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

    十年前日德高中

    「蓝怜!」

    一个面孔清秀的女孩跑过来,追喊着前头身材修长的女孩。

    前头的女孩,闻声转过头来,齐耳的短发柔顺地甩在脸上,亮丽的小脸肤白似雪、晶莹剔透,迷倒了站在二楼走廊观看的年轻男孩们。

    「淳纯,什么事?」全校知名的美女蓝怜问那女孩。

    「蓝怜,不好意思,今天我哥要来接我。所以……不能跟-一起回家了。」丁淳纯扭着小手,歉疚地说道。

    「没关系,我自己回去好了。」蓝怜不在意的笑笑。「淳纯真好,有个哥哥这么疼你。」

    「是……是啊!」丁淳纯无奈地苦笑,其实有个保护过于旺盛的兄长,个中的痛苦只有她自己知道。

    「那我回家了,-也去等-哥哥吧!」

    「嗯,明天见。掰掰!」

    两个女孩道别后,蓝怜背着书包独自走向校门的方向。

    「蓝怜真的好美喔,美得像天上的仙女一样。」

    一群正值青春期的男孩站在楼上,-着眼、迷醉地望着蓝怜渐走渐远。

    「是啊!可惜她难追得要命,要是她肯跟我约会一次,我愿意留级重读两年,和蓝怜一起做同学。」一个男孩歪着头做着白日梦。

    「少来了你!」另一个人用力推他的脑袋。「人家蓝怜的成绩那么好,就算你留级重读十年,也做不了她的同学!」

    「哈哈哈……」

    大伙儿哄堂大笑,一个身材极高、面容俊逸的男孩从他们身后走过,略微侧头瞄了他们一眼,不感兴趣地将手插在口袋里,继续往前走。

    他见过他们口中的天仙美女──蓝怜,是长得很美,可借个性太骄傲,对送情书的男孩全不假辞色,非要他们颜面扫的不可。

    他讨厌稍有一点姿色和小聪明,就高傲得不可一世的女孩,那样根本一点也不可爱!

    他缓缓踱开,有人眼尖看到他,立刻低叫-「是项允冲耶!」

    大伙儿立刻回头去看,随即七嘴八舌地讨论起来。

    「真的是他!」

    「他是转学生,好象上个学期才转来的吧?」

    「听说他拿法国护照,他父亲是法国人。」

    「可是他看来不像混血儿呀!」

    「不是啦!他的继父是法国人,他的亲生父亲是日本人。」

    「咦?你怎么知道?」大伙儿惊讶地问。这可是家族密辛呀!

    「我阿姨在项家帮佣,有一次她无意中听到的。」那人得意洋洋的回答。

    「真的?看不出那小子有日本血统!」

    「就是呀!长得那么高,一点也不像倭寇──」

    「放学了你们还不回家,聚集在这里做什么?」

    经过训导主任大吼一声,一群人随即吓做鸟兽散。

    而楼下,项允冲已经打发司机回去,今天天气不错,他家又住得不算太远,他打算一路散步走回家。

    这天的天气真的很好,秋高气爽、舒适宜人,让项允冲的心情,也跟着好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单手插在裤袋里,弯进一条宁静的小巷,避开外头乌烟瘴气的车潮与喧哗的人潮。

    他悠闲地走了几分钟,忽然看到一个熟悉的人影映入眼帘,他微-了-眼,认出那是刚才那群思春男孩口中的天仙美女──蓝怜。

    她低垂着头,坐在路旁的矮水泥围墙上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项允冲淡淡地瞄她一眼,本来想假装没看见她,直接走过去,但走没几步,又忍不住蹙眉转过头来。

    她为何无缘无故坐在这里?实在太奇怪了!

    他抿唇略微思忖几秒,又转身走了回来。

    「蓝怜?」

    他在她面前站定,蓝怜看见一双黑得发亮的皮鞋停在自己面前,不由得缓缓抬起头来。

    项允冲的心霎时被猛力撞击了一下,因为他看见她微红的眼眶里,挂着两滴透明的泪珠。

    「-……干嘛哭?」他竟然有种手足无措的慌乱感,从小到大,他还不曾对哪个女人有过这种感觉。

    「不用你管!」蓝怜迅速抹去眼泪扭开头。

    她可以向世上的任何一个人求助,但就是不愿向项允冲求助。

    他太出色、太优秀了;打从转学到他们学校,就抢走全学年第一名的头衔,她绝不让他知晓自己的窘境。

    项允冲原本也不是个好脾气的人,但是他今天心情不坏,所以决定在给她一次机会。

    「告诉我发生什么事了?-为什么坐在这里哭?」他弯下腰望着她的眼睛,又问了一次。

    「我已经说了不用你管!你听不懂吗?」自尊心极强的蓝怜,明知道他是自己唯一的求救机会,却仍倔强地拒绝了他伸出的援手。

    「好!」项允冲冷眼一-,直起身体说-「既然-喜欢坐在这里,那-就继续坐吧!」不过别怪我没提醒-,这条巷子人车稀少,天黑之后可能会有不良少年或是变态狂出现,像-这种年轻漂亮的女学生最合他们的胃口……」

    不良少年?变态狂?蓝泠一听,立刻恐惧地左右张望。

    真的会有不良少年和变态狂出现吗?

    「你……你别想吓唬我,我……我不会怕的!」她努力压抑发抖的声音,昂起下巴瞪着他。

    项允冲见她明明心里害怕,却又故意装出勇敢无畏的模样,心里忍不住好笑。

    奇怪的是,她逞强的模样并不令他厌恶,甚至觉得可爱。

    他故意转身,作势要离开。「-不怕最好,因为就算-怕,大概也不会有人来救-!啊,想想那些不良少年和变态狂会怎么对待-呢?剥光-的衣服?对-上下其手?还是──」

    他还没说完,蓝怜就吓得大叫-「不要再说了!」

    「那-愿意说了吗?」他转身望着她,再给她最后一次机会。

    「我……」蓝怜咬咬下唇,望箸自己的脚,美窘地闭了闭眼,以豁出去的语气低喊「我的鞋子坏了!」

    「鞋子?」项允冲低头一看她的脚,脚踝下方支撑黑色小皮鞋的细牛皮带断棹了,如今只有单边附着在皮鞋上。

    原来她的鞋坏了,难怪她会无助的坐在那里哭泣。

    「让我看看。」项允冲在她脚边蹲下,捧起她纤细的小脚,低头审视那断掉的鞋带。

    她的脸一下子涨红了,从来没有任何男人这样碰过她的脚,就连她离家多年的父亲也没有。

    「已经断了,没办法用了。」项允冲审视半晌后,这么告诉她。

    「那怎么办?」鞋带断了,她该怎么回家?蓝怜眼一红,又想落泪。

    「没关系!」项允冲在她面一刖转身,拍拍自己的背说-「上来!」

    「做什么?」蓝怜瞪着他,防卫地将身体往后移。

    「背-回家呀!」项允冲回过头,解释道-「-的鞋带断了,根本没办法走,我当然只能用背的送-回家。」

    「我不要!」蓝怜立即摇头。「我才不要让你背。」

    背人的姿势太过亲昵,她和他根本不熟,怎能让他这样占便宜呢?

    「难道-宁愿一直坐在这里?-不知道天已经快黑了吗?」项允冲不由得皱起眉头,这女孩实在太倔强了!

    蓝怜仰头看看天际,发现了真的快黑了,太阳不知何时落到西方,明亮的日光渐渐消失,只剩夕阳的余晖映照大地。

    「上来!我保证绝不乱摸,如果-还是不肯,那我也没办法了,等会儿万一发生什么事,你可别怪我。」

    他的恫吓果然产生效用,蓝怜想起他口中可能出现的不良少年和变态狂,不禁浑身一颤。

    「好……好嘛!」

    她缓缓从矮墙上爬下来,迟疑地望着他的背好一会儿,才扭捏地攀住他比普通男孩宽大的肩,往前一靠,让柔软的胸部贴在他硬硕的背上。

    项允冲人口一颤,被她碰触到的背脊立即酥软发烫,他原以为自己是个定力极强、不会轻易受到诱惑的人,但直到此刻他才晓得,原来自己也是个普通的男人。

    「抓紧了!」他忍耐地闭了闭眼,一咬牙,伸手捧住她圆翘的臀部下方,挺起腰杆站起来。

    「呃……我很重吗?」蓝怜小声的问,她怕他负荷不了自己的重量。

    「-轻得像根羽毛。」项允冲背着她,还有余力开玩笑。

    「我是问真的!」蓝怜不高兴了。

    「我也是说真的,对我来说-真的很轻,我经常举重、练哑铃,-这区区四十几公斤的体重,我还不放在眼里。」他无意自吹自擂,只是单纯的陈诉事实。

    原来他经常运动,难怪他的体格这么好!她趴在他的背上,紧抓着他厚实的肩头,感受他结实有力的肌肉,粉颊不禁飘上一抹红霞。

    他的身材完全不像其它同校的学生那般瘦削矮小,简直像一个成熟的大人。

    「-家住在哪里?」

    项允冲脸不红、气不喘地背着她沿着小巷往前走。

    「就在前面不远。走出这条巷子之后右转,下一个巷口进去就是了。」蓝怜把从不轻易让人知道的地址告诉了他。

    「知道了。」他点点头,背着她继续往前走。

    走出小巷后,路上来往的行人增多了,大家看见他们这样,都不免好奇地多看几眼,蓝怜脸皮薄,禁不起这种暧昧的眼光,于是直拍着项允冲的后背低嚷-「大家都在看了,快放我下来!」

    「他们喜欢看就让他们看,我们既不偷又不抢,有什么好怕人家看的?」

    项允冲没有放下她,反而昂首阔步地向前走。

    蓝怜呻吟一声,索性将头埋在他宽厚的背后,羞赧得不敢抬起来。

    项允冲拐进她所说的另一条小巷,很快找到她家的地址。

    站在那栋陈旧的老房子前,项允冲有些惊讶。

    他还以为她家若不是仕绅富豪,就是书香世家,没想到……他很难想象,在学校总是高傲得像个女王的蓝怜,竟是住在这种破旧的地方!

    「怎么?没看过这么破旧的贩子,觉得很意外?」蓝怜淡淡问道,径自滑下他的背,拖着坏掉的皮鞋,一跛一跛地上前用钥匙开门。

    「要不要进来坐坐?」她转头审视他惊讶的眼。「我家虽然破旧,但还供得起一杯茶水。」

    「啊……当然。」项允冲立即收起讶异,跟着蓝怜进屋。

    他在客厅简单的藤椅上落坐,好奇的转头四下张望。

    「-的父母都不在?」

    「我妈要晚上九点才会下班,而我爸很早就丢下我和我妈,跟别的女人跑了,所以通常我都是一个人吃晚饭。」她换上舒适的拖鞋,倒了一杯水给他。「谢谢你帮我,你要不要留下来吃碗面?我煮的汤面还不错喔!」

    项允冲对面倏并没有多大的兴趣,但他很想多了解蓝怜一点。

    以前他总认为蓝怜傲慢自负,在和她相处过后,他才发现这个想法并不完全正确,他突然有种怪异的念头!想多认识这个谜样的女孩。

    「好啊!只要别毒死我就行了。」他站起身,转头梭巡四周。「电话在哪里?借个电话行吗?」他想通知母亲他会晚点回去,免得热紧张地到处找人。

    蓝怜望着他,嘲讽因地说-「不好意思,我家没有电话这种东西,如果有需要,请使用巷口的公共电话。」

    项允冲这才知道,自己又在无意中伤了她,于是将身子往后一靠,找个更舒服的位置重新入坐。

    「其实不打电话也无所谓,相信我的家人,还不至于在短时间内找不到我就去报警。」

    「那你稍等一下。」

    她走进狭小的厨房,从冰箱取出白菜和鸡蛋,然后烧水下面。

    项允冲起身走到厨房门口,高大的身体慵懒地斜倚着门,注视她的一举一动。

    「-的动作很熟练,经常自己煮面?」

    他挑眉看她将煮好的面盛入碗里,至少外观不差,从飘来的香味研判,味道应该也不错。

    「我爸妈在我小学三年级的时候就离婚了,我妈必须工作养活我,没有多余的习惯了。」

    蓝怜面容平静地陈述自己孤独的童年,没有一丝埋怨,她早就明白,有很多事情是埋怨也无法改变的!

    项允冲静静凝视她坚强平静的面孔,突然发现-她真的很美丽!

    褪去骄傲的外衣,不用利剌防卫他人的蓝怜,竟是如此温和可人。他的心立即产生一股异样的轰动,那是他从小到大,不曾对任何女孩产生的特殊感觉。

    「趁热吃吧,冷了就不好吃了。」蓝怜将面端上简便的餐桌,招呼他吃面。

    「唔,看起来很好吃。」他拉开木椅坐下,低头打量飘着白菜、青葱和蛋花的汤面,扑鼻的香气的确令人食指大动。

    「先尝尝味道再说,说不定不合你的胃口。」蓝怜淡淡地说,径自低头吃起面来。

    项允冲举起筷子,捞起一筷子热滚滚的汤面,唏哩呼噜塞进嘴里。

    「味道还不错──」

    家里请有专业厨师的项允冲,不能说她煮的面是一流的,但对他来说,味道真的挺爽口的。

    「谢谢!」蓝怜笑了笑,继续低头吃面。

    项允冲也不客气,几大口就将面吃完,然后捧起汤碗,将面汤喝得精光。

    「过瘾!」他放下汤碗,抽了一张餐桌上的面纸擦拭自己的嘴。

    蓝怜又笑了,项允冲望着她唇角微扬、婉约含笑的姣美面孔,心口没来由的一震。

    有某些一连他也不明白的东西,悄悄在他心中发芽了。

    那天起,项允冲与蓝怜的关系从原先的互不搭理,往前迈进了一大步,偶尔在学校相遇,他们会互相寒暄、打招呼。

    有时项允冲心情好,也会先让司机回去,然后陪着蓝怜一路走回家,这时蓝怜就会煮一碗面招待他,于是乎,他们交往的谣言开始不陉而走。

    这种谣言听多了,项上冲不禁开始认真思考自己和蓝伶之间的关系。

    他和蓝怜之间,究竟是情人还是朋友?
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5 安琪作品 (http://anqi.zuopinj.com) 免费阅读