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章

    金色的太阳逐渐西沉,莘莘学子们,背着沉重的书包走出校门,踏上回家的归途。

    「蓝怜!」

    项允冲命司机停车,然后迅速下车,追上走在前方的清丽女孩。

    「是你?」蓝怜回头看见地,直觉地露出笑容。

    「一起走吧!」项允冲不由分说地举步,径自往前走去。

    蓝怜耸耸肩,随后追上他的脚步,一起并肩向前走。

    「好好的,干嘛不坐车?」蓝怜不以为然地皱着俏鼻问他。

    有高级的轿车不坐,老喜欢陪她走路,他是傻瓜呀?

    「偶尔散散步对身体很好呀!」项允冲侧头一笑。

    那温文尔雅、俊美无俦的笑容,让蓝怜呼吸一紧,但同时也升起一股莫名的怒气。

    他用这种迷死人不偿命的笑容,骗过多少女孩的心?

    「你想运动,还怕没机会吗?听说你家有球场、游泳池,还有全套健身设备,不是吗?」

    「那不同!」项允冲痞痞的一笑。「球场、游泳池和健身器不会变出一碗热腾腾的面给我。」

    原来他是想吃她煮的面!一股说不上是失望还是滑稽的感觉浮上蓝怜心头,不过她立即摇头甩去这种想法。

    「你想吃面还不简单,只要吩咐你家的厨子,想吃多少有多少,我煮的面太寒酸,连一条肉丝都捞不到,我才不信你真吃上了瘾。」她不自觉噘起了小嘴。

    「是真的吃上了瘾!自从尝过-煮的面之后,我再也不吃别人煮的了,因为没人煮得出-的好味道。」项允冲嘻皮笑脸道。

    其实他没告诉她,除了面,还有另一个原因,吸引他舍弃豪华舒适的轿车,陪她在乌烟瘴气的市区中走回家。

    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回事,但每每看见她孤独纤弱的背影走在回家的路上,心底就会浮现一丝心疼与悸动,然后他的双脚就会不由自主地跨下车,陪着她一起走回家。

    「少胡说了!」

    蓝怜害羞地红了脸庞,心底飘荡着暖暖的幸福感,只因为他喜欢她煮的面。

    回到家,蓝怜照例下厨煮了两碗汤面,和项允冲有说有笑地聊天,很快便将面吃完。

    「你坐会儿,我先把碗洗一洗。」蓝怜收走桌上的空碗,顺手转开水龙头将碗洗净。

    项允冲坐在餐桌,单手支着下颚,望着她熟练地做家事的背影,最近一直盘绕在心头的疑惑更深了。

    他和蓝怜究竟是朋友,还是情人?

    如果只是朋友,为何她侵入他梦中的次数愈来愈多?如果是情人,那为何他们俩谨守礼分、连一次手也没牵过?

    他凝目注视前方,出神地思索着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「喂!你还醒着吗?」蓝怜洗完碗筷,却发现他在发呆,于是顽皮地将手伸到他眼前摇晃。

    项允冲回过神来,对于她喊他的称呼感到些许不满。

    「我不叫喂,我有名有姓的。」

    「不叫喂要叫什么?难不成要喊你项学长?」蓝怜微微讥讽。

    项允冲脱口说-「-可以叫我允冲!」

    「什么!?」

    蓝怜惊讶地睁大眼,随即羞赧、不自在地转开头。

    「你别胡乱唆使我,我才不要那么叫你!」

    「为什么?」

    她毫不迟疑的拒绝,令他更加不舒服。

    「那么叫太过亲昵,我们又不是──」情人!蓝怜嘎然止住了嘴。

    「不是什么?快说!」项允冲倔强的性子发作,非要追根究底不可。

    「我……哎呀!我不说了!」蓝怜张大嘴,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,索性羞恼地转过身去。

    望着她闹别扭的可爱身影,项允冲脸上严厉的线倏软化了,他含笑望着她低垂粉颈的模样,每次见到她这样,他的一颗心就像灌满了气的气球,饱饱涨涨的、像被什么东西填满。以前他不明白那是什么,但此刻他知道了那是爱!

    他终于明白,他爱上蓝怜了,爱上那骄傲倔强、从不肯轻易低头的美丽少孩。

    「蓝怜?」他起身走到她身旁,低声喊道。

    「嗯?」蓝怜一转头,正好迎上他偷袭的唇。「唔──」

    她从没想过,有人敢用偷吻的方式夺走她的初吻,她震惊地睁大眼向着他关眸吻着自己,片刻后,又优雅地退开。

    「你做什么?!」

    她捂着彷佛被烫着的嘴唇,震怒地跳开一大步。

    「做我的女朋友。」他凝睇着她,勾唇笑着开口。

    「为……为什么?!」蓝怜震惊过度,连说话都结巴了。

    「因为我想跟你交往。」他仍是用那派慵懒的语调回答。

    这算什么烂理由?蓝怜气坏了。

    如果他用诚恳、谦卑一点的语气请求,或许她有可能同意与他交往看看,但他这种高高在上的态度,好象她非答应不可,不答应便是不给他面子,她不由得起了叛逆之心。

    「如果我说不呢?」蓝怜昂起下巴,挑-地瞪着他。

    她就不信如果她硬是说不,他又能奈她何?

    「那我只好再吻-,直到-答应为止。」说着,他又倾身向前,作势要吻她。

    「不要!」她赶紧捂住自己的嘴,深怕他再一次偷龚成功。

    「我的吻令你讨厌?」他望着她的眼,认真地问。

    蓝怜一张粉脸立即浮现红晕,迅速将脸别开。

    说真格的,她并不讨厌他的吻,他的吻轻柔得像羽毛落在她唇上,让她有种被珍惜的感觉,问题在于──她并不想碰触感情这种东西!

    父母感情不睦,她从小看父亲不断外遇,最后甚至-下她们母女,和别的女人远走高飞,母亲为了抚养她心力交瘁的模样,让她对感情产生严重的不信任感。

    当初父亲也曾对母亲山盟海誓,但是当她年华渐老、青春不再时,父亲便-下她,寻找其它更年轻貌美的女人,如果这就是男人的真心,叫她怎么敢将自己托付给这样的人?

    所以,她不想谈感情!

    「这不是讨不讨厌的问题,而是我不想谈感情这种事!」她转身背对他。

    「为什么?」项允冲问。

    「因为我不信任男人,也不信任感情,男人根本没有真心!」

    他绕到她面前,轻轻抬起她的下巴,严肃地问-「如果──我保证我是真心的呢?」

    「你?真心?」

    她应该对他的保证嗤之以鼻,但他眼中的真诚,让她的讥诮卡在喉头。

    蓝怜的脸又红了,几乎无法直视那双黝黑的眸子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自己怎么了,以往对追求她的男孩总是疾言厉色的她,而今却无法抗拒他那对彷佛会说话的明亮黑眸,望着这样澄澈的双眼,她无法相信他是个口蜜腹剑、满肚子谎言的人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母亲血淋淋的例子似乎不再鲜明,向来坚定的意志变得软弱,她的心开始产生一丝动摇。

    如果这双强壮的臂膀,能为她挡风遮雨,那……

    「你究竟喜欢我哪一点?」蓝怜不禁要问。

    如果他的回答是因为她长得很美、赏心悦目,那么然绝对不会接受这份感情。

    项允冲淡淡一笑,说-「我喜欢你逞强时的模样。」

    他也不相信自已会这么快喜欢上一个女孩,但蓝怜就是有这种魅力,让每个男人都为她心动包括他!

    他喜欢的并不只是她美丽可人的外貌,她那颗倔强、永不服输的心,甚至她逞强时可爱的模样,才是令他心动的主因。

    蓝怜心里的寒冰渐渐融化了,她很清楚好强正是她最大的缺点,而他喜欢的却偏偏是她最大的缺点,不是其它人所看见的美丽外表,况且──她并不讨厌他呀!

    但是,蓝怜的心仍然有一丝迟疑。

    她真的能信任感情,信任他吗?

    如果信了他,她是否会像母亲那样,受到极大的背叛与伤害呢?

    项允冲看出她动摇了,于是缓缓走上前,轻抚她颊畔的发丝,用略微粗糙的手指碰触她柔嫩的脸颊。

    「相信我!我发誓你不会后悔的。」

    「我不能……」

    她才一开口,项允冲便不由分说地低头吻住她的嘴,他不要听到她从嘴里说出任何拒绝的话语。

    「唔……」

    蓝怜先是捶打他的肩、背,扭动身躯挣扎抗拒,然后然渐渐地放弃挣扎,到最后,更不知不觉将手环住他强壮的颈项,开始响应他的吻。

    她投降了!

    她愿意尝试一次,将自己的心交出去──

    交给他。

    甜蜜的日子总是过得特别快,一转眼,三年过去了。

    项允冲和蓝怜相继自日德高中毕业,相约念了同一间大学,虽是不同科系,但她和项允冲还是经常碰面、约会,一起上学、一起回家,朝夕相处之下,感情进展得更加稳固。

    这天放学后,蓝怜背起背包正准备走出校门,忽然一位男同学冲到她面前刖拦住她。

    「蓝怜,今天我们一起走吧?我有车,我带你去兜风、看电影!」他骄傲地回头指着自己停在校门口崭新的别克轿车,看见有人围在车旁好奇地抚摸、观望,他脸色一变,立即喳呼地上前赶人。

    「你们在干什么?快闪开,别碰脏了我的车!」

    蓝怜从不在乎别人开什么车,反正车子只是一种代步工具,品牌对她来说根本不值一文,但他那副有车就了不起的模样惹恼了她。

    她抿起小嘴,不屑地冷笑。

    「蓝怜,我把那些讨厌鬼赶走了,快上车吧!」那个男同学挂着骄傲的笑容打开车门,笃定蓝怜一定会坐上他的车。

    蓝怜隐藏起心底的厌恶,甜美着举步走向他。

    「我是要上车,不过──不是上你的车!」

    她昂首越过他,走向停在他身后那辆黑得发亮的朋驰轿车,优雅地拉开车门,从容地上车。

    黑色轿车呼啸而去,那名男同学的脸色像被掴了一巴掌似的,一会儿红,一会儿黑。

    疾速驶离A大校门的朋驰轿车里,一对恋人正吻得难分难舍。

    「允冲……」蓝怜微微推开他,靠在他的胸膛上喘息。

    她刚坐进车里,立即被项允冲扯入怀中,猛然攫住唇,极其缠绵地热吻起来。

    「为什么和那痞子浪费时间?-知不知道我等得心都焦了!」项允冲的唇离开她的,沿着发鬓印下细碎的吻。

    「我只是想给他一点教训,叫他别狗眼看人低……啊!允冲,不行,司机先生会看见……」

    他的手忘情地溜进她的T恤里,激情地抚摸。她赶紧按住那只带箸强烈企图心的手,不让它越雷池一步。

    「前头有玻璃挡住,别担心!」他的唇又沿着她白皙的颈项往上爬,回到她诱人的红唇,热烈地辗转吻着,直到她像滩水似的融化在他怀中。

    项允冲略微推开她,喘息说-「下个礼拜就要放寒假了,我妈、我继父和我妹妹要去瑞士度假,所以都不在家,-要不要到我家来住一阵子?」

    「我……」蓝就有些犹豫,最近他的举动愈来愈热情,她害怕如果他们单独相处在同一个屋檐下,迟早会失控的。

    「来陪我!」他的眼露出一丝恳求。「我是为了-才拒绝这趟度假旅行的,-若不来陪我,我一定会寂寞而死。」

    他装出可怜兮兮的模样,令蓝怜忍不住失笑。「真的那么希望我去陪你吗?」

    「当然!只要有-,就算不去瑞士也无所谓。」项允冲立即露出笑容,一口白牙闪闪发亮。

    「我本来应该去打工的,不过──好吧!我答应陪-几天,好不好?」蓝怜微叹一口气,无奈地同意了。

    「我爱你,宝贝!」项允冲高兴地绽开孩童似的兴奋笑容。

    蓝怜又被地狂喜的模样逗笑了,她发现自己一天比一天更爱他。

    山区的夜晚特别宁静,除了远处偶尔传来的夜枭啼叫声之外,只有壁炉里哔哔啵啵的柴火爆裂声。

    「壁炉耶……」蓝怜坐在壁炉前,依偎在项允冲宽大的怀抱里,望着壁炉里燃烧得十分旺盛的熊熊火光,喃喃自语道-「这是我第一次亲眼看见壁炉。」

    和项允冲交往三年,她第一次到项家的别墅。

    「以后-会有更多机会看见。下次我带-去我家在瑞士的度假小屋,那里的壁炉才真的棒。」项允冲微侧着头,嗅闻她发上苹果洗发精的香气,吮吻她小巧精致的耳垂。

    「允冲,我……我不确定……」她摇头低喃,双眼无神地凝视壁炉里的火光。

    「-不确定什么?」项允冲把玩她发滑的发丝。

    「我不确定我们之间……是否合适。」

    蓝怜早就知道项家很富有,但是每次到项家,她就不能不衡量他们之间的差距有多大。

    那占地广阔、照顾良好的庭院、雕饰精美的华美建筑、昂贵稀有的高级家俱,在在令她对这段感情产生怀疑。

    以前她从不曾因自己家贫而自卑,至少她行得正、坐得稳,就算家境不如人又如何?但是面对项允冲与自己巨大的差别,蓝怜首次产生退却与不安的感觉。

    他们之间的差距可说是天差地远,这段感情真的能够长久维系部?

    「-怎么会这么想?」项允冲不高兴了,他不喜欢蓝怜这种消极回避的态度。

    「不能怪我这么想,我们的差距实在太大了,就算你不计较我的出身,也不能肯定你的家人会接纳我。」

    「我当然能够肯定!我了解我的家人,他们不是那种现实的人,无论-是贫、是富,大家都会接纳。再说-爱我不是吗?我也同样爱-,只要我们之间的感情不变,就能克服世上一切难关!」

    「感情不变?」蓝怜怕的就是感情总是如风、如云,说变就变,今日他们恩爱情浓,但明天以后的事,谁又能预料?

    「-不信任我?」项允冲按着她的肩膀,把她的脸转向自己,认真地问。

    「我?」蓝怜望着他有丝紧张的眼,笑着摇摇头说-「我当然相信你!如果不相信你,现在我就不会在这里了,不是吗?」

    项允冲这才稍微放心了。「蓝怜,-要对我有信心,我真的爱-,我从未如此认真爱过一个女孩,-是第一个!」

    「真……真的吗?」蓝怜粉颊羞红,红色的火光映照在她花朵般的脸庞上,闪耀美金色的光泽。

    项允冲微愣地望着她,觉得她从未如此美丽!花朵般的容颜、玫瑰般的红唇,闪耀着金红火光的晶莹双眼,她唇畔挂着一抹纯真腼腆的笑容,像块磁石般,强烈吸引他的靠近。

    「怜……」他的眼中写着浓浓的情欲,需索的唇缓缓靠近,含住她的唇瓣。
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5 安琪作品 (http://anqi.zuopinj.com) 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