    待大家酒足饭饱,工作上的话题也告一段落,俞骥衡率先起身宣布道:

    “好吧!大家显然都吃得差不多了,今年的忘年会就到此为止吧!希望大家明年继续同心协力,共同为我们的事务所努力奋斗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当然的!今晚谢谢招待了。”

    大伙儿道谢后先行离去,俞骥衡和李清筑因为要结帐,所以最后才离开。

    走出餐厅,一阵冷风吹来,李清筑不由自主打了个寒颤。

    “冷吗?’俞骥衡很快替她披上保暖的羊毛外套,并将她搂进他温暖的怀中。

    “谢谢!”他真的是个很棒、很体贴的情人,她应该感到满足的,然而……

    前头传来高分贝的大笑声,她转头望去,原来是两名酒女陪著酒客出场,四人一路打情骂俏,旁若无人地大声调笑。

    她看见酒家女贴在酒客胸前,磨蹭撒娇著要求好处,不禁沉痛地闭上眼,缓缓别开头,不忍再看那张爱娇讨好的脸庞一眼。

    她不想看她们,因为害怕看见和自己同样空洞的眼神。

    其实她和这些酒家女,并没有什么不同呀!她们都是靠著自己的容貌与身体,换取自己想要的好处,唯一的差别只在酒家女卖身给所有付得起价码的男人,而她则把自己卖给俞骥衡一人;那些酒女图的是钱,她求的则是俞骥衡替她打赢官司。

    虽然那场官司早在两年前就已获得胜诉,但是直到现在,她都还在偿还自己应付的代价——用她的身体、尊严与自由。

    没错!大家都以为她是俞骥衡的女友,是他所钟爱的情人,他们怎么想得到,他们以为是清纯百合的她,其实只是俞骥衡的情妇。

    两年前,因为一场重要的官司,她找上他,他们订立了口头契约,言明未来的日子她将属于他,直到他不想要她为止。

    一转眼,两年过去了,俞骥衡对她依然没有一点厌腻的迹象,但她知道,这是迟早的事。她迟早会成为他的过去式!

    又一阵寒风吹来,她冷得连心都颤抖了。

返回列表 回目录 下一章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5 安琪作品 (http://anqi.zuopinj.com) 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