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章

    欲望的火花熄灭后,几近赤裸的身体让蓝怜开始觉得冷。

    她试着推开依然深埋在她体内的项允冲,希望他赶快让她起来穿衣服,但项允冲还不想让她离开。

    「再陪我一会儿。」

    他拾起被捏成一团扔在驾驶座上的外套,细心地披在她身上。他温柔地拉开西装外套的衣领,为她理顺一头漂亮的卷发。

    蓝怜被他的温柔迷惑了。「项允冲……」

    「嘘,这时候别跟我吵。我们休战,好吗?」

    「我才没有跟你吵!明明是你太──」

    她的抗议消失在他口中,他挑起她的下巴,极其缠绵地吻着她。

    刚才密布天空的乌云,不知何时散去,皎洁的月儿露出笑脸,温柔地照耀着大地。

    月光下,一对恋人深情拥吻的剪影映照在车窗上,更增几分情趣。

    每个长信集团广告部门的同仁都感觉到,项允冲与蓝怜的关系改变了!

    他们不再在拍片现场针锋相对、争吵斗嘴,也不曾再发生临场找替身的荒谬事件,因为蓝怜不再拍任何裸露、性感,或是带有性暗示的广告了。

    大家莫不暗中揣测,他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,为何两人的关系,会有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?

    「总裁?」蓝怜的经纪人佩琪,手里拿着一份企划书,敲门进入项允冲的办公室。「我这里有一些企划部送来的广告,我替蓝怜挑了几个,请您过目。」

    「佩琪,谢谢-!」

    项允冲接过她递来的企划书,大略看过标题与内容之后,沉吟了几秒,将企划书递还给佩琪。

    「这些产品都不适合蓝怜,转给另一位新人单灵吧!」

    「可是总裁──」佩琪惊慌地喊道-「这些产品,都是您以往为蓝怜所安排的类型呀!泳装、丝袜、身体乳液──我看不出这些企划有何不妥。」

    「以前我安排那些产品的目的,是尝试着想为蓝怜转型,但后来我发现成效并不如预期中的好,所以现在已经停止替蓝怜安排任何暴露、性感的产品。」

    其实是他不愿再折磨蓝怜,也折磨自己,所以索性不再替她接这些,惹他猛吃干醋的性感广告。

    「是。」佩琪佯装谦逊的点头,心里妒嫉不已。

    他以为她不知道,是他舍不得蓝怜穿得太少,让人看光了身体?

    「那我先回摄影棚去了。」佩琪不悦地掉头想离开。

    「等等」项允冲看看手表,蓝怜差不多该拍完了。「我和-一起下去。」

    「好啊!」

    佩琪不知道项允冲心底真正的想法,还以为他是真的想陪她下去,心里高兴得不得了。

    到了五号摄影棚,蓝怜还在拍产品的最后一幕,导演正在对蓝怜讲解他想展现的感觉。

    「蓝怜,请-过来坐在这个位置,对着一号摄影机.想象最能引起-心灵悸动的人或物品都可以,我要强调女人抹了这支唇膏之后,心灵的舒畅与愉悦感。」

    「好的,我知道。」蓝怜点点头,表示明白了。

    「那我们先来一次试试看。场记准备──开始!」

    蓝怜抬起头,对着亮起红灯的摄影机,一眼就看到站在摄影机后的项允冲,她的眼眸霎时变得好柔,就像每个看见自己心爱情人的女人。

    「蓝怜,这个表情很好!」

    导演喊些什么,她完全没听见,她的眼中只看得见项允冲。

    他凝视着她,对她露出温柔的微笑。

    她的心有如拍动翅膀的蝴蝶,冉冉上升,她抹着胭脂的红艳唇畔,噙着一抹温柔绝美的笑容。

    「对对,就是这种表情!太棒了!」导演兴奋地嚷嚷,将她如梦似幻的表倩一一摄入镜头。

    蓝怜的经纪人佩琪双手环脚站在一旁,-起眼,冷冷地看着他们眉目传情。

    难道在她不知情时,他们已经……

    「好!卡!」导演将片子重看一遍,然后满意地说-「很好,可以收工了!」

    「大家辛苦了!」蓝怜向合作的工作人员道谢,然后拿起皮包离开。

    项允冲跟在她身后走出摄影棚,在她耳边低语道-

    「到地下停车场等我,我们一起回去。」

    蓝怜抬起头,迟疑地凝睇他片刻,然后不由自主地点点头。「嗯。」

    她知道自己正在堕落,但她无法克制自己的行为!

    她甚至不敢告诉三位好友,自己又回到项允冲身边。

    以前她总是口口声声劝诫她们,不要相信男人编织的美丽谎言,更不要傻得被男人骗去了身体和脆弱的心,但如今……她却明知故犯,无法自拔地沉溺在他所给予的爱怜与激情中。

    她堕落得连她鄙视自己!

    然而--她虽然无数次想拒绝项允冲的诱惑,但到最后然还是难以抗拒地投向他的怀抱。

    她戴上墨镜,特地绕开大家常用的电梯,走楼梯到地下室与项允冲会合。

    项允冲替她打开车门,蓝怜迅速上车后,车子立刻向出口的方向驶去。

    一双嫉妒的眼在暗处,冷冷望着跑车驶出地下室。

    「蓝怜,-好美……真的……好美!」

    项允冲一面挺身向前冲刺,一面在她雪白细致的背脊上,印下绵绵密密的吻。

    「嗯……允冲……」

    蓝怜俯趴在床上,粉臀翘高,双手紧揪着床单,娇柔地承受他自背后进击的力量。

    火热的激情持续加温,当高潮的一刻来临,项允冲低吼着仰高头,加快速度,让两人都得到满足。

    欲望满足后,他抽身离开,将累得浑身虚软的蓝怜翻身拥入怀中,低头审视她迷蒙绝艳的脸庞。

    她粉颊微红,回避着他火热的眼,脸上尽是羞涩之情。

    她好想永远不能习惯这件事!

    他不禁要想-她在其它男人面前,是否也是这副纯真羞涩的模样?又有多少男人见过,她欢爱后慵懒无力的娇态?

    「当年我们分手之后,-又有过多少个男人?」他卷玩她乌黑的长发,佯装不在意的问。

    他的问题,立即让原本祥和的气氛蒙上阴霾。

    蓝怜浑身一绷,板起脸推开他,裹着浅蓝的丝被下床。

    「在我回答你这个问题之前,是不是也可以质问过去这些年来,你有过多少女人?我们明明说好只把握眼前的一切,不再谈论过去的事,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又要明知故犯,破坏这难得的平静?」

    因为嫉妒!项允冲沉默地望着她,没有将心底的话说出口。

    蓝怜久等不到他的回答,索性转身走进浴室盥洗。

    待她沐浴过后走出浴室,项允冲已经不在房间里,她捡起掉落在地板上的衣服穿上,走出卧房去找他。

    她走到敞开的书房前,看见项允冲在里头,正背对着她在讲电话。

    「允冲?」

    项允冲回头看见她,神色有些慌张,匆忙地将电话挂上。

    「-洗好了?」他走向她,紧张地问。

    「嗯。你正在讲电话吗?」她好奇的问。

    「只是一通无关紧要的电话-好香!」项允冲低头亲吻她沐浴后,带着淡淡香气的肌肤。

    她微仰起头,让他亲吻自己敏感的脖子。

    「我想回去了。」她告诉他。

    「晚一点再走吧!喝杯咖啡再走,好不好?」项允冲的唇缓缓往上溜,爱恋地在她的唇上吮吻着。

    「我怕时间太晚……」

    「大不了不走!」他倒希望她永远别回去。「留下来吧?」

    「这……」

    「不然只喝一杯也好!」今晚项允冲突然有种怪异的感觉,很希望她留下来多陪他一会儿,彷佛他再不这么做,恐怕会有什么事发生,将他们硬生生分离就像当年一样。

    「我……好吧!或许喝杯咖啡也好。」蓝怜望着他略带哀求的眼,心软地同意了。

    也唯有他,能让她坚强的意志变得薄弱,难以抗拒他的要求。

    「我去煮咖啡。」项允冲高兴地转身走进厨房去煮咖啡。

    望着他的背影,蓝怜悲哀地发现-她还爱着他!

    即使当年他曾经负了她、使她不得不拿掉腹中的骨肉,她还是依然深爱着他。

    表面上看起来,她恨他入骨,但实际上她一直无法忘记他,所以她才以恨为由,将他牢牢放在心底深处,从来不曾有片刻遗忘。

    她不敢去想未来,也不敢要求项允冲给她承诺,她怕听到的答案会令她伤心,所以只能欺骗自己,她不需要永恒,只要追求短暂的快乐就好。

    不知为什么,蓝怜突然想起那个多年前失去的孩子,她已经很久、很久不曾想起他了。

    她在想,如果孩子知道她又回到那个害他不能生存在世上的绝情父亲身边,是否会恨她这个懦弱无能的母亲?

    阵阵自责啃噬着她的心,让她忍不住红了眼眶。

    她真是个毫无原则又自私的坏母亲!

    项允冲煮好咖啡走出厨房,看见她垂眸抚着自己的肚子,不知在想什么,于是上前轻拍她的肩问-「-在想什么?」

    「别碰我!」

    他一碰触到蓝怜,她立即反应激烈地挥开他的手,并且迅速闪躲到一旁。

    项允冲的手僵滞在半空中,一脸受伤的望着她。

    「怎么了?我做错什么了吗?」

    蓝怜眼眶里泛着泪光,她无法言语,只能歉然的不断摇头。

    今晚她没办法和他交谈,她必须一个人静一静!

    「对不起,我还是先回去好了!」

    她抓其皮包,转身冲向大门。

    项允冲没有阻止她,只是木然站在原地,目送她的背影跑出他的视线。

    自从那天之后,蓝怜整整一星期躲着项允冲,不肯和他单独见面。

    不是她故意用这种方法来惩罚他,而是她觉得,继续这么毫无顾忌的和他在一起,对不起那个尚未出生就被迫消失的孩子。

    那几天晚上,蓝怜都睡得很不安稳,她一直重复做着同一个梦。她梦到一个看不清长相的小婴儿,小小浑圆的身体趴在地上,手脚并用地爬向她。

    她绽开笑颜,张开双手,正想迎接那个爬向她的小娃娃,突然一阵寒风刮来,孩子不见了,她哭喊着到处寻找,却什么也找不到。

    她最后一次惊叫着从梦中醒来,伸手一抹,发现自己脸上全是泪水。

    她怎么会无缘无故做这么奇怪的梦呢?

    蓝怜拖蓬慵懒的身体下床,腹部立刻传来饥肠辘辘的咕噜声。

    最近她好象特别会吃,以往食量很小的她突然吃得很多,常常一起床就觉得很饿,必须马上找东西吃才会稍微舒服一点。

    她打开冰箱,发现里头什么食物都没了。

    最近她常和项允冲出去用餐,所以家里几乎没有准备吃的东西。

    简略地梳洗过后,未施脂粉,只戴上墨镜到楼下的便利商店去买早餐。

    她拿了一条全麦士司和一瓶鲜奶到柜台结帐,发现店员一直用一种好奇、窥探的目光偷觑她。

    她觉得很奇怪,她常到这间便利商店买东西,有好几次是这个店员帮她结帐,照理说即使见到她,她也不应该感到惊讶才对呀!

    她耸耸肩,低头打开皮包付帐,这时才看见放在结帐柜台上的八卦杂志,而那杂志的封面人物──正是她。

    蓝怜迅速拿下墨镜,确定那的确是她没有错!令她愤怒的是,一旁斗大的标题写着-红逶半边天的广告冰山美女,原来竟是为了利益卖身的放荡女!

    为什么?为什么这么说她?

    她抓起一本杂志,抖着手交给店员。「我要买这一份。」

    「啊……好!」店员接过那本杂志,赶紧放进袋子里。

    店里几位正在买东西的顾客看见她,纷纷交头接耳、窃窃私语-「那不是蓝怜吗?」

    「就是她没错!喂,你看她要买那本杂志耶!」

    「奇怪!她干嘛买?自己做过什么,她应该最清楚吧?」

    「哎呀,她想看看人家用多大的篇幅,报导她的『伟大事迹』嘛!」

    「没想到她这么不要脸,亏我以前还很喜欢她说,我真对她感到失望……」

    接下来的话,蓝怜已经听不下去,她付了帐,立刻像逃难似的逃出便利商店。

    走出电动玻璃门外,她还能清楚感受到背后那几道鄙夷的目光,紧紧黏着她的背不放。
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5 安琪作品 (http://anqi.zuopinj.com) 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