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章

    不──」

    蓝怜惊喊一声,下意识转身想冲出门外。

    项允冲没有拦她,只冰冷地吐出要胁。「只要-一走出这扇门,我就让-的经纪人男友,永远找不到工作!」

    蓝怜立即停下脚步。

    她缓缓转头,突然明白了一切。「你就是长信总裁?」

    「没错!」他的回答相当干脆。

    「签下我的新合约,也是你刻意安排的?」

    「又答对了!」

    「为什么?项允冲,我们早已经分手了,你为什么还要这么做?」

    「我们是分手了,但那并不代表事情已经过去,七年前的一切,我一直牢记到现在,今天我签下-的新合约,就是希望能和-──重温旧梦!」

    他咧嘴朝她微笑,但不知为何,他的笑容令她全身发颤。

    「没必要!」

    她自我防卫地昂起下巴,高傲地说-「我有自己的生涯现画,不劳你费心!我们解除合约,从今以后,我不希望再看见你!」

    「哈哈哈!」项允冲放肆地大笑,然后突然停住笑容,冷冷地望着她说-「蓝怜,难道-忘了吗?刚才-已经签下新合约,现在-属于我项允冲的资产之一了,-根本没有资格说这种话。对于我的资产,我一定会好好『保管』,绝对不可能轻易放手!」

    「你……」她睁大美眸,向着他噙着就笑的面孔,许多年不见,他英俊依旧,只是感觉又长高了,肩膀变得好宽,看起来更加成熟、挺拔,极有男人的魅力。

    「其实-终究是我的摇钱树,我签下-最主要的目的,还是希望-为我赚进大把钞票,只要-肯好好配合我们为-做的企划,我保证不会太为难-和-的经纪人男友!」项允冲斜睨着她,潇洒地燃起一根烟。

    「你是说--哲远?」蓝怜紧张地问。

    她可以吃亏、受委屈,但她不希望连累了他。

    不过──他怎么会认为哲远是她的男朋友呢?但她并不想解释太多,也认为没必要解释。

    「-当真这么在乎他?」项允冲喷出一口烟雾,眼睛-得更紧了。

    她对那个险些把她卖掉的蠢男友,倒是挺有心的!他难以克制心底升起的浓浓妒意。

    蓝怜没理会他的问题,上前拉着他的袖子再次追问-「你刚才说那句话,到底是什么意思?」

    项允冲低头望着那只放在自己手臂上的白嫩小手,片刻后才冷漠地开口-「-最好先放开-的手,如果-总是如此随便碰触其它男人,那么我真该同情-的男朋友!」

    蓝怜这才发现,自己竟然不知不觉揪紧他的袖子,她心头一惊,赶紧松开手,往后退了一大步。

    项允冲见她远离自己,急促的呼吸才缓缓平静下来。

    他故意吊胃口似的轻敲自己的唇,喃喃自语道-「其实我真的不想为难他,毕竟他也挺可怜的。」

    如果那则「吃饭十万,上床一百万」的传闻是真的话,那么身为蓝怜男友的许哲远,不就一天到晚在戴绿帽吗?

    「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?」哲远哪里可怜了?蓝怜完全听不懂。

    「那不重要!」项允冲走到书桌前,取出另一份合约给她。

    「这是我针对你的男朋友许哲远,所写的一份培育计画书。原则上,我认为许哲远还算是个不错的经纪人才,所以如果他愿意接受我们的安排,积极进修这方面的专业知识,那么我愿意聘请他,担任长信影音明年度新人的经纪人,只要他有本事捧红新人,酬劳方面长信影音绝不吝啬。」

    「真的?」蓝怜提高了音调,忍不住替许哲远感到高兴,能被长信集团看中的人,没有几个呀!

    哲远一定以为自己要失业了,没想到老天仁慈,还另外替他开了这条路。

    她惊喜的表情,让项允冲心里更不是滋味,他冷冷地附注。

    「不过-先别高兴得太早,他究竟能不能得到这个经纪人之职,完全得看-的态度而定。」

    「我的态度?」蓝怜一脸莫名其妙,这关她什么事?

    「只要-答应乖乖配合我的安排,我就依照承诺,栽培许哲远成为长信影亲旗下的经纪人之。不过-若敢违背我的命令、或是行为不检破坏了公司的名誉,那么我就会先把许哲远赶出长信影音,-听明白了吗?」

    「我……非常明白!」

    蓝怜这才知道,项允冲让许哲远进长信影音,全是为了箝制她的行动,他认为只要搬出许哲远,她就会乖乖就范。

    事实上,他的推测的确没错,这么多年来,许哲远和她的情谊,早已凌驾一般的亲戚关系,她怎么忍心让亦兄亦友的他遭受失业之苦呢?

    她知道自己没有选择。

    「好,你的要求我同意,不过你不能无故刁难哲远,否则就算我倾家荡产,也要和他一起共进退!」

    她竭力捍卫许哲远的姿态,让项允冲几乎快嫉妒死了,他僵冷着面孔,脸颊上的一束肌肉,因用力过度而微微抽动。

    「这点我可以保证。」

    一抹诡异的笑容出现在他的薄唇上,蓝怜见了不但没有安心的感觉,反而脊背发冷。

    他──到底想做什么?

    该死的项允冲到底想怎么样?

    蓝怜握着刚才新任经纪人佩琪给她的广告企划,简直不敢相信,他为她揽了什么好工作!

    她没有敲门就直接闯进总裁办公室,里头正在谈话的几位经理全部张大嘴,看着美得惊人的她突然闯入。

    项允冲挑了挑眉,然后从容地挥挥手,要与他会谈的几位部属先行离去。

    「-的礼貌显然有待加强。」他扭唇讥讽。

    「这时候我没心思管那么多!」蓝怜将广告企划书砰地压在他桌上,竭力克制怒吼的冲动,一字字僵硬地问-「这个广告是你为我接下来的?」

    「没错!」项允冲将身体往后头的大皮椅一躺,闲适地望着她。「怎么,-不喜欢?」

    「我会喜欢才有鬼!」

    内衣广告?亏他想得出来!

    「-哪里不满意了?」项允冲拿起企划剧本翻阅,上面安排她穿著某品牌的新内衣,在原野中穿梭、奔跑,让心灵与身体一起呼吸洁净的空气……

    「我倒觉得挺好的!」

    反正她早已阅人无数,让一百个人欣赏她的身体,和一千、一万个应该没什么差别吧?

    「我拒绝露出手臂、膝下和锁骨以外的部位!」这是蓝怜拍广告多年以来的坚持,她从未打算让自己变成三流的脱衣艳星。

    「恐怕-没有选择的权利!」项允冲起身走到她面前,超过一八五的身高,让她这一百七的身高,产生一种无言的压迫感。

    项允冲亳不客气的讥讽-「蓝怜,-以为-还是什么清纯玉女吗?-在男人圈中的名声比淡水河还臭,我看不出这样的-来拍内衣广告有何不妥?」

    「项允冲,你居然敢……居然敢这样说我!」蓝怜气得眼眶泛红,任何人都有资格这么说她,唯独他没有!

    他才是那个喜新厌旧、朝三暮四的人,他忘了当年他和她交往,却和学姐魏冰兰上床的事吗?

    「我说错了吗?」项允冲挑起眉,佯装惊讶地说-「难道我听到-陪人吃饭十万、上床则要一百万的传言是假的?」

    蓝辆实在气不过他那明显不信与嘲讽的表情,于是脱口喊道-「就算是真的,那也不关你的事!」

    「-说什么?」项允冲面色倏然一绷,凌厉的眼眸霎时变得非常骇人。「-承认了?」

    蓝怜根本不怕他,盛怒中的她早已忘了什么叫恐惧,一心只想气死他。

    「没错!那些传言都是真的,我的确陪人吃饭叫价十万,上床一百万,如何?不行吗?」

    她毫无畏惧地直视项允冲,满意地看他气得头顶冒烟。

    「-简直寡廉鲜耻!」他又嫉妒又生气,恨不得一把捏死她。

    「彼此彼此!」他忘了当年是谁被抓奸在床?

    「既然-是可以用金钱购买的物品,那么应该不会拒绝我才对吧?!」

    项允冲大步走上前,单手攫住她的两手,另一只手则抬起她的下巴,猛地低头罩住她香馥的唇。

    「唔……」蓝怜震惊地瞪大眼,拼命扭动身体挣扎。

    他怎能吻她?她不要他用那不知吻过多少个女人的嘴碰她,那令她觉得恶心。

    蓝怜被他牢牢箝制住,完全无计可施,她不想这么被他强吻,便用力往他的嘴唇一咬。

    「啊!」项允冲低叫一声,迅速松开她。

    他睁大眼瞪着她,伸手往下唇一抹──流血了!

    「你宁愿陪千百个男人上床,也不愿让我吻你?」在她的心目中,他就这么惹人厌吗?

    「没错!」蓝怜扭开头,倔强地回答。

    「好!」项允冲唇边挂着空洞的微笑,脸上有种令人心痛的绝望表情。

    她又再一次拒绝了他!

    七年前的他,被她残酷地排拒在心门之外,他虽愤然离去,但心里始终惦记着她,如今他学成归国,创造了傲人的财富与成就,却还是得不到她的心。

    她──依然不爱他!

    项允冲僵硬地扯动嘴角,因自尊受伤而产生的愤怒逐渐涌上心头,他一把抓起桌上的广告企划书扔回给她,冷冷地说-

    「既然-对服侍男人经验老道,那么穿著内衣在树林里跑跑,应该算是小儿科的剧码吧?还是──-比较习惯什么都不穿?」

    「项允冲!你──」

    蓝怜举高右手,气得想把企划书扔在他头上。

    「我劝-最好三思而后行,毕竟-那相恋七年的男友,能否继续担任长信影音的经纪人,就全看-的表现了。」

    他的警告一出,蓝怜才想起许哲远的前途还掌握在他手里。

    「除了威胁,你就没有其它的招数可用了吗?」她愤恨地问。

    「不巧得很,那碰巧是我觉得对付-最好用的招数,所以铁定会一用再用,除非-和许哲远决裂,否则恐怕-得为了他,一辈子替长信集团卖命!」

    「你是个卑鄙小人!」蓝怜怒瞪着他,一字一字自紧咬的齿缝间吐出。

    「过奖了!」

    项允冲得意地咧嘴朝她一笑,享受她七窍生烟的可爱模样。

    如果不能让她爱地,那么让她恨他,或许也是个不错的主意。

    因为──那至少会让她牢牢将他放在心里,永志不忘!

    拍摄内衣广告那天,长信集团可说是如临大敌,上至导演、执行制作,下到场记、小妹,大家莫不战战兢兢地进行准备工作,因为听说总裁大人对这部广告片投以相当大的关注,而且将会亲自到场监工,所以大家自然不敢轻忽。

    为了拍摄蓝怜宛若精灵在林中奔跑的画面,他们特地包下绿园度假村一整天,专门拍摄这幕场景。

    天还未亮,临时充当化妆间的小木屋里不忙得不可开交。蓝怜抿着漂亮的唇,瞪着镜子里的自己。

    她身上被着一件宽松的白色浴袍,浴袍下没有其它衣物,只有一套这次代言的产品──强调自然的内衣。

    「别替我戴耳环!」她伸手挡住化妆师欲挂上她耳垂的耳环。「这部广告强调的是毫无束缚的舒畅感,所以不需要加太多人工的缀饰。还有化妆也尽量淡一点,别抢了产品的风采。」

    「是!」化妆师不由得心服口服。

    以前她一直以为蓝怜之所以在广告界大红特红,纯粹是因为长得漂亮、身材特别好而已,没什么特别的原因!她一直到今天才知道,蓝怜会红绝对不只因为外貌美艳出众,她那颗敏锐、纤细的心,才是她成名的主要原因。

    「蓝小姐实在很漂亮,皮肤又好!」化妆师替蓝怜在重点补上蜜粉,一面赞叹道。

    许多明星在镜头下,乍看很漂亮,但实际上根本见不得光,而蓝怜却是不管远观、近看都美得不可人物。只是……

    不知道她连陪人吃饭都叫价十万的谣言,是不是真的?化妆师偷觑她冷淡的面孔,在心中暗忖。

    此时,门口的方向有人喊道-「总裁来了!」

    蓝怜背脊一僵,缓缓抬头透过镜子,紧盯着昂首步入小木屋的项允冲。

    「都准备好了吗?」项允冲走进小木屋,一双鹰准般锐利的眼睛,立即左右张望,像在寻找什么重要的物品。

    他看见蓝怜坐在化妆台前,立即停止搜寻,笔直往她的方向走来。

    「项总裁好。」化妆师看见他走来,立即含羞带怯地喊道。

    「辛苦了!」他没吝啬地给了化妆师一个笑容。「我有话想和蓝小姐谈,你先到一旁休息好吗?」

    「好的!」化妆师带着幸福的笑容,飘飘然走了。

    项允冲一等化妆师离开,立即面色一转,他用一种严苛的目光上下打量蓝怜,挑剔她身上的一切。

    她的头发太亮、皮肤太白、嘴唇太红,最重要的是───她身上的衣服太少!

    蓝怜冷冷盯着他,暗笑他对她和化妆师,完全是两种两极化的态度。

    项允冲看见她身上披着的白色浴袍,像逮到了话柄,立即讥讽地低笑。

    「让我瞧瞧-身上穿的是什么?浴袍?哈!有必要遮掩吗?或许这些工作人员当中,就有很多-的入幕之宾,又何必伪装清纯呢?」

    话刚说完,他又马上补上一句。「不过我忘了-的价码订得很高,这些领薪水过日子的工作人员,可能付不起-要的价码。」

    他那自以为是的口吻激怒了蓝怜,于是她故意道-「话是没错,不过若是遇到我喜欢的男人,有时候我会免费招待,可惜的是──那个人永远不会是你!」

    「-──」项允冲第一次破一个女人气得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他冷冷向着她,半晌后猛然掉头走开。

    她走开后的第一件事,就是去找执行制作。

    「什么?把导演换掉?」

    执行制作听了他的要求,下巴掉到胸前。「总裁,张导演哪里不好?他是最近拍摄广告相当有人气的名导,临时换掉他要找谁呢?」

    「那些我全不管!总之,马上给我换个女导演过来,还有──等会儿拍摄时必须清场,只要是男性的工作人员,就得全部离开。」

    项允冲想到等会儿拍摄时,不知会有多少色——的眼睛,直盯着她只穿内衣的胴体看,他就嫉妒得恨不得杀了他们。

    虽然他刻意用拍摄内衣广告的方法来羞辱她,却不允许这些男人平白看光她性感玲珑的曲线。

    「全部离开?那怎么可能!别说其它人,光是摄影师就全是男的,难不成连摄影师都得清场?」

    「没错!」项允冲的回答迅速有力,完全不像在开玩笑。「等会儿连摄影师都离开,摄影的部分由我亲自掌镜。」

    「您?!」执行制作惊讶得脱口喊道。

    「怎么,不相信我有这能力?」项允冲抿嘴里睨他。「当初我刚到法国时,最早学会的就是如何掌镜,拍部广告片对我来说还不是难题。」

    「我当然不是怀疑总裁您的能力。」执行制作掏出手帕猛擦汗,差点在他凌厉的视线下融化。

    「那就快去照办办!」

    「是!」执行制作只得赶快派人找个女导演过来,顺便把一干男性工作人员全赶回去。

    可怜大伙儿昨天半夜就来架设器材、电线,现在又得摸黑回家,每个人都被搞得莫名其妙的,不知道大老板到底吃错了什么药?
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5 安琪作品 (http://anqi.zuopinj.com) 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