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章

    七年后

    当当当……

    床头柜上的小猪闹钟,叮叮咚咚地响起,小猪圆滚滚的身体,随着音乐铃声左右摇摆,相当逗趣可爱。

    「嗯……」

    白色绣花的双人被褥蠕动了一下,一只纤纤素手从被窝里伸出,按掉了闹钟,

    不一会儿,一个发丝膨松、神情慵懒的美女掀开被子坐起,懒洋洋地转动视线环视四周。

    蓝怜看见床头柜上的小猪闹钟,忍不住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那是她从高中时期,一直到现在最要好的朋友之一──丁淳纯从日本买回来送给她的礼物。

    淳纯知道她总是不快乐,所以买了这么一个逗趣的小玩意,希望她每天起床时看到它,都能开心一点。

    蓝怜的视线从胖嘟嘟的小猪,移到台灯下放置的几张照片。

    那是她和其它三位最要好的朋友──丁淳纯、林咏筑和苏映宣的合照,那时大家都还是快乐的单身女郎,如今其它三位都已结婚,其中还有两人当了妈妈。

    大家都有了美好的归宿,只有她依然是单身一人。

    虽然好友们都为她担心,希望她能忘了过去那段伤心的感情,尽早遇到足以共度一生的伴侣,但她个人并不这么想。

    对于男人,她是早已死心,不敢接近,也不愿再接近了。

    身为广告明星的她,年收入超过千万,住高级公寓、开名车、穿戴名牌服饰,对于目前的生活,她感到相当满意,根本不需要男人这种低等庸俗的动物介入,无端搅乱自己平静的生活。

    蓝怜撩开垂落在白色丝质睡衣上的长发,下床将嫩白的小脚,套入纯白的布质软鞋内,然后进入浴室盥洗。

    片刻后,她梳洗完备,电话铃声也正好响起。

    她优雅地接起电话,话筒里立即爆出成串的连珠炮。「蓝怜,-还没准备好?今天要和长信集团谈合约,迟到了不好意思呀!」

    那是她的经纪人──许哲远。

    当年因为工作的关系,她急需一位经纪人为她打理周遭琐碎的事务,所以她找上了许哲远。一方面是因为她信任他,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当年他对她有恩,所以她没有第二选择的,以高薪聘请他担任她的经纪人。

    而他也没有令她失望,个性圆滑、善于交际的地,为她接洽了不少工作,增加许多曝光的机会,将她的事业推上一个崭新的巅峰。

    「马上就好,给我十分钟。」

    蓝怜一说完马上挂上电话,打开衣橱挑了一套白色套装,然后迅速为自己化个简便的妆。

    即使成为家喻户晓的广告明星,她仍不喜欢化浓妆,幸好她天生丽质,只要淡扫蛾眉就美得令人惊艳。

    打扮妥当之后,她习惯性的戴上墨镜,然后向电梯下楼到地下室的停车场,与许哲远会合。

    许哲远一见到她就急呼-「快!现在马上赶过去还来得及。」

    「走吧!」蓝怜坐上许哲远墨绿色的宾上轿车,车子便急速往前驶去。

    这天是星期一,虽然早已过了上班时间,但位于世贸的精华商业区,却还穿梭着来往洽公的车潮。

    墨绿的宾土轿车从车阵中钻出,俐落地驶入一楝相当醒目的摩天大楼地下停车场。

    大楼里的某扇玻璃窗前,站立着一个高大的身影,那人冰冷的眸子望着轿车驶入地下室,用毫无感情的声音喃喃自语-「终于来了!」

    他将头转向恭敬站在他身后的中年男子,幽冷地问-「邓经理,你都知道该怎么做了?」

    「是的,项先生──不,总裁!属下已经知道该怎么做,我一定会顺利拿到蓝怜的新合约。」

    「我不在乎花多少钱,无论如何一定要签下蓝怜,绝对不许失败!」

    「是,属下明白!」

    「好了,你去吧!」男子冷漠的将面孔转向窗外,继续望着脚下川流不息的车潮。

    邓经理离开总裁办公室后,来到隔壁的总裁专用会议室,准备依照大老板的吩咐,签下最近红得发紫、炙手可热的广告明星蓝怜。

    「当真给我们这么好的条件?」蓝怜的经纪人!许哲远,听到他所开出的条件,惊喜得连声音都颤抖了。

    一年两亿五千万的酬劳,哪个广告明星能拥有这么高的身价?

    这简直像在做梦,许哲远真想负捏自己的脸颊,看看这是不是真的?

    「除此之外,红利、奖金等额外的酬劳还另计,另外公司会配给一辆高级的轿车,给篮小姐做为交通工具,每年还有两次出国度假散心的机会,费用由公司全额支付,地点随蓝小姐自选。不知两位意下如何?」

    邓经理将视线转向蓝怜,忍不住在心底赞叹-真美!

    难怪总裁费尽心思要签下她,她实在是广告界的聚宝盆,谁拥有她,就等于拥有一张不败的王牌。

    她今天穿著一套白色的古奇洋装,微卷的长发用一支珍珠发钗随意盘在脑后,只留几撮发丝落在颊畔,如绿叶般衬托着她绝美的容貌。

    她微微抬起明亮的水眸望过来,邓经理的心跳立即停止一拍,要是她愿意向他招招手,他一定浑身酥软得立即倒在她怀中,享受她的爱抚……

    「我还是觉得不太妥当。」蓝怜略微低沉的性感嗓音,惊醒了他的春梦。

    「什么?篮小姐,如果-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,尽管告诉我,任何条件都可以再商量。」他紧张地说。

    「还可以再商量?」许哲远兴奋得简直快休克了。

    上天居然赐给他们这么好的新东家,这张合约当然非签不可了!

    「我还要再回去考虑一下!」蓝怜拿起皮包起身。

    「-要再回去考虑?!」许哲远和邓经理不约而同的大叫。

    这可是天上掉下来的好机会,那着灯笼都找不到,而她居然还要考虑?

    「蓝怜,-到底要考虑什么?」许哲远忍不住问。

    「我不知道,我终觉得怪怪的……」蓝怜掉头环视这间会议室,总觉得有人正在暗处监视她的一举一动,让她有种脊背发寒的感觉。

    她抬头看见天花板的角落有架监视器,难道是那里……

    「蓝小姐,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,错过绝对不会再有,-不必再考虑了,赶快和我们签约吧!」邓经理拼命游说道。

    「是啊!蓝怜,我也赞同邓经理说的话,这是个难得的好机会,-就别再犹豫了。」许哲远也迫不及待加入劝说的行列。

    「可是我……还是觉得好奇怪!」

    蓝怜摇摇头,从她一进入这栋大楼就觉得不太对劲,一种诡异的感觉老在心头打转,她无法想象自己将为这间庞大的公司工作,她连一点安全感都没有。

    「哪里奇怪了?篮怜,-别这么敏感嘛!」许哲远想到这一大笔钱,将与他擦身而过就满心不舍,他以在她耳边低声说-「我才刚贷款买了一间房子给我爸妈,为我想想那高额的房贷吧!」

    蓝怜抬头看见他哀求的眼神,向来冷硬的心霎时软了,她对任何男人都可以冰冷绝情、不假辞色,唯独对他……

    她微叹口气说-「好吧!如果你觉得可以签,那我就签。」

    「当然可以签呀!合约的内容我都帮你看过了,没问题的!」许锡远迫不及侍从口袋抽出笔交给她。

    如果她的年薪是两亿五千万,那他这个经纪人,可以抽取其中百分之二十的佣金,也就是五千万。简直像在做梦!

    蓝怜接过他递来的笔,正想在合约画上签名的时候,看见长信集团总裁的外文名字,忽然一愣。

    DANNIL.SHUN?

    「你们总裁是外国人?」她迅速抬起头问。

    「不完全是。我们总裁具有中国与日本两国血统,不过他目前是法国籍。」邓经理回答得相当有技巧。

    「喔。」

    蓝怜轻应一声,心中暗自揣测,SHUN这个姓到底是向?还是项?

    不可能!蓝怜失笑,怪自己太过神经质。

    那说不定只是一个发音很接近的姓氏罢了,她怎么会以为是「他」呢?

    她摇摇头,重新握起笔,迅速在合约下方签上自己的名字。

    「好了。」

    她将两份签好的合约其中」份递给邓经理,邓经理检查无误后,笑-了眼。

    「蓝小姐,既然-已经签了合约,那以后我们就是同一艘船上的人了,今后还请-多多指教,也希望-能全力配合,新任的经纪人为-安排的宣传活动──」

    「等等!」许哲远一听到「新任经纪人」几个字,立即站起来紧张地问-「你刚才说新任的经纪人是什么意思?蓝怜的经纪人不是我吗?」

    邓经理推推鼻梁上的眼镜解释道-「为了合作业务上的便利,我们会为蓝小姐更换一位新的经纪人,由新任经纪人为蓝小姐量身打造一份,与从前截然不同的宣传企划,我们衷心希望蓝小姐能够配合公司的安排,创造蓝小姐事业的巅峰。」

    「可是刚才你并没有提到这件事呀!」许哲远紧张地问。

    「喔,我没提吗?」邓经理佯装惊讶地说-「那我一定是忘了!不过我虽然没提,但合约上有注明呀,你应该看见了才对。」

    「合约上有注明?」许哲远抢过蓝怜手上的合约逐条检查,果然在第十六条找到邓经理所说-必须配合公司所安排的经纪人。

    「怎么会这样?」豆大的汗珠从许哲远的额头上滴下,刚才他一心只想尽快签下这张合约,根本没仔细检查合约的内容,如今发现不对劲,只怕已经太晚。

    「我拒绝更换经纪人!」蓝怜站起身,冷冷地说道。

    「这点恐怕不行!」邓经理眼中闪过一抹狡桧。「根据新合约规定,让小姐必须完全配合公司所安排的工作与宣传活动,如果违反合约规定恐怕您必须赔偿公司五倍的赔偿金。」

    「五倍?」许哲远震惊地跌回座椅里。

    两亿五千万的五倍,不就是十二亿五千万吗?

    「这是陷阱!」许哲远震怒地大吼。「这个合约不公平,我要请法官裁定这份合约无效!」

    「请便!」对于他的要胁,邓经理丝毫不为所动。「这份合约是本公司律师团和总裁研商后所拟定的,绝对公平合法,不过如果两位不相信,倒是可以上法院试试。只是奉劝蓝小姐想清楚,我们才刚签下新合约,这么做万一把事情闹开来,让新闻媒体知道了,伤害最大的,是蓝小姐自己的名誉。」

    许哲远霎时哑口无言,邓经理说的没错,和长信集团翻脸,伤害最大的将会是蓝怜自己。

    过去这几年来,蓝怜对他的照顾他最清楚,原本是个穷小子的他,经过她的提拔,早已拥有两楝房子与进口名车,他实在不该再贪心,让蓝怜牺牲自己的利益,争取他自己的权益。

    再说,若不是他被利益蒙蔽双眼,没看清楚合约内容,又一再催促蓝怜签约,他们或许不至于这么轻易上当。

    算他活该,自作自受吧!

    「蓝怜,算了!怪我自己不好,-别为我争什么了!,听从公司的安排,对-比较有好处。」他垂下头,颓丧地说。

    「不!」蓝就不肯轻易放弃。「我不可能丢下你,独自加入长信集团。」

    她转头对邓经理说;「我想见你们总裁,请你安排一下。」

    「这……」邓经理迟疑了,他不确定总裁是否愿意接见她。

    正思考时,她放置在口袋里的手机响起。

    「抱歉!」他连忙取出手机,走到一旁接听。「啊,总裁……」

    一会儿后,他走回来说-「蓝小姐,总裁愿意接见-,不过──许先生恐怕得先离开。」

    许哲远早已看开,也没打算再为自己争取什么,于是轻拍蓝怜的手说-「我先回去好了,-和长信总裁谈谈,如果他不答应就算了,千万别为了我损害了-的权益。」

    「我知道。」蓝怜虽然这么回答,但心里早已打定主意,非和长信总裁争回许哲远经纪人的职位不可。

    许哲远走后,蓝怜在邓经理的带领下,来到总裁办公室。

    「就是这里。」邓经理替她转开了门。「好好和总裁谈,千万别触怒他。」说完,便匆匆退下。

    蓝怜望着他匆忙离去的背影,挑了挑眉暗忖-

    这位长信总裁,显然相当具有威严,看得出邓经理很畏惧他。

    不过她也不是那么好说话的人,许哲远的事她绝对会据理力争到底,就算会触怒他,她也不怕。

    她鼓起勇气推开门,走入总裁办公室,然后随手带上门。

    她走进门内,看见一个男人倚在玻璃墙前,双手插在西装裤的口袋里,他的脸正对着门口的方向,显然已经等她很久了。

    由于背光的缘故,所以她一时没看清他的脸。

    「请问──」

    「你终于来了,蓝怜!」

    蓝怜听到这个声音,立即震惊地睁大眼。

    这是--

    「不记得我了?」那男人走向她,远离了窗口的阳光,她这才看清楚他是谁。

    项允冲!?他怎么会在这里?
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5 安琪作品 (http://anqi.zuopinj.com) 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